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血玉”的中国推手

2020-07-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2日,缅甸北部帕敢(Hpakant)玉矿发生大规模塌方,导致至少174名矿工死亡。(推特截图)
2020年7月2日,缅甸北部帕敢(Hpakant)玉矿发生大规模塌方,导致至少174名矿工死亡。(推特截图)

上周四,缅甸北部帕敢(Hpakant)玉矿发生大规模塌方,导致至少174名矿工死亡。近年来,这个全球最大的玉石产地频频发生矿难事故,这里出产的玉石也因此得名“血玉”。中国买家是缅玉产业的顶梁柱,他们无形中也成为这些灾难的推手。本台记者家傲周二专访了国际环保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负责缅甸事务的高级活动人士汉娜·欣德斯特罗姆(Hanna Hindstrom),了解中国在缅玉产业中扮演的角色。

 

 

记者:你能谈谈缅玉产业近年来究竟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吗?

欣德斯特罗姆:具体数字很难说,因为很多事故和死亡人数都被低估甚至忽略了。但我们了解到当地每年都会发生几十起类似事故,特别是在雨季,导致每年都有几十人到几百人因此丧生。最近发生的这起矿难可能造成了至少两百人丧生,意味着它即便不是有史以来最致命的一起事故的话,至少也是其中之一。

记者:你能描述下缅玉开采对这些矿工的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吗,特别是职业病和毒瘾方面?

欣德斯特罗姆:缅玉开采是个非常困难和代价高昂的工作,特别是对那些个体玉矿拾捡者来说。从事故风险和长期身心健康角度来说,这个工作都非常致命。

据我们了解,使用冰毒和海洛因的情况在这些拾捡者中相当普遍。他们使用这些毒品来保持兴奋,以便干活的时间更长,从精神上抵御这些严酷的工作条件,同时注射海洛因来放松心情。尽管我们很难获取准确数据,但有消息指出,大部分玉矿拾捡者可能都有毒瘾。

国际环保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负责缅甸事务的高级活动人士汉娜·欣德斯特罗姆(Hanna Hindstrom)(推特截图)
国际环保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负责缅甸事务的高级活动人士汉娜·欣德斯特罗姆(Hanna Hindstrom)(推特截图)

 

记者:中国买家在这个血腥产业链中又扮演了多么重要的角色呢?

欣德斯特罗姆:他们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中国可以说是缅玉目前唯一的市场,这意味着中国对提升缅玉开采产业的环境有着最为重大的影响。如果中国政府施加了更大的压力,确保在中国出售的缅玉是合法、负责任地开采出来的,情况或许就不会这么糟。但目前看来,当局并没有这么做。大部分缅玉都是走私到中国的,所以这条供应链中每个环节都存在非法活动。

记者:因为中国对进口翡翠原石征收近34%的高昂关税,很多中方买家都选择走私,那么中缅两国间的玉石走私规模究竟有多大呢?

欣德斯特罗姆:同样,我们很难获取准确的数据,因为这是一个灰色经济。但据我们从一些业内知情人士了解到的信息来看,五成到八九成的缅玉都是走私到中国的,尤其是高档缅玉。相对于支付缅甸和中国的多项关税,把这些高档玉石走私到中国并在那里贩卖显然更赚钱。

记者:中国政府意识到这些缅玉造成的人间悲剧了吗?当局是否采取了措施,从需求侧改善缅玉产业环境呢?

欣德斯特罗姆:我认为中国政府理应意识到这个问题,无知不该是个借口,因为“全球见证”这样的国际组织以及缅甸当地的记者、公民社会和草根组织都翔实地报道了缅玉产业。

不幸的是,我们还没有看到中国在应对这条供应链的需求侧暴露出的问题上取得实质进展。当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近年来开展了一场反腐运动,我们认为这对缅玉产业产生了影响。当局对一些政府高官受贿收受缅玉的行为进行了调查。但除此之外,我们还尚未发现北京当局对负责任地开采和采购缅玉方面给予足够重视。

记者:北京当局可以采取哪些实际措施来应对这个跨国问题呢?

欣德斯特罗姆:第一,北京当局应该提高对缅玉供应链的管控,并出台有效法律法规,要求所有在国内出售的缅玉必须是通过合法、合乎道德的、负责任的、不会引发冲突的方式采购的。

第二,当局可以进一步打击缅玉走私行为,而这实际上对当局有利,因为我们知道缅玉走私滋生了国内的腐败、逃税等种种现象。

第三,当局应该切实调查那些已知的、与缅玉开采利益直接挂钩的中方公司和个人,而我们此前已经识别出了这些实体。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