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官员:中国渗透联合国等国际机构 挑战国际秩序

2024.04.10 14:22 ET
前美官员:中国渗透联合国等国际机构 挑战国际秩序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小组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听证会上表示,尽管中国对联合国的财政捐款仍然相对较少,但中共已经利用对联合国系统的操纵为其谋取自身利益,包括使自己免受侵犯人权的国际批评。
视频截图/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中国对联合国的"恶意影响",包括通过专制手段实现多边主义、利用经济援助向发展中国家施压等,是华盛顿长期关注的议题。多位美国前官员本周三表示,这种"恶意影响"使中共能够逃脱责任,隐瞒重要信息,并操纵成员国的立场。

面对中国对联合国等国际机构日益施加的“恶意影响”,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本周三(4月10日)举行小组听证。委员会小组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开场直言:“中共不仅仅寻求主导国际秩序,还寻求取代它。……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通过参与联合国,掌握了颠覆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艺术。”

中国目前是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分摊国,所分摊比例约为15%,仅次于美国的22%,远高于排在第三的日本的8%。据联合国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总计缴纳4亿9000余万美元的联合国常规会费。

史密斯主席警告说,尽管中国对联合国的财政捐款仍然相对较少,但中共已经利用对联合国系统的操纵为其谋取自身利益,包括使自己免受侵犯人权的国际批评。

曾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的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Andrew Bremberg),目前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他周三告诉委员会,世卫组织(WHO)艰难推进对中国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正是中国“恶意影响”联合国的有力证据之一。

他还表示,中国公民担任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ITU)期间,中国利用这一职位推行更加专制的互联网治理模式,并在全球市场上支持华为等企业和技术。以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为市场准入条件的中国,还企图夺取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这一职位,但受到了美国的强烈反击。

他说:“总而言之,如果美国要参与联合国机构,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我们应该努力制定议程并寻求领导职位,或推荐来自志同道合国家的候选人。美国可以与盟友密切合作,协调立场和投票策略,共同推动联合国机构改革,确保透明度和问责制。”

曾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的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Andrew Bremberg)周三告诉委员会,世卫组织(WHO)艰难推进对中国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正是中国"恶意影响"联合国的有力证据之一。(视频截图/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曾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的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Andrew Bremberg)周三告诉委员会,世卫组织(WHO)艰难推进对中国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正是中国"恶意影响"联合国的有力证据之一。(视频截图/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前美国驻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代表凯利·柯里 (Kelley Currie) 表示,中国在多边机构中的立场表明,中共的明确目标是系统性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秩序。

她说:习近平野心勃勃地要重塑二战后的全球架构,并对其进行调整以适应中共的统治。习近平思想植根于极权主义,与《联合国宪章》、《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其他支柱性规范框架背道而驰。但在联合国,中国却声称这些想法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怎么可能?”

柯里还指,中国积极谋求在国际刑警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和粮食及农业组织等联合国重要机构的职位,并通过贿赂来赢得选举。此外,中国还向联合国施压,以阻止人权活动人士发声。她透露,在协调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qun Eysa)进入联合国总部参加论坛时,她被告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每天都给秘书长打电话反对,并大喊大叫,声音大到外部办公室也能听到。

美国国务院前国际组织事务副助理国务卿苏珊娜·诺塞尔 (Suzanne Nossel)告诉立法者,中国正在利用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来平息国际社会对其台湾政策的批评。此外,她还警告说,中国部署的联合国维和人员数量比其他常任理事国的总和还多,且仍在寻求填补维和相关职位,使得联合国机构为中国解放军提供了在外部环境实地作战的宝贵经验。

记者:经纬    责编:李亚千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