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外宣不小心露了马脚

2020-05-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疫情大外宣不小心露了马脚(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疫情大外宣不小心露了马脚(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披露,中国军方的一个数据库记录了中国六十四万个新冠肺炎感染者的信息。这似乎给中国政府掩盖疫情真相又增添了证据。与此同时,中共党刊《求是》杂志近日发表文章,大量援引西方国家的报道和论文,反驳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指责。但这篇文章的说法却不小心露了马脚。

《求是》杂志的这篇文章题为《科学家如何看待新冠病毒的来龙去脉》。文章主题仍然是反驳国际上关于中国政府应该为新冠疫情负责的主张,与一周前新华社的另一篇文章相同(《美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涉华谎言与事实真相》);体例上也近似,也是列举出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主要争议点。

 

 

文章只选对己有利的证据

不同的是,《求是》的文章不再明确把攻击的目标指向美国,并且更大量的援引西方国家的研究成果和有关报道来反驳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批评。

但这篇文章在关键的地方却只引用对其观点有利的证据,而回避相反的情况。

文章指出,病毒原始类型感染者“主要位于美国”,其论据是《美国科学院院报》的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发现新冠病毒(SARS-CoV-2)主要有三个变体,即A、B和C型,其中A型为原始病毒类型;感染A型的样本主要位于美国和澳大利亚,三分之二的美国样本感染的是A型,中国及东亚地区感染的主要是B型。

这种简化的叙述很容易让人误解为,新冠病毒最早是来自于美国。本台记者采访到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他告诉本台,不应该存在这样的误解,“我们的研究不是要去探寻病毒的起源,而是病毒最早在人类的传播,在我看来,最早就是在中国传播开来的。所有最早的病毒类型,包括A、B,和C型都是在中国找到的。”

后续的新闻报道也已经对这一研究作出了澄清。就连中国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四月份的报道中也援引了福斯特的这篇论文指出,A型最早是出现在武汉,只是武汉这类型的感染病例较少。

至于美国为什么感染B型病毒的人数较少,论文分析可能是基于奠基者效应或环境等因素不利于B型病毒的传播。

西方反对西方?

《求是》的这篇文章还援引了不少西方科学家和媒体的说法,论证“新冠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的理论‘可笑且荒谬’”。其中提到了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的文章《不!新冠病毒不是来自中国的生化武器》。

这篇文章断言:新冠病毒不是来自于武汉的病毒实验室。但这篇文章混淆了病毒是来自于实验室和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生化武器这两个问题;并且以绝对的口吻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病毒是来源于蝙蝠。

但实际上,就连病毒是否来源于蝙蝠都没有成为科学界的定论,并没有所谓“所有的证据”一说。

《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在鉴别西方国家的言论时应当持谨慎的态度,“西方国家本来就是各种各样的言论都有,其中不准确的都在所难免,它(中国官媒)其实也很清楚,引用这些缺少求证的、缺少严格分析的外国的分析并没有多少说服力,但它的目的就在搅浑水。”

 

美国媒体《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道,从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外泄的资料显示,中国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可能高达六十四万。(《外交政策》截图)
美国媒体《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道,从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外泄的资料显示,中国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可能高达六十四万。(《外交政策》截图)

 

滔天浑水后的真相

但是,中国媒体上那些滔天的“浑水”并挡不住世界范围内对新冠疫情真相的关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周披露,属于中国军方的国防科技大学一个内部数据库显示,中国二百三十多个城市有至少六十四万新冠病毒感染者,而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只有不到九万人。这一最新的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仍在掩盖疫情真相。

中国政府的做法已经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关注。在周一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上,全球有六十二个国家联合提出议案,要求世卫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荣休教授李敦厚告诉本台,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应该开放武汉的实验室接受调查,“石正丽所做的那些研究,在科学上并不是不许可的,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公开透明。”

已有多家媒体报道,武汉疫情早期的一些病毒样本已经被中国政府命令销毁。李敦厚说,即使是病毒销毁了,仍然还是有记录的。他强调,采用科学的方法去验证,总是能更加地接近事实。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