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的次生災難:失業並拿不到賠償金

2022.05.24 16:37 ET
上海封城的次生災難:失業並拿不到賠償金 面對新冠疫情肆虐加上經濟下行壓力,許多中小企業苦不堪言,員工連帶受到影響。
法新社資料圖

面對新冠疫情肆虐加上經濟下行壓力,許多中小企業苦不堪言,員工連帶受到影響。一名上海的員工在接受本臺採訪時透露,許多中小企業試圖利用各種理由裁員,不願意發放賠償金,他也是受害者之一。



在經濟下行壓力和新冠疫情影響下,企業員工首當其衝。一名在上海某中小企業任職的員工艾倫,從事互聯網相關業務,他已經是與公司老闆打拼超過五六年的元老級員工,沒有想到有一天他會被公司變相裁員

想辦法逼着你走

年資高、薪水高、經驗多的他,在公司受到疫情衝擊時,曾想過與老闆協商工資不減免、改延遲發放,不過老闆卻回應以後也發不出來呢?,身爲員工的他感受到老闆耍賴的心態,令他十分心寒。

第一個月的話,工資是按照譬如40%給你,第二個月按照(上海)最低工資給你,第三個月的話具體發多少工資給你,不一定、不好說,就是用各種各樣的辦法,想辦法逼着你走。艾倫接受本臺訪問時說。

出於人身安全考量,艾倫不願透露真名受訪,他的聲音也經過處理,我自己也很明白,他給的這些規則,最終的落腳點都是讓你自己離開,這樣公司就會少賠一點錢。

艾倫透露由於公司的服務客戶是其它企業,在疫情衝擊、產業復工難的情況下,公司服務的客戶正逐漸減少,他的老闆因此十分焦慮,員工也成爲犧牲品。艾倫表示,公司的基層員工從四月份開始只領取上海最低工資,而包括他在內的幾名資深員工,經過抗爭後四月份仍是拿到應有工資,不過從五月中開始公司就不排工作,只發放最低工資給他們。

因爲我們也還沒有復工、不能去公司,在復工、能去公司之後,會要求公司出示書面的(裁員)原因,艾倫提到之後將與公司協商的計畫,甚至不排除走向勞動仲裁,只爲爭取自己的權益,“五月份這樣子,那六、七月份呢?這其實就是一個不爆的雷,這個雷遲早都有爆的那一天,他肯定有一天得解決這件事情。

大型公司N+1 中小企業耍流氓

上海雖然對外號稱解封、復工,不過許多企業在開工方面仍遇到困難,復工復產的企業仍屬少數,閉環管理條件嚴苛,經營受挫的企業掀起裁員潮。在艾倫看來,大型企業裁員多遵守N+1,以年資計算遣散費月份工資。譬如上週總部在上海的中國大型旅遊網站攜程傳出裁員消息,就提供520日離職N+1,或是630日離職只拿N的兩種方案,但

中小企業裁員方式則是能賴就賴耍流氓,想盡辦法不願發放賠償金。

中小企業你別說賠償了,如果這些人按照法律去賠償的話,他自己可能本身就沒錢,也付不出來,可能老闆就耍賴,可能對員工做各種(手段),想辦法把賠償的錢都賴掉,中小企業的裁員是對員工,或是中國經濟損傷最大的。艾倫說。

上海市經信委在524日召開中小企業線上座談會,企業表示,在當前疫情防控形勢下,企業復工復產遇到的困難包括人員返崗難、物流不暢通、上下游企業復工不同步。國際勞工組織(ILO)在523日發表最新觀察報告稱,中國近期因新冠防疫措施而減少的工作時數,佔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工作時數下跌的86%。美國財經媒體彭博社的經濟研究機構彭博經濟(Bloomberg Economics)在上週發佈報告預測,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速可能下降到2%,遠遠低於中國官方設定的5.5%


記者:陳品潔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