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跑道”產自黑作坊 官員輕描淡寫惹衆怒


2016.06.23 12:40 ET
china-school-01.jpg 深圳數十家長市政府外靜坐抗議毒跑道。(pubic domain)

中國官方媒體央視一連兩天曝光“毒跑道”的生產來自河北“三無”黑作坊,引發輿論關注。但另一方面,北京市平谷區教委一官員稱當地小學生流鼻血是因爲上火,則被指推卸責任,激起了衆怒。有評論認爲,“毒跑道”難被問責,即使媒體曝光也難以阻止這條產業鏈的繼續運作。

中國的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經濟半小時》節目6月21日、22日連續兩天對“毒跑道”事件進行了報道,指在河北一些私人作坊裏,黑心老闆利用廢棄的工業橡膠原料,違法制作塑膠跑道的塑膠顆粒,每平方米的造價只要80元。而工人在鋪設跑道時,使用的是專門特製的膠水,工人還特地介紹說,膠水千萬不能粘到裸露的皮膚上,否則要及時清洗,而且現場必須要帶口罩,膠水氣味嗆人,聞多了頭暈。

報道迅速引發外界關注,網民“等我知道了”指責道:老闆不敢沾邊,工人還帶個口罩,那上課的孩子呢?毫無防備的浸透在毒氣裏,開玩笑說沒人反映,有用嗎?不是政府默認的,敢弄到學校裏嗎?我就弱弱的問一句,你們這些一層一層拿回扣的官商,你們的孩子不上學?網民“乾煸土豆絲兒”說:都一個個事後諸葛亮,當初幹嘛去了?爲什麼每次出了事故都要人民來買單?網民“聰明伶俐的火狐狸”則建議道:反腐巡視組借這個機會好好查查教委吧。

此前,北京實驗小學白雲路分校多名孩子出現流鼻血、眼睛血絲等症狀,家長質疑係毒跑道惹禍。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6月23日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白雲路小學的塑膠跑道目前已經全部剷除,而該校是當地最好的小學,連這樣的學校都存在問題,可見“毒跑道”並不僅僅只是個例。

“在北京市中心的北京最好的小學,北京實驗小學附屬的白雲路小學好多學生流鼻血,爲此都停課,整個跑道都剷除了。最好的學校也是這樣。跑道這件事應該說不是學校做主的,是教委統一安排的。教委在孩子的問題上權力是最大的,在這種情況下,教委想怎麼幹怎麼幹,好不容易有個建跑道的機會了,好處還不是趁機撈麼?”

同樣在北京,平谷六小的多名學生近期也出現流鼻血癥狀,區教委副主任張子連面對記者的詢問時卻稱:個別小孩火氣比較大的話,容易流鼻血。又稱學生需要一個“心理和生理調整”階段。有關說法隨即遭到民衆炮轟,被指推卸責任,睜眼說瞎話。

針對被曝光的“毒跑道”,中國教育部日前回應說,將要求各地教育部門立即採取以下措施:一是對不符合質量標準的塑膠跑道,立即進行剷除;二是邀請環保、質檢等部門專業機構對近期新建的塑膠跑道進行一次檢測和排查;三是立即叫停在建和擬建的塑膠跑道的繼續施工,重新對其招標過程及相關合同進行審查。

關注事件的廣東律師吳魁明6月23日接受本臺採訪時指,在逐利思想的驅動下,“毒跑道”問題未必能夠獲得徹底的解決。

“上面的領導,或者更高一級的政府都會有文件,但實際上最終的結果,可能並不能得到解決。因爲這個涉及到決定跑道用誰的、買誰的這些人的利益。在他們的利益面前,我覺得這個事情並不能夠得到解決。”

有評論也說:雖然杭州、成都、蘇州等城市的毒跑道多數已拆除,但這個產業鏈還將繼續。因爲,毒跑道被拆不可能問責,質檢部門都給出了合格證啊。所以,你能確定再修建的跑道,不會是另一條毒跑道嗎?評論說,一條毒跑道,刺破了中國的中產夢,無論你自我感覺多麼好,你孩子的命還是不如一條垃圾製造的毒跑道值錢。

(特約記者:揚帆/ 責編:石山/吳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