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排查数字受质疑 官场开始问责

2020-0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4日,工作人员在由武汉洪山体育馆改建成的“方舱医院”内进行清扫。(路透社)
2020年2月4日,工作人员在由武汉洪山体育馆改建成的“方舱医院”内进行清扫。(路透社)

武汉新冠病毒的扩散对中国政府的管理体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目前都在加紧防疫措施。但作为疫区中心的武汉市当地民众仍然指出了政府应对措施的不足。有评论指出,中国政府体制上存在根本的问题

目前湖北省疫情遍地,作为疫区中心的武汉市,更是成为防疫的重点。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领导的中央指导组近几日正在湖北视察,给当地政府提出了诸多指导意见,强调对与疫情相关的“四类人员”采取应收尽收。

 

 

普查数据惹质疑

地方政府闻风而动。武汉市派出了近1万8千名党员干部和3.4万名干部职工下沉社区,进行全民健康普查。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武汉排查了421万户、1059万人,户数排查率达到98.6%,人数排查率达到99%。

身居武汉的王跃和余全红都感觉近几天疫情的控制在加强,整体情况有所缓解。但他们对政府的措施和数据持怀疑态度。

王跃虽然近来一直在家禁足,但他从身边的观察感觉,这些数据都不靠谱,“这个数据很难说,真的很难说,中国老百姓对他们的话一般不相信,他们撒谎撒惯了。很多工作,他们存在上面给下面下任务的压力,所以,他们这种报告的方法,我们一般不相信。”

身居武汉某小区的余全红则不太认同排查的这种方式,“我们其实不希望他们一家家来排查,他们排查的人员有的是临时叫来的,他没受过训练,有的志愿者自己都染病了,他接触很多人,谁知道他接触的人里边有没有染病的?”

在防控疫情的同时,当地民众生活不便的问题也日渐突出。由于疫区多数民众禁足家中,基本生活物资的采买构成很大的挑战。余全红指出,政府这方面的管理措施存在问题,“生活物资很成问题,他们把大超市供货满满,社区小超市没货,空的,我们就没办法下楼买菜;但现在社区又封了,那我们到哪里去买菜呢?”

中共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视频截图)
中共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视频截图)

官员问责

中国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从武汉地方政府,到中国疾控中心和红十字会等机构在本次新冠病毒爆发期间应对失当,受到舆论的广泛指责。社交媒体上盛传一张网民制作的八骏图,历数了八位失职严重的政府官员,其中提到:一问三不唐志红, 准备不足邱丽新, 人不传人是高福, 物资充足王晓东; 等待授权周先旺, 深感内疚马国强, 可防可控王广发, 答非所问蒋超良。

中国政府正在对失职的官员问责,湖北省卫健委党委书记张晋和主任刘英姿已经被双双免职。中央政府赴湖北指导组日前在视察武汉时,专门约谈了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和两个区的区长。湖北红十字会三名干部也相继被问责。

但这些措施并不能挡住民众的悠悠众口。旅居芬兰的民主人士李方认为,中国政府在疫情中应对失当是体制性的问题,“中共这种僵化的体制,对它不能有过高的要求。他们的信息不太流畅,地方政府本能地意识到是要捂要盖,然后信息向上通报的时候,也不一定要听专家的话。比如说,这几个医生,他们把消息都捅出来了,他们还要去说人家造谣。”

广州、深圳两城市紧急立法,政府可征用私有财产抗疫。
广州、深圳两城市紧急立法,政府可征用私有财产抗疫。

沿海好于内陆?

但他又认为,沿海的地方政府可能要好于湖北这种内陆政府:“沿海地区,象广东、上海这些地方,相对来说,经济发展程度高一些,体制改革的各个方面进行得可能多一些。内地省份的体制,尤其象湖北、陕西和甘肃等,他们体制的僵化,跟沿海比还是要差很多。”

本次疫情中,浙江省政府的部分应对措施受到网友点赞。浙江省政府发布的《疫情防控责任令(第2号)》中禁止各地方政府擅自升级管控措施,杜绝简单化管理办法。中国官媒《经济日报》在报道中认为,这是及时的纠偏。

但就在周二,广东省广州和深圳市以及重庆市先后颁布措施,授权政府征用私人物资进行防疫。有网友指责,这种做法类似于抢劫。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