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之一的比特币产自新疆 好事坏事?

2021-03-01
Share
五分之一的比特币产自新疆   好事坏事? 五分之一的比特币产自新疆 好事坏事?
RFA制图

加密货币“老大”比特币的单价上个月一度突破五万美元,再次引发各界对这个数字产物的强烈关注。不过,很多人可能并不了解,全球大多数比特币都产自中国,而中国出产的大量比特币来自新疆。一位美国媒体人近日就发文说,新疆恶劣的人权状况可能会给比特币投资带来重大风险。

上月初,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宣布,这家公司已经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并将接受比特币付款。消息一出,再度引发了投资者对这个加密货币的强烈兴趣。2月7日,比特币单价还不到3.85万美元。两个星期后,其单价已达5.71万美元。尽管这个数字此后出现了小幅回落,但目前仍在5万美元左右徘徊。



新疆“盛产”比特币

美国的中国问题学者、量化企业在华风险的战略风险(Strategy Risks)公司的创办人石宇(Isaac Stone Fish)近期在美国《巴伦周刊》上发文说,剑桥大学发布的比特币电力消费指数(CBECI)显示,截至去年四月,中国开采了全球65%的比特币,而新疆占到了中国开采的36%左右。这意味着,全球超过五分之一的比特币是在新疆开采的。

石宇指出,由于新疆正在发生大量人权侵犯行为,当地出产的任何商品都会带来较高的伦理和监管风险。因此,投资比特币的企业可能会面临公关灾难和美国政府的进一步监管行动。基于这些原因,他建议投资者不要购买比特币。

本台联系到了石宇,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他对一些问题的邮件回复。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教授俞伟雄也认为,考虑到比特币的特性和地位,对其投资很可能会“两头受气”。

“自由世界对于比特币的开采来源有很大的质疑,又对于比特币能够助长一些非法地下活动(感到警觉),所以自由世界今后可能会对此进行严格管制。而在中国这样的极权世界,当局已经在研发法定数字货币了,那就是要借鉴比特币的优点来取代比特币。”

记者在比特币电力消费指数网站上注意到,尽管去年四月中国出产的比特币的全球占比有所回落,当时仍有近三分之二的比特币来自中国。同月,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产比特币来自新疆。这家网站并没有更新近一年来的数据,不过2019年秋季到2020年春季的历史数据显示,新疆在冬季和春季出产了全国最多的比特币,而四川在秋季出产较多。

业内人士分析,四川、云南等地修建了很多水电站,每年雨季都有大量过剩产能,因此很多开采比特币的“矿工”都会在西南地区买下极为便宜的电能。而到了冬春旱季,他们又会转战到新疆,因为当地拥有大量煤炭资源、而煤电又难以输送到其他地区,所以新疆的电费也比更为发达的地区便宜很多。

中国的数字货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中国的数字货币(自由亚洲电台制图,图片素材来自法新社)

比特币怎么“挖”?

支撑比特币平台的“区块链”技术是由比特币协议的创造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在2008年提出的。它是一个传播和记载信息的媒介,也是用于承载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交易的价值互联网平台。用户可将需要上传的信息通过“区块链”代码进行加密,并与自己或他人进行线上交易。

圈内人普遍把开采比特币称作“挖矿”,把开采者称作“矿工”。为了“挖矿”,“矿工”们通常需要将大量专业矿机接入比特币网络,不间断地进行验证比特币交易记录的工作。通过解决哈希谜题(hash puzzle),他们能够提升比特币交易的安全性,也有机会获得少量的比特币作为奖励。

按照中本聪的设计,比特币的总量被固定在2100万枚,这意味着随着比特币存量减少,计算难度会越来越高,奖励也越来越少。

现居台湾的人权工作者、网络工程师周曙光将“挖矿”工作形容成一场“军备竞赛”。

“‘挖矿’本身的技术门槛倒不高,因为相关算法是固定的,其门槛主要是能源和硬件。因此,谁拥有更多资源,谁就有更高的计算能力,谁就能在比特币‘挖矿’市场上占据优势。”

由于区块链完全是个网络产物,这意味着它不受任何政府监管部门的制约,因此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存在于体制外的“去中心化”社会网络。由于比特币是基于这门技术最早诞生的加密货币,它长期被视为众多加密货币中的“老大”,其单价也高居业内榜首。

中国的数字人民币红包(路透社)
中国的数字人民币红包(路透社)

比特币被“限”  但未被“禁”

中国是最早试图对比特币产业进行规范的国家之一。2017年,中国取缔了首次代币发行(ICO)、关闭了虚拟货币交易所,但并未认定比特币“非法”。

中国非盈利机构北京仲裁委员会主办的《北京仲裁》杂志去年发文说,当局2013年和2017年发布的两份指导文件体现了中国对比特币的管制态度。相关文件指出,比特币不是法定货币,而是一种虚拟商品,而中国禁止交易平台从事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间的兑换服务、禁止各金融机构或非银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交易、结算等服务,这意味着中国试图阻断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与官方金融系统的纽带,但并未全面禁止比特币以虚拟商品的身份从事的活动。

周曙光说,中国对加密货币的态度相对乐观,这助长了中国的“挖矿”产业。

“中国是对比特币领域最早进行研究的,并且已经在尝试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了。当局已经不再处于仇视的状态,而是处在要去理解和应用的状态了。”

由于当局尚未明令禁止“挖矿”,仍有大量中国矿工千方百计地盘算着如何获取最便宜的电费,以维持矿场的运营,而网上也满是关于中国比特矿的报道。《中国青年报》2018年就曾报道了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大山中的矿场;区块链媒体“深链财经”同年报道了一位资深矿工在内蒙古建矿场的故事;腾讯同年则探访了新疆的比特矿,并指出接近国境的霍城和伊宁片区是圈内已知的电费最低谷。

风险还是机遇?

著有《五十英尺的区块链的攻击》(Attack of the 50 Foot Blockchain)一书的比特币怀疑论者杰拉德(David Gerard)在推特上对记者说,他目前还没找到新疆比特矿使用了强迫劳动力的确凿证据。但他指出,比特币产业追求最廉价的电能,如果这意味着“奴役”挖煤,那么比特币就脱不了干系。

尽管有人质疑比特币与新疆的关联,但也有人持相反态度。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和捍卫人权的美国非营利组织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首席战略官格拉德斯坦(Alex Gladstein)就对本台表示,由于比特币基本不受政府监管,它为生活在专制社会中的中国人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人权工具,这让他们得以摆脱北京当局严控的官方金融体系。

“为新疆境内的死亡和毁灭赞助的是人民币,并不是比特币。因此,如果你要反对中共及其人民币体系,你就可以使用比特币。”

合著有《比特币入门》(The Little Bitcoin Book)一书的格拉德斯坦说,就在几周前,有维吾尔人问他能否允许他们将这本书翻译成维语,他欣然同意,因为这样一来,全球各地的维吾尔人都能了解和使用比特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