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挝、越南等亚洲共产政权正在改变统治模式

A commentary by David Hutt
2023.11.27 16:06 ET
中国、老挝、越南等亚洲共产政权正在改变统治模式 中国与老挝、越南等东盟国家国旗
美联社图片

本台英语组11月26日发表评论文章,关注中国、老挝、越南等亚洲共产政权的统治模式正在出现变化。文章作者大卫·赫特(David Hutt)是中欧亚洲研究所(Central 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 研究员及《外交官》杂志的东南亚专栏作家。

文章指出,1980年代初期,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1986年,越南共产党及老挝人民革命党分别提出革新(Doi Moi)及新经济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而中国、越南及老挝在拥抱市场经济数年后,开始尝试规范机构和代际之间的权力分配。这三个共产党国家采取的都是不成文规定:不仅对总统、党魁、总理以及议会首脑之间的权力进行划分,也限制高级官员的任期和退休年龄。 高级领导人不得留任超过两届,如在越南,领导人年过65岁就要辞职;中国则是68岁。

几十年来,这些规范一直有效。 但现在的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在中国,习近平在2018年废除任期限制,进入第三任期后成为终身国家主席,并已经70岁。除非北京高层发生政变(去年流传相关谣言),否则就不可能会有其他人可以取代他。

在越南,79岁的阮富仲担任越共中央总书记已进入第三个任期。此人不仅多次违反退休年龄限制的规定,还在2018至2021年同时担任国家主席一职,此举也明显违背该国最高领导层的四权分立原则。目前尚不清楚阮富仲是否已找到一位值得信赖的继任者,能在 2026 年接任他的位置。(新华网:越南领导层素有”四驾马车”之说,即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和国会主席。)

2023年9月10日,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在位于河内的越共中央委员会总部会见美国总统拜登后向媒体发表讲话。(Luong Thai Linh/Pool Photo via AP)
2023年9月10日,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在位于河内的越共中央委员会总部会见美国总统拜登后向媒体发表讲话。(Luong Thai Linh/Pool Photo via AP)

债务堆积

在老挝,这些不成文规定相对比较落实。但 2022 年末,57 岁的宋赛·西潘敦(Sonexay SIPHANDONE)成为总理,似乎为其王朝统治开了头。宋赛是老挝人民革命党前主席兼国家主席坎代·西潘敦(Khamtai Siphandone)的儿子。而这仅是前朝遗祸的一半,实际情况更糟。老挝年迈的共党官员所积欠的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0%。如果再加上其他债务,数目可能更高。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老挝的偿债支出相当于国内收入的 61%,比例相较2017年只有 35%。而教育和卫生健康方面的公共支出占 GDP的比例,则从2017年的4.2%,下降到2.6%。不仅公务员的工资多年来几乎没有上涨,老挝政府也不会把钱投资在大众需要的社会服务方面。此外,教师短缺和公立学校质量堪忧,也是民众对政府诸多不满的来源之一。而持续的通货膨胀危机及本国货币面临崩溃,更加剧了人民的绝望情绪,导致大量年轻人离开老挝。

2023年9月7日,老挝总理宋赛·西潘敦出席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东亚峰会,这是第43届东南亚国家联盟 (ASEAN) 峰会的一部分。(Yasuyoshi Chiba/Pool/AFP)
2023年9月7日,老挝总理宋赛·西潘敦出席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东亚峰会,这是第43届东南亚国家联盟 (ASEAN) 峰会的一部分。(Yasuyoshi Chiba/Pool/AFP)

大学毕业生供给过剩

文章援引英国广播公司最近的有关统计,老挝有大约38.7% 、年龄介于18 至 24 岁的人没有接受过教育、就业或培训,这一比例居东南亚之冠。越南的这一比例在2010年高达8%,,去年更超过 11%。而中国5 月份的城镇青年的失业率,则从两年前的15.4%,上升至 21%。

此外,中国和越南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人供过于求。年轻人找不到能与其昂贵教育投入相匹配的工作。根据越南最近的相关统计,在该国南部经济中心胡志明市,只有1/5的职位空缺在招聘拥有大学学位的人。而有约85% 的潜在求职者都是大学毕业生。

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则指出,中国的”躺平”文化——年轻人只求干最少的活,凑和过日子——也来到了越南。人们无精打采,因为他们的工资跟不上生活成本和房价上涨的步伐,同时也对卑微的工作感到厌倦。报道引用的数据包括,“今年上半年,胡志明市的平均家庭收入约为每月1500 万越南盾(618 美元),而一橦公寓的平均价格为55至60亿越南盾( 20.6至-24.7万美元),是平均年薪的30多倍。”

与此同时,这些共产国家却声称,决心建立适当的福利国家。但所谓福利制度的承诺是为了谁呢?到了2035年,中国将有1/3的人口为60岁及以上族群;越南也将在2035年前进入”老龄社会”(Aged Society)。

年轻人税负更大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越南的“人口机会窗口”(Demographic Window of Opportunity)到 2042 年将会关闭,社会进入“未富先老”的状态。越南的人均GDP仅3,750美元,而中国的人均GDP为12,500美元。有鉴于此,这些共产主义政府(尤其是老挝)专注以基建为主导的短平快发展模式,以提升GDP的做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虽然中国的经济成长有目共睹,但其副作用是债务螺旋式上升,并且要由年轻人和未出生的一代偿还。

文章还指出,在中国、老挝和越南这三个共产政权国家中,年轻人未来的税务负担将越来越沉重,而老年人的福利制度成本将越来越高。其中,习近平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没有体现年轻人的诉求,尤其是如果中国与台湾及美国发生战争,年轻人将不得不为国而战。

(本篇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自由亚洲电台的立场。)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