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空襲全球股市 中國印錢向銀行挹注1200億

2021-09-22
Share
恆大空襲全球股市 中國印錢向銀行挹注1200億 恆大動向影響全球股市,中國政府是否出手相救成爲焦點。
路透社圖片

恆大財務危機週一(20日)空襲全球股市,恆大危機牽動資本市場消息面緊張神經。恆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在21日中秋節這天發出給全體員工一封所謂的“家書”提到,許家印表示,堅信恆大一定能儘快走出至暗時刻,加快推進全面復工復產,實現“保交樓”目標。此時傳出中國政府對銀行系統挹注1200億人民幣。而恆大也宣佈,透過“場外方式協商”,週四會如期支付人民幣2.32億的債劵利息。

恆大創辦人許家印在寫給員工所謂的“家書”提到,一直以來,他爲公司擁有一支忠心耿耿、任勞任怨、不計得失的恆大鐵軍,感到無比自豪。



許家印說,他堅信恆大人永不服輸、越挫越強的精神,是戰勝一切困難的力量之源!他更加堅信,通過各級領導和全體員工的共同努力、艱苦奮鬥,恆大一定能儘快走出至暗時刻,一定能加快推進全面復工復產,一定能實現“保交樓”的重大目標,向購房者、投資者、合作伙伴和金融機構交出一份敢擔當、負責任的答卷。

另一方面,恆大所屬的恆大汽車爲3180名員工送出一份“中秋大禮”,恆大汽車公告,已向技術人員授出3.24億股購股權,佔公司股本的3.31%,授予對象包括3名董事及集團約3180名僱員。恆大汽車內部人士表示,“該公司處於多事之秋,此舉有利穩定公司核心技術團隊。”


2017 年 6 月 5 日,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一行在湖北省武漢市參加會議。 (法新社)
2017 年 6 月 5 日,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一行在湖北省武漢市參加會議。 (法新社)

陸媒估恆大總負債逾3萬億 臺學者:中國恐局部國有化

根據恆大財報顯示,恆大總債務爲1.97萬億,有陸媒推測,加上其他負債,恆大表內外總負債超過3萬億。

恆大地產集團週三早間發佈公告稱,所發公司債“20恆大04”將於9月23日(週四)付息,付息方法已通過場外方式協商解決。
據彭博計算顯示,該債應付利息爲人民幣2.32億元。這令此前對該期債可能出現付息違約的憂慮暫時得到緩解。

恆大週四另需支付與2022年3月到期債券相關的8,350萬美元利息。9月29日還需支付與2024年3月到期債券相關的4,750萬美元款項。如果恆大未能在預定還款日期後30天內付清利息,這兩筆債券都將違約。

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莊奕琦對本臺表示,目前中國大陸的國家有力量去做支撐,所謂的“支撐”就是把恆大局部國有化。因爲讓恆大倒掉會演變到難以收拾。趁着他現在國家還有力量做整頓時,將恆大國有化也是安定民心。“不然市場炒作會越炒越大,崩盤的效果會擴大。這是中國大陸不敢或是不願意看到的情況出現,因爲對他是很大的傷害。”

恆大週一空襲全球股市,標普5百指數一度創下4個月來最大跌幅,香港恆生大產指數暴跌2千點,就連中秋連假休息兩天的臺灣股市週三(22日)開盤也補跌,終場重挫2%、下跌350點。


2021 年 9 月 22 日,在上海,電子交易板顯示上海綜合指數和深圳成分指數。(路透社視頻圖)
2021 年 9 月 22 日,在上海,電子交易板顯示上海綜合指數和深圳成分指數。(路透社視頻圖)

在此同時根據彭博社報導,在對恆大債務危機的擔憂擾亂了市場後,中國央行向銀行系統注入了120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186億美元)

莊奕琦認爲,恆大與2008年引爆金融危機的雷曼兄弟有所不同,雷曼兄弟是世界性投資,世界各地都有投資人,恆大畢竟是以中國爲市場的內向型市場,以中國境內爲主要經營者,所以世界目前只是消息面的影響,實質面影響不大。

莊奕琦:“只是大家會擔心,這不只是金融危機而已,對中國大陸本身經濟體系大危機,然後影響到實體面的危機,這纔是其他國家對於這個事件所帶來消息面的影響跟股市影響。”

陸媒拋出選擇題:許家印要不要拿身家擔責

根據鳳凰財經一篇“恆大終局 會不會破產?”提到,對現在的許家印而言有兩個選擇。一是,任由恆大破產,許家印承擔有限責任,許家印家族繼續當萬億富豪。苦的就是無數恆大理財的投資者,無數恆大期房的消費者。二是,許家印挑起擔子,跟恆大一榮具榮,一損具損。拿出家族財富,跟恆大全體員工共克時艱,殊死一搏。文章提到,“要錢,還是要名,許家印還有的選。”

臺媒聯合報一篇分析恆大危機三種結局,包括首先是所謂“軟着陸”即萬達模式,向其他富豪出售資產;第二種是安邦國企接管模式,結果是安邦老闆吳小暉坐牢,公司和資產由國企接管。第三種是參考海航模式,令其自救不準破產。


2021 年 9 月 22 日,人們在上海恆大中心大樓內。(法新社)
2021 年 9 月 22 日,人們在上海恆大中心大樓內。(法新社)

丁學文:恆大與華融不同 中國政府應會讓其泡沫自然破裂

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丁學文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不管是海航、華融跟恆大都是同樣的問題,當政府過去灑太多錢給銀行,銀行主要獲利是放貸,就發生海航、恆大、華融拿到比別人多的錢後遺症,錢都變成資產家的泡沫。

丁學文:“恆大看起來是讓他(泡沫)自然破裂。我覺得這裏面有兩個考量,一個是宣示政府不再容許炒作資產的狀況發生,第二也是要把泡沫戳破。”

丁學文解釋,中國現在讓房地產商建房成本墊高,地產商向銀行融資成本越來越高,恆大的槓桿本來就高,所以恆大的泡沫就會先破。但是他分析這次中國政府跟過去做法不同,以華融爲例,牽涉四大不良資產,還是有政府主導的金融體系金融問題在裏面,爲了金融穩定,中國政府還是會出手紓困或者救援。但是,民間融資又牽涉到房地產,中國政府本來就宣示打房但效果不彰,恆大踩到這個洞,中國政府就“一石兩鳥”。

丁學文:“我讓你(泡沫)破裂,同時讓中國間接知道房地產不會永遠一路往上漲。你現在去問中國人買房,他們覺得房價是一路往上漲是正常、不能接受跌。他(中國政府)不能讓房子一直往上漲;第二我不能容許你民間非法融資。”

丁學文認爲,恆大一下子膨脹太大,多少都有些法律上說不清的問題,加上融資搞得很複雜。中國會按照該有的監管方式去處理,恆大應該是“凶多吉少”。丁學文舉從阿里巴巴、滴滴打車到恆大,乃至中國的演藝圈,中國在“殺雞儆猴”,先打最大的,讓底下知道沒有什麼人不敢治,下面的人給時間去理帳、補稅,有犯罪趕快自我交代,最後都要按照中國政府所定的規則走。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