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行长:我们是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

2019-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左)周四在华盛顿一家智库表示,亚投行与其它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记者家傲摄)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左)周四在华盛顿一家智库表示,亚投行与其它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记者家傲摄)
Photo: RFA

作为仅次于世界银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开发银行,亚投行今年夏天迎来了第一百个成员国,而美国并非其中之一,因为华盛顿认为亚投行是由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的竞争对手。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周四表示,他们并不是在跟老牌多边开发银行抢风头,而是在补齐行业的短板。

 

 

2016年初,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的开业仪式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标志着全球首个中国发起的多边金融机构正式运营。就在今年夏天,亚投行迎来了第一百个成员国希腊。从成员规模上来看,亚投行已经成为仅次于世界银行(简称世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开发银行,超过了半个多世纪前设立的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行)的规模。

就在这家机构即将步入第四个年头之际,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周四在美国华盛顿一家智库表示,他们并非世行、亚行等老牌银行的竞争对手,而是合作伙伴:

“我们和世行、欧银(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亚行的关系一直非常好。与很多人的期待不同,亚投行并没有削弱其它机构的地位。”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周四在美国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讲话(记者家傲摄)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周四在美国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讲话(记者家傲摄) Photo: RFA

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2019年秋季年会本周在华盛顿举行。有意思的是,美国并非亚投行成员之一。在银行的筹备阶段,美国呼吁包括英国在内的盟友不要加入,但英国和很多发达经济体仍然成为了创始成员国。

业界此前猜测,美国对中国在全球金融事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感到不快,因此不愿加入亚投行。但这个决定遭到了美国经济、学术等各界人士的质疑。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说,他们非常愿意和发达国家进行金融往来,因为这降低了机构的运营风险:

“如果我们能在高、中等收入国家进行投资,这将提升亚投行的内在价值,这样我们就能在帮助低收入国家时,承担更大的风险。我们能够找到这样的平衡。”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周四举办的这场活动出现了一段插曲。早上八九点钟,智库周边的多条街道被警察封锁。有目击者说,一名建筑工人正威胁从附近的工地上跳下来。受此影响,当本台记者辗转到达活动现场时,与会者仍然相当稀少。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为了活跃气氛,谈到了楼外的插曲,还不忘提到这背后的哲理。他说,外面出现了一点情况,人们都来晚了一点,但他们还是最终得以出席。这表明,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据网友说,这名建筑工人最终被警方成功解救。

这位入选《时代周刊》2016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亚投行行长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他曾在中国财政部、亚行和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任要职。

一名记者向金立群提问(视频截图)
一名记者向金立群提问(视频截图)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与其它大型投行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的首要投资对象是基础设施,而同行长年来在全球减贫方面投入了很多财力。

在他看来,一个欠发达国家不能仅靠减贫实现经济发展,基建更是尤为重要的:

“为什么我们搞基建呢?因为中国和亚洲很多其它国家的经历告诉我们,基建是可持续发展的铺路石。”

记者注意到,亚投行投资了多个“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包括孟加拉国输配电系统升级改造、巴基斯坦M4高速公路、塔吉克斯坦努列克水电站等等。

“一带一路”这个由中国政府在2013年发起的区域经济合作战略得到了亚投行的大力支持。行长金立群去年7月表示,银行运营两年半来,他们已经批准了50多亿美元的项目投资,目前该行的所有投资项目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他上月底还在中国—东盟博览会上说,亚投行正在筹备对东盟国家的6个基建项目的贷款,进一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但金立群强调,亚投行的投资决定完全不受中国政府影响,而是受市场需求所驱:

“亚投行从未在中国政府的清单中选择过国际投资项目。所有项目必须由客户国或当地私营部门向我们提出。”

他还告诉与会者,多边开发银行只能对拥有良好的经济和监管环境的国家起到作用,但这些机构不能代替任何政府的职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