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使美国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

2019-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6月19日举办题为“美国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了吗”的研讨会,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贸易小组成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 在会上发言。(林坪摄影)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6月19日举办题为“美国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了吗”的研讨会,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贸易小组成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 在会上发言。(林坪摄影)

中国学者6月19日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办的研讨会上坦言,面对贸易战,中国的回应非常仓促、没有深思熟虑,要打破现在的美中贸易谈判僵局,非常困难。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6月19日举办题为“美国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了吗”的研讨会,讨论美国对亚洲经济政策产生的影响。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贸易小组成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在星期三的研讨会上表示,美国退出跨太平洋合作关系协定(TPP)、对包括日本在内的盟国加征关税,这些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的贸易政策,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要跟中国有效竞争,美国必须通过贸易、投资加强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参与,而不应该屈服于贸易保护主义冲动。”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教授屠新泉,在当天的研讨会上表示,美中贸易战中,中国属于守势,对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的措施毫无准备。

“我们没料到美国政府如此坚决、大胆地打破此前几十年间美国推动的规则和伙伴关系。”

屠新泉说,中国最初认为美国不可能大规模加收关税,因为这明显违背WTO规则,并会严重损害美国利益,但后来发现美国政府根本不在乎这些问题。

“我们也很震惊,关税并不是用来解决问题、促使中国加深、加快改革开放的措施,关税本身就是目标,以切断两国间的经济互相依存。我们曾认为301调查是威慑经济伙伴作出让步的工具,但最终发现美国政府真的相信加收关税有益于美国经济利益。更糟糕的是,贸易战不仅是有关贸易,而是遏制中国的广泛战略的一部分。我们完全低估了美国政策制定圈的根本转变。”

屠新泉认为,面对贸易战,中国的回应非常仓促、没有深思熟虑,特别是2018年到2019年初,中国曾认为像以前一样通过对话、购买美国商品就可以稳定双边关系。但是现在中国明白了,不管自己做什么,美国政府也不会满意。

“面对美国政府咄咄逼人、充满敌意的措施,我们必须以牙还牙,以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和尊严。”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6月19日举办题为“美国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了吗”的研讨会,左一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教授屠新泉,右二为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Asian Trade Centre)执行董事、创始人德博拉·埃尔姆斯(Deborah Elms) 。(林坪摄影)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6月19日举办题为“美国与亚洲经济结构脱钩了吗”的研讨会,左一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教授屠新泉,右二为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Asian Trade Centre)执行董事、创始人德博拉·埃尔姆斯(Deborah Elms) 。(林坪摄影)

屠新泉表示,中国高层近期已划出了应对贸易战的三条红线:一签署贸易协议后,美国应全面取消对中国加征的关税;二,美方对中国提出的购买清单,必须是合理的;三,贸易协议必须是对等、公平的。屠新泉认为,这三条红线令中国政府让步空间很小,而美国政府也很难接受中国全面取消加征关税的要求,因此要打破现在的美中贸易谈判僵局,非常困难。

屠新泉说,随着美中关系恶化,中国政府更重视加强与其他地区,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关系。2019年前5个月,东盟取代美国,成了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正试图通过中日韩自贸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途径,加强地区融合。尽管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还未提上中国政府议程,但中国学术界和政府中的改革派认为,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推动中国国内改革、突破美国包围圈的最好选择。

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Asian Trade Centre)执行董事、创始人德博拉·埃尔姆斯(Deborah Elms)在当天的研讨会上表示,美中贸易战的确让一些公司把产业链转出中国,但影响有限。因为把工厂搬到新地方,并取得成功,并不那么容易。所以很多公司仍在观望。德博拉·埃尔姆斯认为,如果美中贸易战长期继续下去,可能会有更多公司把工厂搬离中国,但这些公司可能同时会把最终目标市场从美国转向亚洲,因为亚洲和中国的消费者以及中产阶级人数远超过美国。

(记者:林坪 责编:吴晶)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