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名流困于封控 舆论鲜有同情之声

2022.04.12 16:1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社会名流困于封控 舆论鲜有同情之声 2022年4月1日封城期间的上海街头
美联社

在上海执行严厉的疫情管控期间,一些赞同、维护清零政策的社会知名人士自身的生活也遭遇了困境。经济学家郎咸平的母亲因为无法得到及时救治而去世,作家六六患有心脏病的母亲也被迫转往方舱医院隔离。但舆论间鲜有同情他们的声音,不少人甚至说他们活该。这种缺乏同理心的声音为什么如此普遍?是否社会自身也出了问题?



郎咸平母亲和六六母亲的遭遇近日已成为有关上海疫情管控措施热议的焦点之一。

没有骂对人
无独有偶,周二又有消息传出,上海市民、中国太平洋证券高层韦桂国因为封控期间救治不及时,猝死于脑溢血。虽然韦桂国并非郎咸平和六六那样的名人,但他的过世同样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

和对郎咸平和六六母亲遭遇的舆论相似,网民对他的去世并未表达太多的同情。有网友说他死得其所,也有人说他报应来得太快。在这些表态的帖子下,有人贴出了据传是韦桂国此前在社媒上对清零政策的表态。

韦桂国在其中一个帖子中说他赞成坚持动态清零的策略,执行的战术和管理手段要优化。他还顺带提及台湾,说要统一台湾时,全民战争动员也不过如此。

对于不同情受害者、却幸灾乐祸的这种舆论风向,目前被封控在家的上海浦东居民汪建华向本台分析说,这是老百姓有怨气,无处发泄,“因为他们不敢骂制度,就只好骂这几个人,就是避重就轻嘛,我只能这么说。”

汪建华夫妇二人因为封控措施,已经居家几周时间。由于物资供应不及时,汪建华说他已经连续多天只能喝稀饭,青菜都不敢多吃。

虽然他认为舆论没有骂对人,但汪建华对郎咸平和六六等人维护疫情封控的态度并不能苟同。他说,“中国大陆这个体制就是这样,拿谁的钱就给谁说话,十四亿人大概八亿人都是这样。灾难不到他的头上他永远不会说痛,一旦灾难降临,就鬼哭狼嚎。”

创作过《蜗居》等多部现象级都市题材小说和剧本的作家六六,曾在武汉疫情的高峰期到现场采访,但她却对外界说,“幸好我来了武汉,再不来素材就没了”,并大赞中国共产党救灾的表现,而忽视中国政府对新冠疫情蔓延应当承担的责任,引起外界侧目。此次六六的母亲要被迫前往方舱医院,六六在微信上才表达出绝望的心情。

作家六六发文表达绝望心情(微信截图)
作家六六发文表达绝望心情(微信截图)

经济学家郎咸平因为在经济改革中极力主张国进民退而颇受争议,被认为是体制内人物。郎咸平4月4日曾在微博上大赞上海的封控措施,说,“今天,上海,2500万人,全民核酸,各地驰援全国一盘棋,这就是中国力量。”

但在他的母亲去世后,郎咸平在4月11日的微博上叙述了98岁的母亲因为肾脏问题送医,但等不及核酸结果出来,病死在急诊室门口的事情。他说自己深感震惊,并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再发生。

经济学家郎咸平在4月11日的微博上叙述了98岁的母亲因为肾脏问题送医,但等不及核酸结果出来,病死在急诊室门口的事情。(微博截图)
经济学家郎咸平在4月11日的微博上叙述了98岁的母亲因为肾脏问题送医,但等不及核酸结果出来,病死在急诊室门口的事情。(微博截图)

暴民思想

无国界记者成员、南京市居民孙林认为,郎咸平已经有忏悔之意,“尤其是他最后的那句话,他说遗憾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从这里可以看出,他是以忏悔的表示来发泄不满。”

孙林批评说,现在网络上充斥着对郎咸平等人遭遇的叫好声,这不太合适。他分析说,这种暴虐的言论可能与中国当代社会的文化困境有关,“执政者这七十多年下来,已经把人们的大脑洗成红色,大家的倾向都以暴力为主,导致了中国人的思维都是在血色的状态下形成。”

汪建华也认为,那些为郎咸平母亲去世、六六母亲进方舱而叫好的网民实际是一种暴民思想,“过去抵制日货、抵制台湾,抵制美货、抵制韩国,也是一帮暴民,只有把他们抓了,流泪了,他们才知道上当了。”

汪建华强调,这些痛骂郎咸平和方方的人,却不去问责领导者,但领导者转过身来首先抛弃的就是这些人。

但从网络舆论可以看出,在关注郎咸平等名人,以及韦桂国等社会中上层的同时,老百姓更多是借此而自况。

一位网名为张炎赫的推友在推特上说,“郎咸平的母亲和国信证券的领导韦桂国就死于新冠封控,这还是名人,更别提小老百姓。”


(记者:王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