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苗研发弯道超车 专家忧灾难性后果

2020-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尚处于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路透社)
尚处于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路透社)

有报道说,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药集团)优先提供新冠肺炎疫苗给即将出国的中国留学生施打,尽管有学生向外媒证实已自愿接种疫苗,但中国媒体却援引国药集团不具名人士的话说,消息不实。中国在疫苗研发上资讯始终不够透明、又不依照一般国际通用规范,西方专家担心,这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国药集团开放新冠肺炎疫苗预防接种,会优先选出今年十一月到明年一月将出国的留学生,在北京与武汉两地的指定地点注射。”

这个消息本周由中国《科创板日报》抢先报道后,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紧接着引述两名中国准留学生的话报导,他们在国药集团的网站上注册后接到通知,其中一名已接种疫苗的陈同学说,她接种前签署一份同意书,同意书有告知疫苗仍在临床试验阶段,可能导致头疼和手臂疼痛等副作用。

她还提交了英国大学的硕士研读入学通知书、签证复印件和航班资料等文件。

目前,国药集团官网查不到可注册接种疫苗的资讯,而微信上流传的登记网站,记者点连结后显示“系统维护中、意向调查结束。”

更吊诡的是,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旗下报纸《健康时报》周三又援引国药集团未具名人士的话报道称,“相关消息不实”。

中国疫苗研发在临床实验阶段的资讯紊乱与不透明,看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高斯登(Lawrence Gostin)的眼中,满是忧心。

高斯登透过电子邮件回复本台置评请求时说,“不遵守疫苗临床实验阶段所有该遵循的道德与规范标准,这可能会对人群遭成灾难性的伤害,即使只是疫苗实验里出现微小的安全风险,都有可能会放大。”

 

 

美国也加速超车    但不跳过必要步骤

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紧急状态,各国的疫苗实验多少都有加速超车,但一些必要步骤与资讯的透明公开,美、中两国做法大不同。

按照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与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指引,任何疫苗研发,要经过从动物实验,到第二阶段的人体临床实验两个阶段。在临床实验阶段还要有三期不同人数的实验要求,第一期需要有二十到一百人,第二期要有上百人,第三期要求有逾十万的自愿参与者。

这一次新冠肺炎疫苗的临床实验,美国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为5家制药公司组织志愿者接受临床实验的统一网络登记,志愿者除必须年满十八岁,网上还清楚告知,在临床实验阶段的疫苗“不保证零风险”,并表明志愿者在一至两年之间会有十次以上的回诊需求,以帮助研究人员的后续研究与调查。

中国留学生成白老鼠  出问题远水怎解近渴?

高斯登告诉本台,中国国药集团优先提供留学生施打的报导如果属实,“要观察在海外的留学生出现可能的疫苗反应,就变得极为困难,无法迅速发现与修正可能出现的问题,对学生也可能会有严重不利的影响。”

在美国,有三家在临床第三期的新冠疫苗因接种者出现不良反应,药厂已暂停实验,等待FDA进一步指示才能恢复。

而按照国药集团官网上公开旗下负责研发疫苗的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的谈话,他在九月底指出,他自己是在三月底临床实验批准前就已经施打了新冠灭活疫苗,还称第三期的期临床实验已跨出一大步,离最后成功只剩“一公里”。

记者查询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则找不到关于中国新冠肺炎疫苗有几家厂商参与研发、到了哪个阶段、有多少志愿者参与实验、有没有人出现不良反应等资讯。

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荣退教授李敦厚过去长期从事爱滋病毒研究,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一般来说,疫苗在研发阶段通常会让第一线医护人员参与自愿施打,一方面他们是新兴疾病的高危险群,再一方面是专业人员对可能的不良情况有较高敏感度。在中国资讯不公开透明的情况下,国药集团针对留学生施打的原因为何,让人无法理解。

“可能名义上不是临床实验,但实际上,就是临床实验。这可以说是一种观察研究(observation study),比较文明有法治的社会不会这样做。”李敦厚说。

有保险可合法不赔? 疫苗强制险管理办法有猫腻

不过,中国政府在保障疫苗安全方面最近有一些进展。

中国有关部门近来起草《疫苗责任强制保险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但吊诡的是,第九条《除外责任》中明订四种情况不赔,包括:因疫苗本身特性接种后引起的一般反应、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故意实施违法行为,导致疫苗质量问题的、以及预防接种事故,都不理赔。

照此解释,包括2018年7月长春长生的疫苗质量问题,以及为预防疾病而接种疫苗后出现的许多事故,保险公司都不赔偿,这样的强制保险,到底能保护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