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头三季GDP转负为正 地区性差异引担忧


2020.10.30 20:45 ET
AFP-3d6611e9.jpg 中国头三季GDP转负为正 地区性差异引担忧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政府日前公布最新经济数字,显示在经历了新冠病毒疫情的“洗礼”后,中国今年3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迎来显著增长。不过,在中国总体经济呈现“喜气洋洋”的表象下,各地方的财政情况差距却越发严峻。

遭遇过新冠病毒疫情重创的中国经济最近似乎进入强劲复苏状态。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较上年同期增长4.9%,同时今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0.7%,成为全球目前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GDP增长乐观 中国数据可信吗?

由于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GDP曾出现6.8%大幅萎缩,而且今年夏天中国长江流域遭受严重洪灾的情况下,这次中国经济的“超预期”反弹让不少观察人士颇感惊讶。

在美国的资深经济媒体人王剑告诉本台记者,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可以反映中国经济的总体趋势,但也会在有具体政治需要时做出相应的人为的调整,因此外界应抱着警惕的心态选择性分析,才能够真正掌握中国经济走势。

 

经济学者李恒青指出,部分工业企业的生产确实为GDP做出了贡献。与此同时,政府可以通过其他干预手段拉高中国的GDP,并警告这其中的风险。(路透社资料图片)
经济学者李恒青指出,部分工业企业的生产确实为GDP做出了贡献。与此同时,政府可以通过其他干预手段拉高中国的GDP,并警告这其中的风险。(路透社资料图片)

“经济行为是个线性过程,造假是不可持续的。但是在一些关键时刻,要影响别人观感的时候,就会伪造数据,比如暴跌的时候,有政治任务让中国经济要显示出强大活力。”

美国民间机构“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也质疑,中国到底是如何从疫情造成的巨大经济衰退中迅速恢复的。

“经济活动已经停滞了,数据最后这个产出别说增长了,就是能够维持现状,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不过,李恒青话锋一转,表示部分工业企业的生产确实为GDP做出了贡献。与此同时,政府可以通过其他干预手段拉高中国的GDP,并警告这其中的风险。

“工厂进了原料,然后生产出来丶卖出去。这个过程当中,包括一些服务,原来的产品都有附加值,这时候会产生GDP。还有就是通过国家投资,修铁路丶港口、高速公路、机场等等,这些固定资产的投资也算在GDP当中。但是政府没有那么大的财政能够支撑这么大的投资,所以他大量举债。这个就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风险。”

东西南北地区成绩单引担忧

尽管中国官方为目前的整体经济状况带来了可观的数字,不过,香港《南华早报》30日报道,从中国全国31个省份近期上缴的成绩单可以发现地域性经济差异颇大,这些差距在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下更为突出。

报道提到,截至9月底,南方省份的经济总量占中国全国经济总值约65%,比5年前约6成的占比上涨不少。其中,广东和江苏今年前3季度的GDP同比增长分别是0.7%和2.5%。湖北省前三季仍然是萎缩10.4%。而前3季度人均消费支出下降幅度最大的10个省份中,有7个位于中国北部,包括北京,天津,新疆丶内蒙古丶黑龙江、吉林和辽宁 。

王剑分析说,造成中国地域性经济差异的原因,主要是国有经济在各省经济体所占的比例。

 

香港《南华早报》30日报道提到,截至9月底,南方省份的经济总量占中国全国经济总值约65%,比5年前约6成的占比上涨不少。(法新社资料图片)
香港《南华早报》30日报道提到,截至9月底,南方省份的经济总量占中国全国经济总值约65%,比5年前约6成的占比上涨不少。(法新社资料图片)

“越往北国有经济越发达,比例越高,政府在市场上的决定性地位越强。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去年以来,中国地方政府有严重的财政困难。政府一没钱,经济就死水一潭。而越往南就是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方,一个是广东,另一个是浙江,政府开支占经济的比例是最少的。”

同样的地域性差距也出现在中国东部和西部。《南华早报》通过计算得出的结论显示,作为中国一线城市的上海,其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全国最高,并比4000多公里外的新疆多出约5万3千元人民币。一年前,该差额则是约5万1千元人民币。

地域性差距能缩小吗?

为了应对各省份间出现的经济差距,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丶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在不久前召开的五中全会就重申,要“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收入,保持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争取用15年时间实现中等收入群体翻番,由现在的4亿人扩大到8亿人”。

王剑解释说,有鉴于每个地区拥有的发展经济条件不一,出现不均衡发展是正常现象,关键在于政府是否出台政策来解决有关问题。

“中国政府从来只用转移支付来解决(这些问题)。就是中央政府收到了更多的钱,分一部分给经济落后的地区,这是一个纾困措施,并没有解决经济发展。要建立一个制度化的方案来解决地区差异的问题,但中国的政治制度决定了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他补充说,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在政治上越有地位。在中国的专制制度下,官员专注于抢夺政治和经济资源,无视民意丶民生,导致地域性差异越发严重。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