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艾滋病人集体赴港 敦促中国政府尊重人权

2013-08-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与河南艾滋病感染者胡女士母女(忻霖摄)。
图片: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与河南艾滋病感染者胡女士母女(忻霖摄)。

中国民间艾滋病关注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日前携艾滋维权人士及感染儿童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关注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承诺的保障艾滋病儿童权利的执行情况,并敦促中国当局落实对输血感染艾滋的受害者的保障和赔偿。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将在下月召开会议,届时将对中国政府承诺的保障艾滋儿童权利的执行情况进行审议,而在10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对中国进行第二次普遍审议。为此,河南省因血液污染感染艾滋病的维权人士和儿童集体来港召开记者会,公布中国艾滋患者的人权状况。

在发布会上,河南艾滋病感染者胡女士说,她丈夫因1995年车祸送院后输血而感染了艾滋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给了她,后经母婴传播的途径,一儿一女也均受到了感染。她和当时8岁的儿子均于2009年发病,儿子在郑州、北京治疗3个月后死亡,随后,丈夫也在同年去世。2011年,女儿在与哥哥同样的年纪病发,被医生告知只有8个月的寿命,但女儿生命力顽强,在她的精心护理下生存至今,不过因为治疗时用药不当影响了神经,导致脑部病变致语言功能丧失、半身瘫痪。她说:

“当地的疾控系统的工作人员违反了保密的承诺,我们全家整个被封闭起来了。我现在是儿子也没了、丈夫也没了,就剩下我们母女两个,我女儿因为治疗的原因,用药不当引起了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不能自理,现在我们靠最低生活保障(度日)。”

几天后,北京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将带队离港,去日内瓦参加人权审议之前的游说活动,将一同前往的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在发布会上表示,他希望通过游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政府施压,落实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士的赔偿及医疗问题。

田喜在9岁时因骨折在新蔡第一人民医院输血治疗,17岁时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同时感染了乙肝、丙肝。为争取应得的赔偿及医疗照顾,他在北京城市学院完成学业后,曾多次上访讨说法,但均被拒绝。在9年的艾滋病维权活动中,他多次遭到了当局的打压、监视、软禁,更在2011年时因讨说法不果,一怒之下砸损了医院院长办公室价值2000多元的设备,随后以“故意破坏财物”罪被判刑一年。

田喜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

“他们威胁我,如果再上访就干掉我,直到今天他们仍拒绝任何赔偿。他们在上报的材料中明确写明我没有病、没有证据(证明输血感染艾滋病)。但是我的输血的所有证据已经交给卫生部了,就是说他们从上到下都在编瞎话。”

会上,主办方还和河南柘城县的艾滋维权人士朱龙伟利用网络通话,介绍艾滋病蔓延最为严重的双庙村的情况。他表示,据2003年统计的数据显示,整个双庙村2800多人中,因献血感染了艾滋病人数为736人,孤儿51人,儿童感染者19人,目前存活286人,死亡450人,普查之前还有70多人因此死亡。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全国23个省份出现因非法采血导致的艾滋病流行。根据媒体消息,截至2010年,河南全省共有艾滋病致孤儿童2891人,艾滋病导致的单亲家庭未成年子女5878人,儿童感染者2153人,全省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约4万人。

北京爱知行负责人万延海在会上说:

“实际上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因血液污染而感染艾滋病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将近20年的时间,但直到今天,中国的卫生部门没有提醒中国的民众,如果你输过血或者用过血液制品,有可能有感染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的感染风险,怎么来去做一个检查,来预防进一步传播。(另外)有关福利金的落实情况,政府对艾滋病家庭孩子的福利金的发放是完全不透明的,特别是河南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