新冠肺炎确诊标准为何一变再变?

2020-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21日,北京一个封闭的居民区外站着身穿红色服装的志愿者。中国当天报道,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持续下降。(美联社)
2020年2月21日,北京一个封闭的居民区外站着身穿红色服装的志愿者。中国当天报道,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持续下降。(美联社)

中国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的标准一变再变,引发外界关注。湖北省日前将原来已确诊病例数下修删除,引发新官上任的省委书记应勇“三把火”,下令重新加回去。应对新型疾病,确诊标准一再改变是为什么?会不会影响治疗与防疫?

都说“魔鬼藏在细节里”,湖北省上周新冠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一度爆增。外界认为,是因为当时湖北按国家卫健委第5份防控方案通报标准,将已上报的“临床诊断病例”,就订为“确诊病例”。

但在中国其他省、市与自治区,病例分类则是按照“疑似病例”、“确诊病例”、“阳性检测”这三种类别报告,也就是不实行湖北使用的临床诊断确诊标准,而是由实验室检测为阳性后、才判定确诊。

《纽约时报》则报导,武汉从从上周开始,把经CT扫描临床诊断有肺炎症状的,也都计入新增“确诊病例”,导致确诊数字大涨。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资料图/路透社)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资料图/路透社)
但周四,按照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湖北省又恢复最开始的确诊标准,也就是虽然有临床表现、但实验室检测核酸为阴性的病例,排除在确诊病例统计中。这样一来,全国的确诊标准得以统一。

事实上,新型疾病流行初期,确诊标准定义发生改变,并非新鲜事。过去SARS“非典”疫情也是如此。不过,湖北把已经确诊通报的数据“核删”、拉下来,这惹得应勇三把火怒烧,下令加回去。

路透社报道,应勇还警告,谁把数据拿掉,谁就应当承担责任。 “对相关责任人要查清事实,严肃问责”。

西方重视严谨的确诊过程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助理教授索尔(Lauren Sauer)。(霍普金斯大学网站)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助理教授索尔(Lauren Sauer)。(霍普金斯大学网站)
然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助理教授索尔(Lauren Sauer)在一次访谈中指出,确认诊断标准,在应对新型疾病流行时至关重要。

她说:“因为,某种程度我们要确保公共医疗体系不崩溃、维持它的容量,这在应对新型疾病时,也很重要,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标准,就是一定要经过实时荧光(RT-PCR)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为阳性,才是确诊病例。”

为美国政府从事病毒研究的一名专家,因为没有授权不能公开身份对外发言,他则以背景说明的方式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应对包括细菌或病毒所有传染病在内,都该有的严谨的科学态度。

他说,尤其是呼吸道疾病,很多临床症状相似,若只靠临床确诊,就有可能耽误原本能治愈的一般肺炎或疾病。

外界质疑,中国官方乐观认定新冠肺炎病例上升的趋势放缓,是因为确诊病例的认定标准改变。

不过,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此时此刻,这样的批评对抗疫没有帮助,尤其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他认为,上周在确诊病例上的从宽认定,有必要性。

他说:“上周改了标准之后,有一天报导说,有1500个重症患者终于收入医院了,这些人原本都是在外面等。他们为什么在外面?因为他们没有办法确诊,如果不能因时因地制宜,改变确诊标准,这些人都收不进去,因为医院也是要按照规定来做事情的。”

张洪涛指出,应对新型的病毒与疫情,没有完美方案,世界各国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尤其湖北在医疗资源与设备严重不堪负荷下,一些标准上的浮动调整,这都是有助于防疫工作的。

他还强调,尤其是湖北这样的重灾区,确诊病例数字高低,根本不是现阶段防疫的最关键或应该在乎的事情。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导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