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雨季闹旱灾 祸首是中国?


2020-04-16
Share
hj0416.jpg 变态辣椒:中国造成湄公河生态危机
Photo: RFA

美国水资源监测机构“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日前针对湄公河流域水流量发表的报告中显示,中国称为澜沧江的湄公河下游流域在雨季遭遇最严重干旱的原因,与中国在上游修建大坝有着直接关系。

“当上游的一系列大坝建成后,湄公河的自然水流量已经不是由卫星数据来测量,而是由大坝释放的水量来评估。”

“地球之眼”主席、报告的联合作者贝斯特(Alan Basist)这样说道。

 

 

正在“消失”的湄公河

贝斯特和同事威廉姆斯(Claude Williams)利用1992年至2019年的卫星数据和泰国清盛每日的河水深度数据,来对比湄公河上游的十一座中国水坝在建成前后的水流量,发现水坝限制上游流量,继而改变了河流自然水流,并在2019年的雨季造成极为戏剧化的一幕——湄公河上游中国境内部分降雨和融雪增多;湄公河下游水位却达到历史新低。受低水位影响的湄公河下游国家去年遭受了严重干旱。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早前发布的相应报告提到,如果中国的水坝没有限制水流量的话,那么泰老边境的湄公河沿岸区域将自去年四月至今,经历高于平均水平的流量。

靠水谋生的人怎么办?

报告作者、史汀生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艾博(Brian Eyler)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自中国30年前开始发展水利工程以来,湄公河下游出现干旱的情况越发频繁,依靠这条“母亲河”为生的人们蒙受严重的损失。

“老挝自身的水坝因为中国筑坝拦水而无法达到发电目标;柬埔寨的农业生产丶整个湄公河的渔业受到伤害。这些负面影响已经从个别区域延伸至国家层面。”

湄公河是亚洲第七长河,全长4,350公里,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流域涵盖中国云南省(中国境内称澜沧江),还有泰国、缅甸、老挝等多个国家,养育超过六千万人。

中国在湄公河上游造坝导致下游水流量减少。图为泰国境内的一段湄公河河床暴露在外。(美联社)
中国在湄公河上游造坝导致下游水流量减少。图为泰国境内的一段湄公河河床暴露在外。(美联社)

湄公河生态系统遭遇浩劫

一名生活在湄公河流域的泰国的渔夫曾告诉位于美国的东南亚新闻网站“博纳新闻”(BenarNews),河水不足的程度已经达到“能看到河床”的地步。

英国广播公司2018年也发表过一篇关于湄公河流域生态的调查报道,讲述中国的湄公河航运项目给当地人文和生态环境带来浩劫。鉴于中国的水坝控制水位,导致潮汐不断变化,破坏急流区的生态系统,威胁当地各种动植物的生存繁衍。

报道形容,中国地缘政治的力量大到可以改变自然。

目击者:那片土地寸草不生

对于这样的情况,一名要求匿名的曾在中国相关政府部门任职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他跑遍老挝和柬埔寨,看到中国令人发指地掠夺当地资源。

“水位的下降又催生了另一个产业,就是采河沙和淘金。中国在老挝丶柬埔寨和泰国有很多援建项目,需要砂石料,像高棉集团这样的中国人控制的公司就开采后卖出去。淘金利润更高。中国企业采的一大部分黄金瞒报当地,再走私回中国。”

他补充道,中国公司为省钱而使用极为粗暴的方式在柬埔寨的原始雨林里挖溶矿池。

“直接在土坑里铺上塑料布就开始溶矿至与地面持平。一下暴雨溶矿液就泄露,那一片雨林周围寸草不生。中国还会借探矿之名把珍贵木材全部砍掉运回中国,再种上橡胶树,美其名曰帮助扶贫,产出的橡胶却被中国低价收购。一旦种了橡胶树,周围的土地就会变得贫瘠。”

这位知情人士特别讲到,中国建坝的初始目的只是为了抢夺和开发湄公河上游的资源。10年后,随着大国崛起的战狼思维出现,中国官方就用这些电站来控制下游,并以援建名义修桥修路,以便满足中国所谓的战略需求。

“例如根据他们的需要放水,让中国的船刚好可以顺流而下,实现一带一路,而水位又不够下游的船逆流而上。”

变态辣椒:习近平式睦邻合作
变态辣椒:习近平式睦邻合作

中国的水利外交

史汀生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艾博向记者表示,中国在对湄公河水源的控制上抱着极大野心。

“在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国内的用电需求迅速增长。湄公河正好是水利发电项目的最佳选择。如此短视的计划让部分人获益的同时,也使湄公河下游国家无论在外交还是环境上都处于弱势。”

艾博还分析说,中国政府将水视为主权资源而不是共享资源。由于中国从不公开储水数据,信息的不透明造就了中国与受旱国家共患难的形象,同时也为澜沧江-湄公河合作计划打下基础。

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2月在老挝参加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五次外长会议,回应关于中国建坝导致湄公河下游干旱的质疑时,强调尽管也受旱情影响,中国还是尽力放水,舒缓下游旱情。

专家:正值干旱才要放水

致力于环保的中国非营利组织横断山研究会会长杨勇告诉本台说,中国西南地区,包括澜沧江流域和东南亚的干旱气候正在进入常态化模式。

他承认,按照正常的运行规律来讲,上游水坝确实是要在干旱季节放水扩容。

“因为要迎接汛期的洪峰,要腾出一定的防洪库容,来接纳进入汛期以后的这个洪水。没有必要蓄那么多水,蓄多了不流出一定的扩容出来的话,汛期来了以后就起不到防洪的作用。”

放水等于丢钱?

然而,旅居德国的着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提出,中国水坝控制水量还带有钱的因素。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各地工厂停工的情况减少了全国用电量,水电站不用发电就自然开始蓄水。

他说:“普通人看到的是水,对于水电站来说那个水就是钱。把水往下放等于把钱丢到水里。”

你的?我的?还是他的?

王维洛博士批评中国对河流的利用和环境的认识极为短视。

他举例说:“泰国人和中国人对河流与人的关系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泰国渔民打的鱼够今天吃的话,他就不打了,他要保护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性。中国的话,他看到这个鱼,就恨不得今天就把这个鱼打光了。他担心明天这个鱼可能就不是我的了。对中国来说,他一直觉得这个水在我这,就是我的。”

值得注意的是,湄公河作为一条国际河流,相关国家并没有制定跨越国境河流的国际公约。虽然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等下游国家共同组织了旨在解决水资源问题的湄公河委员会(The Mekong River Commission),中国却拒绝加入,只是表示愿意担任对话伙伴。

不过,外界早就注意到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快速建坝的举动。美国不止一次表达了对中国阻断下游国家的重要水源,试图主宰下流水源控制权的担忧。

持续监测丶透明信息能带来改变

在被问道国际社会应如何阻止中国在湄公河实施侵略性计划时,史汀生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艾博(Brian Eyler)建议,独立的监测机构应该持续发布与湄公河相关的数据和研究成果,湄公河流域下游国家或机构也可以采用类似模式来应对水资源分布不均的现象。

他特别用美国驻华大使馆多年前坚持监测及公布北京空气质量一事,来说明第三方透明信息的重要性。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