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聯大承諾不新建海外煤電廠 原因何在?

2021-09-22
Share
習近平在聯大承諾不新建海外煤電廠   原因何在?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週二在聯合國大會發言中宣佈,中國將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這一里程碑式的舉措收穫衆多稱讚,但是中國國內不降反增的煤電開發需求,依然引發環保機構的憂慮和批評。



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921,習近平出席聯合國大會,強調要加快綠色低碳轉型,重申“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峯、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承諾

中國目前是最大的海外燃煤電廠融資國,全球超過70%的燃煤電廠依賴中國的資金。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對習近平的決定表示歡迎,加速全球淘汰煤炭的步伐,是使《巴黎協定》升溫上限1.5攝氏度的目標仍可實現的最重要的一步。

近年來,中國一直將燃煤、燃油的火力電廠,通過一帶一路等方式在世界各地推廣,直接影響到全球氣候變暖。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告訴本臺,中共意識到,氣候問題可以幫助它在國際上獲得發言權,跟美國政府打交道。這是它跟美國、歐洲提出要求的手段和工具。

中國1領導人習近平承諾停建境外燃煤發電廠。圖爲中國的一家燃煤發電廠。(路透社圖片)
中國1領導人習近平承諾停建境外燃煤發電廠。圖爲中國的一家燃煤發電廠。(路透社圖片)
 

中國助力終結海外煤電融資

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在書面回覆本臺的採訪查詢時,引述首席執行官摩根(Jennifer Morgan)的評論指出,這項決定爲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定下強烈的基調,並鼓勵中國在國內採取類似措施:中國的承諾,和韓國、日本的類似努力預示着海外煤電融資的終結。這項承諾將推動中國和國際社會採取更加雄心勃勃的氣候行動,限制化石燃料,快速轉向可再生能源。

綠色和平中國首席代表李雁也將之評價爲全球氣候行動中的里程碑舉動,煤炭時代正迎來終結。

中國一直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燃煤電廠的主要資金提供者,不過有跡象表明,北京已經開始控制這類融資。根據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的報告,2021年上半年,一帶一路沒有爲任何煤炭項目提供融資或投資。自2014年以來,作爲一帶一路一部分的1600億美元燃煤電廠計劃中,有一半以上被取消或擱置。

路透社本週三援引全球能源監測組織(GEM)的數據披露,中國的新承諾可能會影響到44家燃煤電廠,這意味着500億美元的投資蒸發,每年減少2億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關注環保議題的獨立時評人士田北銘表示,中國在2060年之前兌現雙碳目標有一定的現實基礎:中國在大力發展風電、水電。中國經濟結構現在是高污染、高消耗,只要轉型以後,能源消耗下降會非常快。比如,房地產縮水後,用不了那麼多水泥和煤炭。還有人口老齡化非常快,今年出生人口不超過一千萬,能源消耗也會減少,就像日本一樣。

中國減碳排放的承諾引質疑(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減碳排放的承諾引質疑(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延長煤電時代,新工程逆勢上馬

但是,習近平在聯大發言中,並沒有提及停止新建境外煤電項目的起始時間和細節,也沒有談到國內削減煤電的計劃。中國今年遲遲沒有提交國家自主貢獻目標(NDC),錯過了聯合國規定的截止期限。

目前,中國的能源消費有一半以上的來源是煤炭。全國總髮電量中,68%來自於火電。 2020年,中國新覈准煤電裝機容量約佔十三五期間覈准總量的32%

不少西方國家已經爲擺脫煤炭制定出時間表,比如,法國計劃2021年關閉所有燃煤電廠,英國決定於2025年前關閉所有煤電設施,芬蘭提出2030年全面禁煤。

在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頹勢之下,中國放鬆了新建燃煤電廠的核準限制。根據全球能源監測(GEM)等智庫的研究報告,美國煤電退役速度創下歷史紀錄,僅有三分之一的燃煤電廠將在2035年前會退役。與此同時,中國燃煤電廠在2020年的開發大幅上升,抵消了世界其他地區的煤電退出,致使全球煤電產能開發自2015年以來首次出現增長。(https://globalenergymonitor.org/wp-content/uploads/2021/04/BoomAndBust_2021_Chinese_final.pdf

謝田教授就此指出:中共只是作出姿態,並沒有有力地在國內減少碳排放,出於對經濟下滑的擔憂,也不敢大幅削減。停建火力發電廠並不是中共主動爲氣候做貢獻才做出(的決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債務負擔承受不起,而且並不需要其中的一些基礎設施。還有中共外匯短缺,外貿受阻,一帶一路在內外交困之下才慢慢縮水。

中國一座城市排放的部分溫室氣體(路透社圖片)
中國一座城市排放的部分溫室氣體(路透社圖片)

美中氣候合作前景不明

美國總統拜登的氣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831日至93日訪華期間,曾推動中國停止煤電廠投資,但並未取得成果。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當時表示,氣變合作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大環境但如綠洲周圍都是荒漠綠洲遲早會被沙化。

拜登總統本週三還在聯合國宣佈,將美國爲國際氣候融資提供的資金增加至每年約 114 億美元:美國準備與任何努力尋求和平解決共同挑戰的國家合作,即便我們在其他領域充滿嚴重分歧。如果我們不共同治理新冠病毒與氣候變化等急迫的威脅,或是核擴散等持續性的威脅的話,我們都將承受失敗的後果。

中國民間環保人士劉峻則對美中合作的空間持悲觀態度:拜登想劃出兩個賽道,一邊是合作,一邊是競爭,這個想法太天真,中國人鬥爭起來是不擇手段的。中國的環保不是以人權爲出發點,大部分是一種裝飾。

今年十一月,《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六次締約方大會(COP26)將在英國格拉斯哥市召開。屆時,中方有關如何落實習近平上述承諾的方案,仍將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