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联大承诺不新建海外煤电厂 原因何在?

2021-09-22
Share
习近平在联大承诺不新建海外煤电厂   原因何在?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中宣布,中国将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这一里程碑式的举措收获众多称赞,但是中国国内不降反增的煤电开发需求,依然引发环保机构的忧虑和批评。



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921,习近平出席联合国大会,强调要加快绿色低碳转型,重申“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承诺

中国目前是最大的海外燃煤电厂融资国,全球超过70%的燃煤电厂依赖中国的资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对习近平的决定表示欢迎,加速全球淘汰煤炭的步伐,是使《巴黎协定》升温上限1.5摄氏度的目标仍可实现的最重要的一步。

近年来,中国一直将燃煤、燃油的火力电厂,通过一带一路等方式在世界各地推广,直接影响到全球气候变暖。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告诉本台,中共意识到,气候问题可以帮助它在国际上获得发言权,跟美国政府打交道。这是它跟美国、欧洲提出要求的手段和工具。

中国1领导人习近平承诺停建境外燃煤发电厂。图为中国的一家燃煤发电厂。(路透社图片)
中国1领导人习近平承诺停建境外燃煤发电厂。图为中国的一家燃煤发电厂。(路透社图片)
 

中国助力终结海外煤电融资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在书面回复本台的采访查询时,引述首席执行官摩根(Jennifer Morgan)的评论指出,这项决定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定下强烈的基调,并鼓励中国在国内采取类似措施:中国的承诺,和韩国、日本的类似努力预示着海外煤电融资的终结。这项承诺将推动中国和国际社会采取更加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限制化石燃料,快速转向可再生能源。

绿色和平中国首席代表李雁也将之评价为全球气候行动中的里程碑举动,煤炭时代正迎来终结。

中国一直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燃煤电厂的主要资金提供者,不过有迹象表明,北京已经开始控制这类融资。根据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报告,2021年上半年,一带一路没有为任何煤炭项目提供融资或投资。自2014年以来,作为一带一路一部分的1600亿美元燃煤电厂计划中,有一半以上被取消或搁置。

路透社本周三援引全球能源监测组织(GEM)的数据披露,中国的新承诺可能会影响到44家燃煤电厂,这意味着500亿美元的投资蒸发,每年减少2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

关注环保议题的独立时评人士田北铭表示,中国在2060年之前兑现双碳目标有一定的现实基础:中国在大力发展风电、水电。中国经济结构现在是高污染、高消耗,只要转型以后,能源消耗下降会非常快。比如,房地产缩水后,用不了那么多水泥和煤炭。还有人口老龄化非常快,今年出生人口不超过一千万,能源消耗也会减少,就像日本一样。

中国减碳排放的承诺引质疑(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减碳排放的承诺引质疑(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延长煤电时代,新工程逆势上马

但是,习近平在联大发言中,并没有提及停止新建境外煤电项目的起始时间和细节,也没有谈到国内削减煤电的计划。中国今年迟迟没有提交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错过了联合国规定的截止期限。

目前,中国的能源消费有一半以上的来源是煤炭。全国总发电量中,68%来自于火电。 2020年,中国新核准煤电装机容量约占十三五期间核准总量的32%

不少西方国家已经为摆脱煤炭制定出时间表,比如,法国计划2021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英国决定于2025年前关闭所有煤电设施,芬兰提出2030年全面禁煤。

在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颓势之下,中国放松了新建燃煤电厂的核准限制。根据全球能源监测(GEM)等智库的研究报告,美国煤电退役速度创下历史纪录,仅有三分之一的燃煤电厂将在2035年前会退役。与此同时,中国燃煤电厂在2020年的开发大幅上升,抵消了世界其他地区的煤电退出,致使全球煤电产能开发自2015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长。(https://globalenergymonitor.org/wp-content/uploads/2021/04/BoomAndBust_2021_Chinese_final.pdf

谢田教授就此指出:中共只是作出姿态,并没有有力地在国内减少碳排放,出于对经济下滑的担忧,也不敢大幅削减。停建火力发电厂并不是中共主动为气候做贡献才做出(的决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债务负担承受不起,而且并不需要其中的一些基础设施。还有中共外汇短缺,外贸受阻,一带一路在内外交困之下才慢慢缩水。

中国一座城市排放的部分温室气体(路透社图片)
中国一座城市排放的部分温室气体(路透社图片)

美中气候合作前景不明

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831日至93日访华期间,曾推动中国停止煤电厂投资,但并未取得成果。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当时表示,气变合作不可能脱离中美关系的大环境但如绿洲周围都是荒漠绿洲迟早会被沙化。

拜登总统本周三还在联合国宣布,将美国为国际气候融资提供的资金增加至每年约 114 亿美元:美国准备与任何努力寻求和平解决共同挑战的国家合作,即便我们在其他领域充满严重分歧。如果我们不共同治理新冠病毒与气候变化等急迫的威胁,或是核扩散等持续性的威胁的话,我们都将承受失败的后果。

中国民间环保人士刘峻则对美中合作的空间持悲观态度:拜登想划出两个赛道,一边是合作,一边是竞争,这个想法太天真,中国人斗争起来是不择手段的。中国的环保不是以人权为出发点,大部分是一种装饰。

今年十一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将在英国格拉斯哥市召开。届时,中方有关如何落实习近平上述承诺的方案,仍将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