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發展中國家優先” 北京以疫苗換盟友?


2020-10-09
Share
AP_20269430665636.jpg 圖爲,2020年9月24日,由北京科興生物製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CO., LTD.)研發SARS-CoV-2疫苗的注射器在其北京工廠的媒體訪問中展出。(AP)

 

中國宣佈正式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協調的“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承諾在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優先提供給發展中國家。有輿論質疑,北京此舉是出於外交和政治考慮,爲下一輪美中角力作準備。

武漢肺炎疫情處於全球大流行之際,中國週四與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簽署協議,正式加入COVAX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計劃又名爲“新型肺炎疫苗全球獲取機制”,由世界衛生組織等牽頭,目標是2021年底前分發最少20億劑新冠肺炎疫苗,目前已有9種候選疫苗被納入計劃。

 

 

全球疫苗免疫聯盟也希望富裕國家透過預購疫苗,向貧困國家提供財政支援。目前有近170個國家加入這個保障機制,但被視爲在疫苗研發競賽領先的美國和俄羅斯尚未加入。

 

中國目前已有四種新冠病毒疫苗進入第三期臨牀試驗。(AP)
中國目前已有四種新冠病毒疫苗進入第三期臨牀試驗。(AP)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方多個疫苗研發單位具備充足的生產疫苗能力,加入計劃是要以實際行動促進疫苗公平分配,確保發展中國家有平等機會獲取適合、安全和有效的疫苗。華春瑩表示,這是中國一直關注的重點,中方鄭重承諾在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作爲全球公共產品優先向發展中國家提供。

中國外銷疫苗與國內價格懸殊

中國目前已有四種新冠病毒疫苗進入第三期臨牀試驗,並正與40多個國家合作測試疫苗。外界質疑,中國生產的新冠肺炎疫苗內銷與外銷的價格被指相差幾十倍,定價也高於歐美。有媒體甚至報道,出口疫苗價格低至4美元,反而內銷則高達1000元人民幣。

父親死於武漢肺炎的武漢人張海對此感到氣憤。

張海:“我肯定不會打,我不知道這疫苗到底有沒有效,不管它怎麼宣傳我肯定不會相信。畢竟我們國家有錢人和中產是少數,大多數人生活還是很緊張的。我們的總理(李克強)就曾說過,我們中國人月收入1000的人有6億人,所以這1000塊錢是很昂貴的。”


今年一月,張海(右)的父親意外骨折,爲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左)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父親卻因此感染新冠肺炎而病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今年一月,張海(右)的父親意外骨折,爲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左)從廣東送回武漢動手術,父親卻因此感染新冠肺炎而病逝。(張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外交部澄清有關說法並沒有依據。新冠疫苗保障機制曾發表過報告,每劑疫苗價格不應該高於40美元、約相等於270元人民幣。

近期中國在外交上面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圍堵。臺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嚴震生認爲,北京展開疫苗外交是爲下輪美中角力作準備。

嚴震生:“西方國家如果在聯合國提案大概比較難,就是因爲它(中國)可以把第三世界國家、發展中國家都找出來捍衛它的立場。這可以說是它經營的‘啦啦隊’。”

嚴震生說,疫情使中國成爲衆矢之的,也因此無法以高價外銷疫苗。

嚴震生:“如果說,今天大家認爲(新冠肺炎)是來自武漢,你今天終於找到疫苗了,那你應該讓受害者無償或以非常低的價錢拿到。美國或者歐洲一些研發疫苗的藥廠都屬於私人,花了那麼多錢來做研究、做實驗,當然要賺回錢。花錢買疫苗然後送給第三世界國家,這通常在美國比較少做到。中國不一樣,藥廠等等還是在政府掌握當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五月在世衛大會開幕式上曾承諾,中方未來兩年將撥款20億美元支援受疫情影響的國家,並與二十國集團成員一起落實“暫緩最貧困國家債務償付倡議”等措施。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何平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