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没走蝗虫要来 世界或面临“圣经规模”饥荒

2020-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新冠疫情尚未消退,一场超大规模的蝗灾正在非洲沙漠形成,并且将迅速传播到亚洲地区,对粮食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中国官方对外宣称,蝗灾对中国不构成威胁,但在另一面却强调保障粮食安全。中国真的准备好了吗?

新一代蝗群有可能进入中国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消息,这一波蝗灾主要在非洲的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南部和索马里南部的沙漠形成,数量是今年2月份第一波蝗灾的20倍之多。外界普遍担心,这第二波蝗灾将对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造成威胁。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工作人员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2020年2月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工作人员在非洲索马里考察蝗虫灾害。(美联社)

远在亚洲的中国和巴基斯坦等国也在紧密关注蝗灾的发展。4月28日,中国农业农村部国际合作司司长隋鹏飞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了他对蝗灾形势的估计:

“当前,巴基斯坦境内蝗灾的演进形势和我们专家的预判基本一致,第二波蝗群正陆续形成......东非的沙漠蝗灾也在持续发展。”

 

 

联合国粮农组织紧急行动及抵御能力司司长伯金(Dominique Burgeon)4月29日在华盛顿智库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的研讨会上,分析了这波蝗灾形成的原因。

“三月下旬下了很多雨,形成了很大的新一代蝗群。这新一代的蝗群还会继续增大。危险的是,它有可能与六七月的收割季节相重叠。”

他随后提到,包括巴基斯坦、越南等国在内的亚洲国家都有可能受到这波蝗灾的影响。本台记者在会议上提问,灾情是否会扩展至中国,但没有得到与会专家的明确回复。

《中国科学报》两周前专访了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科研人员。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泽华表示,这一波蝗灾可能从两条路线进入中国,一个是从非洲之角,途径印度半岛南端,借助印度洋西南季风,进入云南、广西,甚至广东南部。

另一个是蝗群从印巴边境扩散,在6月份通过缅甸,在西风和季风的带动下绕道青藏高原南部进入中国。

但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秀东则指出,30年来未发现沙漠蝗入侵中国,农业农村部已经提前防范,估计这波蝗灾不会危及中国。

在应对蝗灾方面,救灾物资是否充足在国际社会引起普遍的担忧。在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的研讨会上,美国国际开发署粮食换和平办公室代理主任马修·尼姆斯(Matthew Nims)指出,蝗灾与新冠疫情叠加给各国带来了新的挑战。

“由于新冠疫情的入侵,每个国家都不得不平衡到底哪些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你现在还必须面对蝗灾带来的威胁。”

在中国方面,虽然官方舆论说蝗灾进入中国的可能性不大,但地方政府仍在加大防灾的力度。上周,云南省政府已经与7家企业签订了沙漠蝗防灾物资储备协议,以应对可能的蝗虫入侵。

目前,国际社会最为警觉的是蝗灾可能加大饥荒的可能性。世界粮食计划署 (World Food Programme)上周已经对外警告说,世界正处于“圣经规模”的饥荒暴发的边缘,受创最严重的将是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受影响的人数可能超过一亿三千万人。

2020年初非洲发生的蝗虫灾害(美联社)
2020年初非洲发生的蝗虫灾害(美联社)

 

中国要虫口夺粮

中国国内舆论导向对粮食安全比较乐观,多家媒体在报道中异口同声地说,中国粮食绝对安全。

但一周前,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明确把保障粮食供应安全提到了国家政策的层面,列为“六保”的要点之一。而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农业农村部等11个部门日前联合发出了《关于2020年度认真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的通知》,要实现“虫口夺粮保丰收”的目标。这些迹象表明,中国粮食安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就在上周,美国农业部传出消息,中国买家一周之内与美国签订了购买60.6万吨美国大豆的三个合同。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本次将总共购买三千万吨农产品,除了一千万吨大豆外,还有两千万吨玉米和一百万吨棉花,其中多数是美国产品。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