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中国“恶性影响”,争取民主是21世纪关键之战

2019-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范围内施加恶性影响,侵蚀民主的研讨会, 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参与发言。(薛小山摄影)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范围内施加恶性影响,侵蚀民主的研讨会, 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参与发言。(薛小山摄影)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丹·苏利文(Dan Sullivan), 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等人25号在一个讨论会上,呼吁抵制中国在国际上,通过经济介入和信息操控来施加恶性影响,侵蚀民主体制。

9月25日下午,在华盛顿的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上施加恶性影响和侵蚀民主的研讨会。共和党籍参议员丹·苏利文(Dan Sullivan), 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等人参加了讨论,表示中国通过施加经济影响和信息操控来增强其集权模式,侵蚀了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体制和美国领导的自由民主秩序。

 

《中国的恶性影响和对民主的侵蚀》是一篇由国际共和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大卫·舒尔曼(David Shulman)负责起草,深入调查了中国如何影响13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运行,包括柬埔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塞尔维亚,厄瓜多尔,赞比亚,蒙古,匈牙利,冈比亚,缅甸,马来西亚,马尔代夫和澳大利亚。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范围内施加恶性影响,侵蚀民主的研讨会,国际共和研究所主席丹尼尔·特温尼(Daniel Twining)参与发言。(薛小山摄影)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范围内施加恶性影响,侵蚀民主的研讨会,国际共和研究所主席丹尼尔·特温尼(Daniel Twining)参与发言。(薛小山摄影)
国际共和研究所主席丹尼尔·特温尼(Daniel Twining)在开场白中提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参与并不全是恶性和腐蚀性的,但国际共和研究所的研究更集中于中国崛起带来的风险。

他强调,美国希望很多国家能够建立民主体制并且拥有自治能力,但是北京的扩张有截然不同的议程设置,无关主权,无关尊严和平等,无关政治自由,而是中国政府自己的某种蓝图,而且也许中国人民都不完全认同。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范围内施加恶性影响和侵蚀民主的研讨会,共和党籍参议员丹·苏利文(Dan Sullivan)通过视频参与发言。(薛小山摄影)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中国如何在国际范围内施加恶性影响和侵蚀民主的研讨会,共和党籍参议员丹·苏利文(Dan Sullivan)通过视频参与发言。(薛小山摄影)
共和党籍参议员丹·苏利文(Dan Sullivan)通过视频向与会者致辞,对民主体制在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威胁表示关切。他同时指出,面临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能力,国际共和研究所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其他机构承担着史无前例的重要使命。争取民主和自由的斗争,将是21世纪的关键之战。

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指出,“恶性影响”本质上指的是中国利用从经济运作或者政治压力所获得的影响力,来驱使他国做出满足中国利益而非本国主权利益的决策。

关于近日两个国家连接与台湾断交、中国在南太平洋不断扩张影响力,薛瑞福回应道,美国也在1979年经历过相似的抉择,但是这些国家需要保持警觉,现在的中国不同于以往,有着不同的野心和行为模式,中国很有可能利用、操纵他们来满足自己的不良目的。
该报告于今年6月发布,就中国的经济渗入和信息操控进行了案例研究,得出以下结论: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恶性影响和对民主的侵蚀》的研讨会,该报告的主要负责人大卫·舒尔曼(David Shulman)和其他研究员在进行小组讨论。(薛小山摄影)
9月25日,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举办了关于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恶性影响和对民主的侵蚀》的研讨会,该报告的主要负责人大卫·舒尔曼(David Shulman)和其他研究员在进行小组讨论。(薛小山摄影)
•    在经济影响方面:在“一带一路”下达成的协议有内在的不透明性;厄瓜多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家由于缺乏替代选项而不得不在债务问题上依赖中国, 比如斯里兰卡由于无法还债将汉班托塔港拱手租给中国;“一带一路”项目滋生的大规模腐败反而成为该项目的“特色”,而非“缺陷”。

•    在信息操控方面:中国共产党不遗余力确保发展中国家在其国内与中国的叙事方式保持一致,打击异见;中国有一套庞大且不断增加的工具来推进中国叙事方式,比如资助学术研究机构,建立看似无害的文化机构来培植海外势力等等。

同时,该报告提出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国家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最有可能受中共操纵,而某些国家则具备对抗渗透,保持独立的韧性,比如澳大利亚以其强健的公民社会,活跃独立的媒体来曝光共产党的干扰。

为了应对中共对民主的侵蚀,该报告建议,美国和其盟友应该在私企,学术界和政府层面提高对中共策略的警觉,并且向受害国家提供替代中国投资的选择方案。已经遭受中共入侵的国家要努力建立强壮的机制,比如独立的新闻媒体是有效的抵御工具。

记者:薛小山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