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性的體制:農民工獲救助的路漫漫


2020.04.22 15: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44.jpg 農民工(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在美國國會通過第二個三千多億美元的小微企業救助計劃之後,中國國務院週二宣佈,允許沒有失業保險的農民工申請“低保”。新冠疫情對中國近三億農民工的打擊非常嚴重,這一對農民工的利好消息卻反響平平。有評論認爲,這種政策能否落到實處是最大的問題。

農民工可以申請低保的消息是中國總理李克強在週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宣佈的。這一政策主要是加大對貧困人口、低保人口和失業人口的幫扶力度。

目前還沒有關於全國失業農民工的具體統計數據。據中國《新京報》報道,第一季度全國城鎮登記失業人口爲3.66%,據專家介紹,這一統計並沒有包括沒有回城,或還沒有工作的兩千六百萬農民工。

 

 

享有失業保險的農民工很少

而在整體的農民工羣體中,擁有失業保險的比例並不高。一位不願具名的中國勞工問題研究者告訴本臺:“保險的成本蠻高的,所以農民工總人數大概2.9億,但有保險的只有20%多,也就是5000到6000萬之間。”

自2011年開始實施的《社會保險法》規定,用人單位必須爲僱員繳納包括失業保險、養老保險等在內的五種社會保險。但即使擁有了失業保險,也不意味着能真正享有失業保險帶來的福利。

政策宣傳不到位造成農民工保險意識不高。本臺採訪了兩位農民工,他們都表示不知道農民工還可以申請失業保險這件事。

農民工在申領失業保險的程序上也缺少幫助。前述那位勞工問題研究者告訴本臺,“根據法律來說,每個農民工只要他失業了,都有權利去申請失業救濟金;但在實踐中,大多數農民工不知道,而且他要拿到單位的失業證明,可能也挺麻煩。所以,實際中,基本沒有什麼農民工去拿到這種失業保險。”

據《新京報》報道,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祝寶良此前曾建議,爲在農村的1.2億非農業人口和兩千六百萬農民工每人發五百元救助金,通過農村扶貧政策的渠道來發放。

但退休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農民工廖誠告訴本臺,農民在領取社會保障金的過程中還要面對很多潛規則,“無論辦什麼,多少你都得(表示一下);有的你不送禮,也得說點好話,否則該給辦,他就不給辦,拖、拖、拖,都是這種現象。”

提到對失業農民工的救助,他也表示不樂觀:“一提農民工大夥都瞧不起,因爲農民工的處境太悲涼,受剝削。”

資料圖片:2019年1月26日在北京站外等車的幾名農民工(美聯社)
資料圖片:2019年1月26日在北京站外等車的幾名農民工(美聯社)

自殺性的制度設計

設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組織的創始人韓東方指出,雖然中國政府爲沒有失業保險的農民工提供補助是一種利好,但制度設計卻阻礙農民工受益。

“它(政府)有心想要討好老百姓,想讓老百姓擁護他,想給大家一些好處,但在制度設計上,令決策者和潛在的受益者之間沒有橋樑。”

韓東方所說的橋樑是指工會。目前,中華全國總工會領導下有各級工會組織。中國境內並不允許工人自己組織工會。2018年,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員工自組工會,被公司解散,並受到政府打壓。

韓東方認爲,中國的工會沒有起到維護農民工權益的作用,“工會組織是不到位的,是不代表工人與政府和企業僱主進行磋商的,”

他認爲,這種制度很難改變:“這種制度帶有一種‘自我毀滅’的基因層面的設計,所以這是沒有辦法的。”

韓東方分析說,健康的公民社會各種利益階層應該有自己的代言組織,幫助政府的政策真正惠及自己的羣體。

2020年3月17日,部分民衆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政府相關部門外排隊申請失業救濟。(美聯社)
2020年3月17日,部分民衆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政府相關部門外排隊申請失業救濟。(美聯社)

與中國的情況形成較大反差的,是美國政府已經在疫情期間迅速出臺了幾項幫助普遍老百姓和小微企業克服困難的法案。從4月15日開始,已經有不少滿足條件的普通家庭收到了每人一千二百美元的救濟金。而在4月21日,美國國會參議院剛剛批准了三千多億美元的小企業優惠貸款。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已通過了兩萬億美元針對小微企業的救助計劃。除此之外,每個失業者都可以領取失業救濟。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