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头版登千名新冠死者名单 中国呢?

2020-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纽时头版登千名新冠死者名单 中国呢?(图片素材来自美国纽约时报)
纽时头版登千名新冠死者名单 中国呢?(图片素材来自美国纽约时报)

5月25日是美国的国殇日。在这前一天,《纽约时报》周日头版刊发了一千位因为新冠肺炎去世的普通美国人的名字,以缅怀他们的逝去。但在中国,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的名单却俨然成了国家秘密,不得公布。这之间的根本差别是什么?

逝者名单如“华丽的挂毯”

“硅谷审计员,帕特丽夏·多德(Patricia Dowd),57岁,加利福尼亚州,圣荷西市人,”

“为新冠而战的护士,基乌斯·凯利(Kious Kelly),48岁,纽约市人,”

“把他的生命奉献给了教会和社区,谢尔曼·皮特曼(Sherman Pittman),61岁,芝加哥人。”

这一长串出现在《纽约时报》头版上的名单,从老到少,从东到西,代表了美国在疫情期间去世的近十万人。

这篇特别的头版文章,只有黑色字体显示的逝者的名字和简短介绍,没有任何配图。通栏标题是《美国死亡人数接近十万:难以估算的损失》,文章的副标题是《他们并不只是名单上的名字 他们曾是我们》。《纽约时报》的编辑们说,这种编辑体例恢复了百年前的传统,是现代史上没有的;他们又说,这长串的名单就像“华丽的挂毯。”

 

 

武汉与美国不同

隔着半个地球,曾是新冠疫区中心的武汉市市民张海知道了这篇文章,感觉出美中之间明显的差别,“武汉市当初有那么几天报道过逝者的情况,然后就再也没有了。”

张海的父亲因新冠病毒并发症于2月1日在武汉一家医院逝世,终年76岁。几个月以来,他一直设想在武汉建立一座新冠死难者纪念碑,刻上逝者的姓名,对逝者以纪念,给生者以安慰。但由于中国警方的多次阻挠,只好暂时搁置。

但他并没有放弃这个想法。“我是准备到时候自己出钱立个碑,如果武汉不行,就选择别的地方吧。”

实际上,中国民间有不少要求公布死难者名单的呼声,但并没有什么结果。前央视知名媒体人崔永元三月份对外宣称,要利用互联网,在中国国内发动民众统计并公布死难者名单,但现在也没有后续的进展。

 

张海(右)表示,筹款立碑的一个原因是不想让父亲(左)的名字在世上匆匆消逝。(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张海(右)表示,筹款立碑的一个原因是不想让父亲(左)的名字在世上匆匆消逝。(张海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公布名单是为了向政府追责

推特上有人用中文评论说,《纽约时报》的文章是对特朗普政府抗疫失责的一种批评。张海对本台表示,他建立纪念碑的目的之一,也是要警示中国政府应当担负的责任:“立碑的意义就是警示那些地方官员,如果有类似的灾难来临的时候,你要及时地公示给大众。要善待生命,不要说这件事情你瞒得住。中国有句老话,纸是包不住火的。”

目前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也有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了建立纪念碑、纪念馆的议案。这些提案多以抗击疫情胜利、普及病毒知识为主题,却无人提出要追究政府的责任。

张海不太认可这些提案:“我的碑就是很纯粹的新冠受难者的碑,我并不想把他们和那些医护人员混合在一起。那些医护人员去世了,还有被追认为烈士,国家有补偿,而普通老百姓就什么都没有。”

 

中国学者杨占青(视频截图)
中国学者杨占青(视频截图)

目前在纽约福特汉姆大学访学的杨占青3月初发起建立了“新冠法律顾问团”,帮助疫情受害者家属维权。他认为,政府公布死难者名单可以迫使政府承担责任,“政府如果不承认,他们(死难者家属)就完全失去了索赔的基本依据,无论是向单位申请工伤,还是要求政府承担隐瞒疫情的责任,都没有基础的证据。”

他认为,受难者家属维权就是让政府承担责任。“现在是想推动他们多一点赔偿,哪怕是私下里协商。至少政府如果拿这个钱出来,就相当于他们是认错了。”

杨占青组织的这个法律顾问团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向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寄去了《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的提案建议》,其中明确提出,这次灾难,武汉市、湖北省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顾问团为此建议对相关渎职官员追究责任,同时成立补偿基金,对新冠肺炎患者及受影响家庭提供经济补偿。

但这个建议书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杨占青被迫于周一在网络上公布了建议书的内容。

在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已经在新冠疫情的震荡中开始以多种形式来纪念和回顾这场灾难。5月15日,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市,在其标志性建筑西贝莱斯宫(Cibeles)前落成了“新冠病毒受害者纪念碑”。在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下方安放着一方铭文:你们的火焰将永远燃烧在我们心中。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