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確診標準爲何一變再變?


2020-02-21
Share
0221x.jpg 2020年2月21日,北京一個封閉的居民區外站着身穿紅色服裝的志願者。中國當天報道,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持續下降。(美聯社)

中國新冠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的標準一變再變,引發外界關注。湖北省日前將原來已確診病例數下修刪除,引發新官上任的省委書記應勇“三把火”,下令重新加回去。應對新型疾病,確診標準一再改變是爲什麼?會不會影響治療與防疫?

都說“魔鬼藏在細節裏”,湖北省上週新冠病毒肺炎新增確診病例數一度爆增。外界認爲,是因爲當時湖北按國家衛健委第5份防控方案通報標準,將已上報的“臨牀診斷病例”,就訂爲“確診病例”。

但在中國其他省、市與自治區,病例分類則是按照“疑似病例”、“確診病例”、“陽性檢測”這三種類別報告,也就是不實行湖北使用的臨牀診斷確診標準,而是由實驗室檢測爲陽性後、才判定確診。

《紐約時報》則報導,武漢從從上週開始,把經CT掃描臨牀診斷有肺炎症狀的,也都計入新增“確診病例”,導致確診數字大漲。

新任湖北省委書記應勇。(資料圖/路透社)
新任湖北省委書記應勇。(資料圖/路透社)
但週四,按照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湖北省又恢復最開始的確診標準,也就是雖然有臨牀表現、但實驗室檢測核酸爲陰性的病例,排除在確診病例統計中。這樣一來,全國的確診標準得以統一。

事實上,新型疾病流行初期,確診標準定義發生改變,並非新鮮事。過去SARS“非典”疫情也是如此。不過,湖北把已經確診通報的數據“核刪”、拉下來,這惹得應勇三把火怒燒,下令加回去。

路透社報道,應勇還警告,誰把數據拿掉,誰就應當承擔責任。 “對相關責任人要查清事實,嚴肅問責”。

西方重視嚴謹的確診過程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助理教授索爾(Lauren Sauer)。(霍普金斯大學網站)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助理教授索爾(Lauren Sauer)。(霍普金斯大學網站)
然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助理教授索爾(Lauren Sauer)在一次訪談中指出,確認診斷標準,在應對新型疾病流行時至關重要。

她說:“因爲,某種程度我們要確保公共醫療體系不崩潰、維持它的容量,這在應對新型疾病時,也很重要,根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的標準,就是一定要經過實時熒光(RT-PCR)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核酸爲陽性,纔是確診病例。”

爲美國政府從事病毒研究的一名專家,因爲沒有授權不能公開身份對外發言,他則以背景說明的方式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是應對包括細菌或病毒所有傳染病在內,都該有的嚴謹的科學態度。

他說,尤其是呼吸道疾病,很多臨牀症狀相似,若只靠臨牀確診,就有可能耽誤原本能治癒的一般肺炎或疾病。

外界質疑,中國官方樂觀認定新冠肺炎病例上升的趨勢放緩,是因爲確診病例的認定標準改變。

不過,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副教授張洪濤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此時此刻,這樣的批評對抗疫沒有幫助,尤其在疫情最嚴重的湖北。他認爲,上週在確診病例上的從寬認定,有必要性。

他說:“上週改了標準之後,有一天報導說,有1500個重症患者終於收入醫院了,這些人原本都是在外面等。他們爲什麼在外面?因爲他們沒有辦法確診,如果不能因時因地制宜,改變確診標準,這些人都收不進去,因爲醫院也是要按照規定來做事情的。”

張洪濤指出,應對新型的病毒與疫情,沒有完美方案,世界各國都在摸着石頭過河,尤其湖北在醫療資源與設備嚴重不堪負荷下,一些標準上的浮動調整,這都是有助於防疫工作的。

他還強調,尤其是湖北這樣的重災區,確診病例數字高低,根本不是現階段防疫的最關鍵或應該在乎的事情。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導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