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軍”興奮劑事件17年後遭“另類曝光” 輿論震驚


2016.02.04 12: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204-xl2p2.jpg 教練馬俊仁(Public Domain)

在中國大陸,17年前,作家趙瑜的《馬家軍調查》一書中揭露一代田徑明星“馬家軍”集體服藥的一章因受到各方壓力而被刪除。今年2月2日,這段被刪除的章節重見天日,讓外界看到了當年馬家軍令人震撼並恐怖的另一面,引發輿論震驚。有分析認爲,中國官方媒體讓事件“另類曝光”背後可能涉及政治原因。

曾吒叱田徑界一時的中國“馬家軍”,其相關的報告文學《馬家軍調查》中一段3萬多字,揭露了教練馬俊仁從1991年開始,已經逐漸給隊員親自喂服或者注射針劑興奮劑的事,在被刪除17年 後終於重見天日。作者趙瑜披露,文章中有多位運動員和隊醫爆料,教練馬俊仁強迫選手們服用興奮劑,一些隊員說話聲音越來越粗,大多數隊員還得了肝病,有時 更痛得不能訓練。奧運冠軍王軍霞爲舉報馬家軍強迫使用興奮劑的第一個人。文章中還曝光了一封10名運動員的聯名信,當中提到“這非人的折磨已經使我們到了崩潰的邊緣”。直到廣島亞運會前,大會推行飛行藥檢,馬家軍就開始恐慌,之後更集體退出馬家軍。

被刪除的章節曝光後在網絡上瘋傳,引發輿論震驚。不少人評論稱,早就聽說過馬家軍用興奮劑,但想不到真相比傳聞還恐怖。有評論稱“馬家軍的那些隊員,本質上就是馬俊仁和層層體育官員們獲取政績的一個工具,舉國體制放大了其中的險惡。”

早年就關注事件的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告訴本臺:

“我不覺得特別震驚,馬家軍服興奮劑的事情其實早就知道。有關人員在書中也曾經寫過,那個時候沒有直接的證據,現在再次披露這件事,輔之以當事人的相關證詞, 只不過讓人們瞭解的更多。服用興奮劑可能是屬於某種行規性質的,一直都存在,特別是中醫、中藥以及相關的補品中存在的興奮劑的含量。領導人都把奪取冠軍當 作是給自己臉上貼金,當作是政績工程。全國上下也把體育經費都用到了培養冠軍上,而不是用到了人民健身上。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即使上司知道了存在興奮劑的 問題也不會深究。”

1993 年,馬家軍在斯圖加特世錦賽上包覽女子1500米、3000米及10000米金牌,與此同時,有關其使用興奮劑的議論也一直揮之不去。2009年,前國家 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出書證實,馬家軍無緣2000年悉尼奧運會是因爲有隊員尿檢超標,但馬家軍究竟是如何使用興奮劑的,袁偉民並未說明。

但在當時,馬俊仁曾強烈控訴趙瑜是騙子,遼寧方面調動了包括政府與媒體的資源全面聲討趙瑜,就連時任大連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夫人谷開來,也專門出書支持馬俊仁,書名就叫《我爲馬俊仁打官司》。

對此,媒體人徐祥接受本臺採訪時稱,官方允許現在“另類曝光”事件,相信有政治考慮:

“17年 前應該是江澤民時代,選擇在這個時機爆出馬家軍的醜聞,也是在揭露江澤民的醜事;其二,馬俊仁當時作爲風雲人物,耳熟能詳的還有一個產品中華鱉精,馬俊仁 給中華鱉精代言,那個時候就拿了幾百萬。說馬家軍喝中華鱉精之後才能獲得冠軍,但是後來不知道爲什麼,突然中華鱉精就消聲匿跡,當然是很蹊蹺的事情。現在 結合這個消息也能看出來,當時爲什麼中華鱉精退出了市場,原來是跟興奮劑和馬俊仁的滑鐵盧有關係。現在這個祕密被公佈了,還和政治鬥爭有一定的關係。除了 像馬俊仁這樣的祕密,比這還大的祕密還有很多,我認爲有點蹊蹺,而且發人深省。”


特約記者:忻霖   責編:胡漢強/嘉華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