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贫困国家遭中国追债 被推向崩溃边缘

2023.05.30 13:49 ET
外媒:贫困国家遭中国追债 被推向崩溃边缘 肯尼亚的建筑工人正在将穿过内罗毕国家公园一角的铁路建设完工。这是中国在该国建设铁路系统的部份项目。
美联社资料图片

今年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十周年,发展中国家因参与相关项目而落入中方债务陷阱的问题也日趋受到国际舆论关注。有美国媒体披露,由于中国正向发展中国家追讨债务,导致巴基斯坦、肯尼亚、老挝等世界最贫困的国家被推向崩溃的边缘。

美联社5月18日的调查报导指出,目前全球有十多个贫困国家,包括赞比亚、肯尼亚、老挝、巴基斯坦、蒙古等,因为上百亿美元的外国贷款难以偿还而正面临经济不定甚至濒临破产。相关债务的部分贷款利息已榨干借贷国的外汇储备,或只剩几个月外汇存底。而这些国家高达50%外国贷款来自中国,超过三分之一的政府税收用来还债。其中,赞比亚和斯里兰卡已经宣告破产,连利息都无力偿还。

这些贫困国家落入债务陷阱的主因是,中国有许多台面下的空壳借贷,借贷条款不公,且中国不愿宽限贷款期限,对借贷金额、条款极为保密,使得其他债权国难以介入提供帮助。

该报导指出,协助美联社调查的相关机构AidData执行长派克斯(Brad Parks)追踪中国借贷行为,并发现有两大陷阱:北京会要求借贷国把现金存入隐藏的第三方托管帐户,让中国得以在借贷国停止支付利息时直接拿走款项,并在其他债权国不知情下,成为借贷国必须首先还款的放贷方。此外,北京借出上百笔世界银行不知情的贷款。当时中国正透过“一带一路”大撒币,进一步导致贪腐严重的借贷国债台高筑。

美联社提及,中国还设置空壳公司,进行台面下的放贷行动。例如,赞比亚透过空壳公司向中国两家银行借了15亿美元建造大型发电水库,却找不到相关纪录。派克斯说:“在88个国家中,至少有3850亿美元的中国债务是被隐藏或未申报的。”

台湾的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在借贷给这些国家时,早就预估有还不出利息和本金的可能性,早做了保本的预防措施。中国并不是真正想扶植他们,要求借贷国家把现金存入隐藏的第三方托管帐户,对借贷国来讲,中国是采取一个比较不信任的作法。”

斯里兰卡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该国缺少资金进口基本的生活物资。图为首都可伦坡的菜贩3月8日在大街上等待顾客。(路透社图片)
斯里兰卡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该国缺少资金进口基本的生活物资。图为首都可伦坡的菜贩3月8日在大街上等待顾客。(路透社图片)

学者:“一带一路”是中国拉拢第三世界的债务陷阱 

林廷辉说,“一带一路”本来就是“钱坑”,中国为了拉拢“第三世界”,并不是带给当地经济繁荣模式。这些国家状况本来就不好,疫情三年经济衰退,俄乌战沿线国家变贫穷。中国以往用金钱外交拉拢,此时中国经济不好,就跟这些国家讨债而非免除债务。

林廷辉表示,“一带一路”相关计划不透明,还会助长贪污腐败的情事发生,这也是各界诟病的问题:“并不是协助这些国家不好,而是你做的事跟国际援助计划开发透明度有差距。中国自讨苦吃,疫情后经济状况出问题,这些国家连带受累,应该到最后可能必须由世界银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来帮忙擦屁股,给国际社会增加困扰,过去已有案例。”

台湾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钟志东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麻烦的是,以前债权国可进行国际协调,但中国和这些国家之间的债务是黑箱作业、並不透明。

中国经济“政治化”   债务黑箱陷危机

钟志东表示,北京提《全球发展倡议》强调,要在发展为核心下,达到“减贫脱贫”目标。如今,这些中国制造的国际债务危机正是对此倡议的最大讽刺。中国将经济政治化,好大喜功,欠缺财经专业考量,大肆放款推动基础建设,也坐实西方国家对中国“经济掠夺者”与“ 经济胁迫”的指控。其结果是,中国不仅对外造成国际债务危机,对内自己从中央到地方也都承受由此连带的国内债务危机。

巴基斯坦在今年初面粉价格大涨,图为民众抢购得到售价津贴的面粉。(美联社资料图片)
巴基斯坦在今年初面粉价格大涨,图为民众抢购得到售价津贴的面粉。(美联社资料图片)

钟志东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当初不断提醒,中国放款‘一带一路’,在沿线国家建高铁、水坝、高速公路等要有经济效益评估,且应要让投资能在国内经济产生良性循还,而不是借钱盖高铁,引进中国劳工、设备,国内经济无法受到投资正面循环。”

钟志东还说,如今七大工业国集团(G7)也批评中国以“一带一路”设下债务陷阱。习近平的作法如同毛泽东五零年搞“大跃进”,“超英赶美”,以政治命令挂帅,打肿脸充胖子。如今中国缺钱,向欠债国家催债导致这些贫穷国家濒临破产,这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与影响力将有严重负面影响。

记者:夏小华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