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罕见公布国安指南 中国是“最大地缘政治挑战”

2021-03-04
Share
拜登罕见公布国安指南   中国是“最大地缘政治挑战” 拜登罕见公布国安指南 中国是“最大地缘政治挑战”
RFA制图

美国白宫国安会3月3日罕见地公布拜登政府的《过渡国家安全战略指南》,将中国视为“威胁”。同日,国务卿布林肯也发表外交政策讲话,将对抗中国视为八大外交优先事项之一,他还说美中关系是“本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中国外交部也就此做出了回应。

官方文件定中国为“威胁” 、“竞争对手 ”  

上任不满两个月,美国国安团队正在对外释放信息——外交政策的核心议题是中国。

白宫国安会3日下午罕见地公布拜登政府的《过渡国家安全战略指南》(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下称“指南”)。这份24页的“指南”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份分析美国当前面临的威胁,第二部份则进一步说明如何应对。

“指南”中提到最多的国家就是中国,共15次,远高于俄罗斯的5次、伊朗 4 次、朝鲜2次。

“指南”把中国视为“新威胁”,并写道,“我们必须应对一个现实,那就是在世界各国的权力分配格局中,中国正迅速变得更加独断。它(中国)是有可能将其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相结合,对稳定而开放的国际体系提出持续挑战的唯一竞争对手。”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当日稍早发表上任后首场外交政策演说时,也与白宫的“指南”相互呼应,他说,“我们将处理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即美国与中国的关係。”

布林肯列出外交八大优先工作事项,包含对抗新冠疫情、改善经济、重建民主、改革移民制度、重振与盟友关系、气候变迁议题、确保美国科技领导地位、以及对抗中国。中国是唯一被他列入优先工作事项的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布林肯的说法时,回应称“对话总比对立好,合作总比对抗强”。他语气放软,称期待“按照两国元首通话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但同时重申“中方在涉疆、涉港、经贸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

拜登首份国安战略指南 表态支持台湾、香港、新疆和西藏(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拜登首份国安战略指南 表态支持台湾、香港、新疆和西藏(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拜登抗中三方向     特规拜随但有调整

在如何应对中国挑战上,“指南”提供了三大方向。首先是强化自身优势,“美国要战胜更加独断和专制的中国,最有效的长远方法在于投资于我们的人民、经济和民主。并通过恢复美国的信誉和全球领导地位,确保是美国而不是中国来设定国际议程。”

第二是在面临美国利益或价值观遭中国威胁时做出应对。“指南”在此提到中国不公平及非法的贸易、网路窃盗行为、确保供应链安全、航行及飞行权以及对台湾等民主盟友的支持,还强调将在香港、新疆、西藏议题上与盟国一起捍卫民主与人权。

最后则是在特定议题上与中国务实合作,减少误判风险。“指南”点明了气候变迁、全球公卫及军备控制防止核扩散等是可以与中国合作的领域。

前美国国防部部长室策略师及中情局分析师、现任职于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的科马特(Matthew Kroenig)告诉本台,将中国定义为“威胁”与“竞争对手”,是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时期中国政策的延续;不过,在应对方式上却针对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做了调整。

“尽管拜登政府也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但它并没有像前任政府那样以零和的方式看待中国,而是强调了潜在的合作渠道。”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庄宛桦(Jessica Drun)告诉记者,拜登政府更加重视美国在世界舞台的领导力,这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有明显不同。

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国防研究主任的郭瑞安(Eric Gomez)则说,他认为拜登政府提出这种既要把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又要合作的想法听起来很理想,“实践上将非常困难。”

“我会很好奇观察具体怎么运作。过去确实也有前例,美国能在冷战中与苏联在核军备控制等问题上进行了一定的合作。”



罕见公布国安指南    目的为何?

美国总统上任后通常有几份重要的国安战略文件发布,为新政府的国安外交政策确立方向。最受瞩目的是在上任约一年内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书》。特朗普时代在2017年12月发布,紧接在2018年1月公布《国防战略报告》、2018年2月发布《核态势评估报告》(Nuclear Posture Review)等。

前美国国防部部长室策略师及中情局分析师、现任职于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科马特(Matthew Kroenig)说,在上任不满两个月即公布《过渡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是非常罕见的作法。

“据我们所知,奥巴马时期2009年春季曾有过国家战略指南,但并未对外公布。拜登公布指南是试图给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传达信息,哪些是总统的优先要务,而非等待一整年才看到正式的白宫国家安全战略。” 科马特提到。

“拜登政府急于打破特朗普时期的一些做法。”郭瑞安(Eric Gomez)分析,这份“指南”的公诸于世,不仅在于拜登政府想要避免2017年特朗普政权过渡时期,外界对于政府政策不明的猜测阶段,也在为其它正在撰写战略的美国国安部门提供清楚的指导方针。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