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山火重演去年悲剧 知情者透露真情

2020-04-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3月30日,四川凉山西昌市发生森林火灾。图为当地消防队员正在灭火。(微信截图)
3月30日,四川凉山西昌市发生森林火灾。图为当地消防队员正在灭火。(微信截图)

在中国民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泸山的一场大火又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了另一场悲剧。3月31日临晨,当地19位救火人员集体牺牲在扑救森林大火的途中。而在去年同一天,凉山州也有三十一名消防员和民众因为森林火灾牺牲。为什么悲剧屡次上演?是否有其制度的根源?

 

 

只有几个人活了下来

凉山的这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从3月30日下午开始,到4月2日中午才基本止住明火,整个过火面积超过了一千公顷。

凉州的大山里,这个季节本就多风,火灾颇为寻常。但这次火灾导致的伤亡却颇不寻常。

根据西昌本地政府公布的名单,这次火灾中牺牲的19位救火人员包括从临近宁南县赶来支援的十八位救火队员和一位当地向导。综合各方面消息,他们牺牲的原因是在去往救火地点的途中,风势加大,助长火势,让他们无法撤退。

推特帐号为“欧文斯杰”的推友亲自参加了本次救火行动,他发表推文印证了上诉殉难地点的情况。他匿名告诉本台,他在现场从对话机中听到了这些队员牺牲的情况:“队员们都在坑地躲避火灾,二十一个人抱在一起想着靠比自己高一截的土地来躲避火灾,但是火实在是太猛烈了,大的让人无法预料,在最外面的人已经烧得不成形了……最后在只有坑里最里面的几个人活了下来。”

前述受访者认为,造成这种惨状的原因,有当地的指挥中心冒进的问题。虽然这些外来的救火队员不熟悉当地情况,但发生火灾时,当地风势多变,指挥中心过于急躁,还没有弄清火势方向就贸然让队员们上山。并且中心低估火灾等级,没能及时派出直升机等设施。

19名地方救火人员的牺牲,让人们迅速联想到了去年同一天,同样隶属凉州的木里县发生的火灾。当时也有27名消防指战员和4名地方救火人员牺牲。

推友“欧文斯杰”告诉本台,可能也是因为去年的那次重大火灾,政府要求迅速控制山火,所以才酿成了这次的惨剧。

在官方公布的牺牲名单中,这18位牺牲的救火队员,最小的不到25岁,最年长的47岁。

3月30日,四川凉山西昌市发生森林火灾,山火迅速蔓延,一度危及市区,大量浓烟飘进西昌城区。(微信截图)
3月30日,四川凉山西昌市发生森林火灾,山火迅速蔓延,一度危及市区,大量浓烟飘进西昌城区。(微信截图)

成立仅三个月的专业扑火队

据中国澎湃新闻网的调查,这批救火队员属于去年底才组建的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灭火专业扑火队,全队81人;他们平时有专门的训练,实行准军事化管理。但这支队伍属于民兵性质,存在很大的局限。

参与了救火的推友“欧文斯杰”在推文中说,这些消防队员基本身份是农民或做小生意的,消防只是兼职。他们当消防队员的薪酬由当地政府财政拨款,因为当地财政紧张,他们每个月都只有1500元的工资,并且只发半年。

一位退役的中国消防兵匿名告诉本台,他认为,目前的消防体制有体制内外的差别,这批宁南的队员属于体制外的临时人员,专业素质不够。“因为他们年龄都偏大;正常的体制内的年龄这么大的都是有专业岗位的。”

这位退役消防兵提到的体制,是中国政府2018年改革之后的消防制度。

直升机正在灭火(微信截图)
直升机正在灭火(微信截图)

新体制有局限

2018年10月,实行六十多年的消防兵体制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原公安消防部队全部转交中国应急管理部,现役编制转为行政编制,应急部成立消防救援局与森林消防局。

这种消防体制存在国家队与地方队的差别。据财新网报道,所谓国家队是由中国应急管理部管理,而地方队由各地方政府负责;这些地方队主要从事预防工作和打小火,而不是应对大型火灾。

前面那位退役消防兵指出,由应急管理部直接管辖的消防队伍有明显的优势:“改革之后新招募的消防救援队员有三年的试用期,主要进行技能培训,跟班作业,积累经验,三年之后才正式开始处置火情。”

而由地方负责的消防队伍,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像东部沿海的发达城市,装备精良齐全;地方的私企救援队装备也更好。而地方财政情况不好的地区救援力量特别糟糕。”

3月31日当天,西昌当地一位居民在路上偶遇政府的急救车,把因为救灾而受伤、但未能挽回生命的救灾人士的遗体拉走。他在推特上公布了路上的视频,并留言说,“全场很安静,所有警察敬礼,老百姓都鸣笛致敬。伟大的救灾人员,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希望不要再有人牺牲了!”

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当天对外表示,要痛定思痛、狠抓落实,决不能屡屡重蹈覆辙。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