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实验室是罪魁?开放文化是关键

2020-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官网)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官网)

武汉肺炎病毒正处于飞速扩散的阶段,确诊率也连日飙升。近日有传闻说,本次的病毒来源可能跟中国科学院设在当地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系。这种说法到底是不是阴谋论?中国的病毒实验室是否存在体制性的问题?

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传闻,前几天主要是社媒上的窃窃私语。传闻中最怂人听闻的是认为这种病毒是人造的生化武器。

本周三,一家以市场研究为主的英文网站zerohedge.com发表文章,试图为人们对武汉病毒所的怀疑找到突破口。

 

 

周鹏是谁?

文章披露,该研究所蝙蝠病毒感染与免疫课题组长周鹏,多年以来在负责研究,为什么蝙蝠能够携带多种冠状病毒而自身不受感染?文章甚至认为,冠状病毒也就是导致了中国2003年非典(SARS)疫情和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 (MERS) 流行的病毒类型。武汉肺炎病毒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

但文章并没有指出周鹏的研究与新型冠状病毒的直接相关性。本台记者试图联络周鹏本人,但到截稿时为止,还没有得到周鹏的答复。

针对武汉病毒流行是实验室泄露所致这一传闻,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卫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严忠周三在美国外交关系学会的电话会议上作出了谨慎的表态:"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种假说,我知道现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这种说法。"

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的生物化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认为,根据病毒的基因组和特性,没有根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的。

但这些类似于“阴谋论”的说法,却未必是空穴来风。国际生命科学期刊《科学家》2004年报道,当年北京专门研究非典病毒的实验室不慎让病毒两次泄露,造成感染。2017年,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时,国际上就有科学家在《自然》期刊上提出警告,如果缺少严格管理,与非典类似的病毒很有可能从这样的实验室外泄。英国《每日邮报》在近日的报道中也指出,中国的动物实验室相比西方国家在管理上要松弛得多,这种因素可能带来危险。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人数已近八千,死亡达一百七十人。图为2020年1月27日,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治疗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路透社)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人数已近八千,死亡达一百七十人。图为2020年1月27日,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治疗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路透社)

开放性文化对保障安全至关重要

美国生物科技风险管理咨询公司(Chrome Biological risk management Consulting)总裁蒂姆·特拉文(Tim Traven)告诉本台记者,武汉病毒实验室是研究最毒病毒的BSL-4实验室,有非常复杂的工程学构造,很难预估什么时候会出现系统失灵的情况。所以,一种开放性的文化对于保障这种实验室的安全非常关键:

“在这个组织内部,你需要有一种学习文化,你也必须事前想到,很有可能发生意外的失灵。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你必须直接、迅速地作出反应。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有开放性的氛围,人们要能够彼此有效沟通,一旦出了差错,要有人敢于承担责任。”

武汉病毒研究所周鹏的研究小组曾在2018年在国际科学期刊《自然》上发表文章,披露他们发现蝙蝠携带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SADS-CoV),在广东感染了猪群,但并没有人传人的现象。有关这一病毒和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有关的传闻,并没有科学依据。

但新型冠状病毒和蝙蝠的关系则有较多的科学依据。以周鹏为第一作者的科研团队上周(1月23日)在国际生命科学预印本资料库(bioRxiv)上发表文章,披露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文章指出,从病毒爆发早期五个病人获取的全基因序列表明,它们与非典病毒的基因序列一致性达到79.5%;同时,它们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在全基因水准上一致性达96%。换句话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非典具有高度的亲缘性,并且极有可能来自蝙蝠。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病毒学专家凯瑟琳·保莱斯(Catharine Paules)告示本台记者,相关研究也支持这个结论,

“至今为止发现的冠状病毒大多数是来源于蝙蝠,蝙蝠这一物种携带着最多类型的冠状病毒,所以很有可能是蝙蝠传播了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不管这种病毒是直接来源于蝙蝠,还是通过中间体的方式。”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自爆发以来,疫情持续扩散,感染及死亡人数也在不断攀升。(法新社)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自爆发以来,疫情持续扩散,感染及死亡人数也在不断攀升。(法新社)

美国正在研制新冠病毒疫苗

以凯瑟琳·保莱斯为第一作者的相关研究,上周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网站上被转载。保莱斯指出,目前美国科研机构正在积极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测试和治疗手段: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现在已经可以检测新型冠状病毒,如果美国有疑似病例,那么州的卫生部门会把病例的病毒样本寄送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进行测试。”

她介绍说,目前还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药物,但此前针对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症的药物或许可以尝试一下。而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最快三个月,可以研究出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用于人体试验。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