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拒絕與中國軍警合作 或不向所羅門派遣維和部隊

2022.04.29 11:26 ET
澳大利亞拒絕與中國軍警合作   或不向所羅門派遣維和部隊 中國駐所羅門羣島霍尼亞拉大使館外的照片展示櫃
美聯社圖片

中國與所羅門羣島簽署安全合作協議後,澳大利亞公開抨擊該協議缺乏透明度。近日更有消息顯示,澳方以中國軍警鎮壓香港爲鑑, 可能拒絕向所羅門派遣維和部隊。

所羅門羣島和中國簽署安全合作框架協議,引起鄰國憂慮。澳大利亞媒體報道,澳大利亞政府未來會繼續尋求支援所羅門,但若中國派軍前往所羅門,澳方可能暫停派遣維和部隊到當地。

去年11月, 澳大利亞派出逾百名軍人和警員協助所羅門平息暴亂。澳大利亞國家情報局局長表明,一旦中國軍隊駐守所羅門,澳大利亞可能要與中方統一指揮,中國部隊的戰術,包括在香港的“無情”部署, 不符合太平洋島國解決問題的方式,並可能進一步引發當地不穩。

去年11月, 澳大利亞派出逾百名軍人和警員協助所羅門平息暴亂。圖爲,2021年11月25日,澳大利亞聯邦警察特別行動成員正準備離開堪培拉前往所羅門羣島首府霍尼亞拉。(法新社)
去年11月, 澳大利亞派出逾百名軍人和警員協助所羅門平息暴亂。圖爲,2021年11月25日,澳大利亞聯邦警察特別行動成員正準備離開堪培拉前往所羅門羣島首府霍尼亞拉。(法新社)

學者:西方國家難以制止獨裁政府軍警鎮壓人民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政治學者黃呂琛認爲,澳中兩國軍警對待老百姓的態度截然不同,澳方在技術上的考量是可以理解的。

黃呂琛:“歐盟甚至澳洲(澳大利亞)其實也有幫助過緬甸訓練他們的警察,那時的想法是,歐洲可以影響緬甸軍政府和他們軍警對待人民抗議的方式。可是2021年緬甸軍政府政變,外界發現,不管是歐盟或者其他西方民主國家去訓練(當地)警察,實際上當他們的領導要命令他們去打壓這些反抗的民衆時,他們的手段還是會很兇惡。”

所羅門警方或受中共高壓方式影響

黃呂琛也擔心,中國軍隊踏足所羅門會衝擊當地的價值觀。

黃呂琛:“澳洲(澳大利亞)長期以來一直想把所羅門變成一個多元化、民主自治的國家,但假如一個民主的國家現在學習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訓練它的軍警,從政治甚至民主人權的角度來看,當然會有實際問題。”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政治學者黃呂琛認爲,中國軍隊踏足所羅門羣島會衝擊當地的價值觀。(黃呂琛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政治學者黃呂琛認爲,中國軍隊踏足所羅門羣島會衝擊當地的價值觀。(黃呂琛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臺灣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軍事專家李正修相信,若中國在所羅門駐軍,不會以維護當地秩序爲目的,而是要展示解放軍海外作戰的能力,估計從裝備乃至戰術運用都和維和部隊有明顯區別。

李正修:“如果所羅門羣島發生動亂的話,通常都是棍棒,了不起就是一般的刀械,很難會有重裝武器出現。如果澳洲(澳大利亞)部隊派過去的話,通常他們應該以輕武器爲主,以能夠達到鎮壓暴亂爲目標。可是如果是解放軍派駐的話,所使用的武器一定是重裝備,派出的軍隊一定以重裝部隊爲主,就是想在南太平洋展現軍力,這當然與維持所國(所羅門)羣島的社會治安的目標背道而馳。”

香港反送中運動盡顯中國軍警殘暴

李正修表示,澳大利亞當局以香港爲鑑,反映了澳方對北京的不信任, 擔心中國當局會把港府應對香港反送中示威的手段照搬到所羅門。

李正修:“香港警察使用非必要警力,甚至逾越警力的暴力手段來驅逐示威者,他們用塑膠子彈去對抗反送中抗議者,甚至有抗議者的眼睛因而受傷失明。所以他們(澳方)就很怕,到時解放軍是否也會用同樣的手段來對抗所國(所羅門)人民?因爲畢竟維和部隊基本上都會謹守紀律,不會過於使用暴力手段。他們(澳方)擔心,你(中方)會把當時對抗香港反送中抗爭的那一套搬到所國來。內部發生問題的話,解放軍是否會用相同的手段對抗所國人民。”

澳大利亞外長佩恩也批評中國和所羅門的協議不透明。她說,澳大利亞和其他太平洋國家對這份“祕密”協議都感到擔憂。

中國外交部則強調,中國在所羅門建立軍事基地的說法是別有用心的人編造出來的。副部長謝鋒28日表示, 中所安全合作公開透明,不針對第三方。他批評某些國家挑動陣營對抗,導致地區局勢緊張:“澳大利亞有什麼資格對2000公里以外的所羅門羣島和萬里之遙的中國劃‘紅線’?這不是侵犯他國主權,干涉別國內政,破壞國際規則,又是什麼?太平洋是區內國家的共同家園,而不是誰家的‘後院’或‘領地’,應該是國際合作的大舞臺。”

謝鋒說,中所簽署的合作框架協議是正常的執法安全合作,符合國際法和國際慣例、符合所方和南太平洋地區共同利益。

記者:高鋒 責編:溫曉平、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