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債務外交到自貿協議 -- 中國非洲新戰略

2021.01.05 15:47 ET
從債務外交到自貿協議 -- 中國非洲新戰略 2019年10月17日,中國商務部部長鐘山與毛里求斯駐華大使李淼光分別代表兩國政府在北京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毛里求斯共和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
(中國駐毛里求斯大使館網站)

新年伊始,中國與非洲國家的外交關係似乎越來越密切:中國與島國毛里求斯的自貿協議生效、外長王毅新年出訪非洲五國、中國公司獲得吉布提港的3.5億美元投資項目等等。學者分析,隨著中國在非洲影響力的擴大與加深,美國需要重新思考對非戰略。

中國在非洲的首個自貿協議

非洲大陸的東方、印度洋上人口不到一百萬人的小國毛里求斯共和國,成爲第一個與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非洲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毛里求斯共和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在去年底籤屬,今年1月1日生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1月5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非洲自貿區的啓動、及中毛自貿協定的實施,爲中非合作帶來新的機遇。

“我們願繼續支持非洲自貿區建設並同非洲國家探討中非自貿合作,擴大非洲商品對華出口,爲中非合作轉型升級注入新的動力。”華春瑩說。

分析認爲,中毛自貿協議將成爲未來中國與非洲其他國家簽署自貿協議的樣本;自貿協議更可能是中國在非洲戰略的新形式。

長期關注非洲議題的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Institute)學者詹姆斯·巴尼特(James Barnett)告訴本臺,過去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以海外借貸爲主要驅動,但近幾年有所縮減。

“如今,(籤屬)自由貿易協定似乎成了中國經濟戰略的一環,以此增強在非洲大陸的影響力。” 巴尼特說,“這也是爲什麼中毛自貿協定如此關鍵的原因,雖然毛國的經濟規模相對小,但它在印度洋有獨特戰略位置,更是能成爲中國出口至非洲的跳板。”

毛里求斯不僅往西眺望非洲大陸,往東更看向巴基斯坦、斯里蘭卡,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又一塊重要拼圖。

2020年7月31日,駐毛里求斯使館與毛里求斯衛生和健康部共同舉行中國援毛抗疫物資交接儀式。(中國駐毛里求斯大使館網站)
2020年7月31日,駐毛里求斯使館與毛里求斯衛生和健康部共同舉行中國援毛抗疫物資交接儀式。(中國駐毛里求斯大使館網站)

王毅新年出訪非洲五國

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4日至9日出訪非洲五國,由西非至東非,走訪尼日利亞、剛果(金)、博茨瓦納、坦桑尼亞,再到島國塞舌爾。這也中國外長連續第31年新年首訪選擇非洲。

王毅說,中非友誼在2020年的疫情考驗中得到昇華,中國不僅協助抗疫,還與非洲12國簽署緩債協議,減免15國到期無息貸款。他形容中非合作是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金名片”。

美國對外政策理事會(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資深中國研究員馬佳士(Joshua Eisenman)剛出版了中文版的《中國與非洲: 一個世紀的交往》一書。他告訴本臺,中國的外交部長三十多年來都把新年的首訪選在非洲大陸,在某種程度上顯示了中國非洲政策的優先程度,也讓這塊歷史上長期被剝削的非洲大陸感受到被重視與尊重。

按照中國官方的最新數據,過去20年,中國幫非洲修建超過6000公里鐵路、6000公里公路,建設近20個港口和80多個大型電力設施。中非貿易額增長了20倍,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增長了100倍。

巴尼特說,中國看準非洲亟需的基礎建設需求,透過大量的借貸補貼,提供他們聲稱更便宜的基礎建設發展,正是中國模式吸引非洲國家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中國“假裝自己是務實的合作伙伴”,稱自己不會干涉非洲政治。這與歐美國家的援助項目都常附帶著政治體系透明與改革、價值觀主導的外交政策不太一樣。

“中國在非洲答應一種國家主導式、不帶任何政治上自由化或民主化前提的快速開發;但事實是,中國一直試圖在非洲推廣威權政體模式。”巴尼特說。

招商局要在吉布提打造東非“蛇口港”

中國軍艦離開廣東湛江港口前往吉布提。(法新社)
中國軍艦離開廣東湛江港口前往吉布提。(法新社)

12月29日,中國最大的港口運營商招商局剛在東非吉布提港,簽署了價值3.5億美元的投資協議。招商局的聲明說,計畫在這裡複製深圳蛇口港的模式,並踐行國家“一帶一路”發展倡議和招商局集團海外業務發展戰略。

“吉布提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說明了中國的軍事戰略目標、強大的外交工作、以及雄厚的商業投資是相輔相成。” 巴尼特說,吉布提港口是通往紅海的重要門戶。2017年,中國在吉布提設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就曾導致包含美國在內多國的緊張。

2018年底,特朗普政府發佈任內首份非洲戰略,就曾指責中國利用“賄賂”、“不透明的協議”和“債務”手段控制非洲,並譴責中國企業腐敗橫行,不符合美國發展計劃所要求的環境和道德標凖。

在馬佳士看來,美國新政府應該調整這種以“對抗中國”作爲出發點的非洲戰略。

“(美國)不應該是爲了對抗中國,才把非洲列爲優先事項。美國必須建立自己與非洲相處的模式與關係,比如接待非洲領導人、在疫情大流行時與非洲國家互動等等。”

他提醒,美國的非洲政策若籠罩在對抗中國的思路之中,將無法成功。

“你不能靠複製一個美版一帶一路協議去跟中國競爭,那不是我們該做的。” 馬佳士說。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