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撾、越南等亞洲共產政權正在改變統治模式

A commentary by David Hutt
2023.11.27 16:06 ET
中國、老撾、越南等亞洲共產政權正在改變統治模式 中國與老撾、越南等東盟國家國旗
美聯社圖片

本臺英語組11月26日發表評論文章,關注中國、老撾、越南等亞洲共產政權的統治模式正在出現變化。文章作者大衛·赫特(David Hutt)是中歐亞洲研究所(Central 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 研究員及《外交官》雜誌的東南亞專欄作家。

文章指出,1980年代初期,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1986年,越南共產黨及老撾人民革命黨分別提出革新(Doi Moi)及新經濟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而中國、越南及老撾在擁抱市場經濟數年後,開始嘗試規範機構和代際之間的權力分配。這三個共產黨國家採取的都是不成文規定:不僅對總統、黨魁、總理以及議會首腦之間的權力進行劃分,也限制高級官員的任期和退休年齡。 高級領導人不得留任超過兩屆,如在越南,領導人年過65歲就要辭職;中國則是68歲。

幾十年來,這些規範一直有效。 但現在的情況卻發生了變化。

在中國,習近平在2018年廢除任期限制,進入第三任期後成爲終身國家主席,並已經70歲。除非北京高層發生政變(去年流傳相關謠言),否則就不可能會有其他人可以取代他。

在越南,79歲的阮富仲擔任越共中央總書記已進入第三個任期。此人不僅多次違反退休年齡限制的規定,還在2018至2021年同時擔任國家主席一職,此舉也明顯違背該國最高領導層的四權分立原則。目前尚不清楚阮富仲是否已找到一位值得信賴的繼任者,能在 2026 年接任他的位置。(新華網:越南領導層素有”四駕馬車”之說,即越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政府總理和國會主席。)

2023年9月10日,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在位於河內的越共中央委員會總部會見美國總統拜登後向媒體發表講話。(Luong Thai Linh/Pool Photo via AP)
2023年9月10日,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在位於河內的越共中央委員會總部會見美國總統拜登後向媒體發表講話。(Luong Thai Linh/Pool Photo via AP)

債務堆積

在老撾,這些不成文規定相對比較落實。但 2022 年末,57 歲的宋賽·西潘敦(Sonexay SIPHANDONE)成爲總理,似乎爲其王朝統治開了頭。宋賽是老撾人民革命黨前主席兼國家主席坎代·西潘敦(Khamtai Siphandone)的兒子。而這僅是前朝遺禍的一半,實際情況更糟。老撾年邁的共黨官員所積欠的國債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20%。如果再加上其他債務,數目可能更高。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老撾的償債支出相當於國內收入的 61%,比例相較2017年只有 35%。而教育和衛生健康方面的公共支出佔 GDP的比例,則從2017年的4.2%,下降到2.6%。不僅公務員的工資多年來幾乎沒有上漲,老撾政府也不會把錢投資在大衆需要的社會服務方面。此外,教師短缺和公立學校質量堪憂,也是民衆對政府諸多不滿的來源之一。而持續的通貨膨脹危機及本國貨幣面臨崩潰,更加劇了人民的絕望情緒,導致大量年輕人離開老撾。

2023年9月7日,老撾總理宋賽·西潘敦出席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的東亞峯會,這是第43屆東南亞國家聯盟 (ASEAN) 峯會的一部分。(Yasuyoshi Chiba/Pool/AFP)
2023年9月7日,老撾總理宋賽·西潘敦出席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的東亞峯會,這是第43屆東南亞國家聯盟 (ASEAN) 峯會的一部分。(Yasuyoshi Chiba/Pool/AFP)

大學畢業生供給過剩

文章援引英國廣播公司最近的有關統計,老撾有大約38.7% 、年齡介於18 至 24 歲的人沒有接受過教育、就業或培訓,這一比例居東南亞之冠。越南的這一比例在2010年高達8%,,去年更超過 11%。而中國5 月份的城鎮青年的失業率,則從兩年前的15.4%,上升至 21%。

此外,中國和越南受過大學教育的年輕人供過於求。年輕人找不到能與其昂貴教育投入相匹配的工作。根據越南最近的相關統計,在該國南部經濟中心胡志明市,只有1/5的職位空缺在招聘擁有大學學位的人。而有約85% 的潛在求職者都是大學畢業生。

香港《南華早報》的報道則指出,中國的”躺平”文化——年輕人只求幹最少的活,湊和過日子——也來到了越南。人們無精打采,因爲他們的工資跟不上生活成本和房價上漲的步伐,同時也對卑微的工作感到厭倦。報道引用的數據包括,“今年上半年,胡志明市的平均家庭收入約爲每月1500 萬越南盾(618 美元),而一橦公寓的平均價格爲55至60億越南盾( 20.6至-24.7萬美元),是平均年薪的30多倍。”

與此同時,這些共產國家卻聲稱,決心建立適當的福利國家。但所謂福利制度的承諾是爲了誰呢?到了2035年,中國將有1/3的人口爲60歲及以上族羣;越南也將在2035年前進入”老齡社會”(Aged Society)。

年輕人稅負更大

根據世界銀行統計,越南的“人口機會窗口”(Demographic Window of Opportunity)到 2042 年將會關閉,社會進入“未富先老”的狀態。越南的人均GDP僅3,750美元,而中國的人均GDP爲12,500美元。有鑑於此,這些共產主義政府(尤其是老撾)專注以基建爲主導的短平快發展模式,以提升GDP的做法也就不足爲奇了。

此外,雖然中國的經濟成長有目共睹,但其副作用是債務螺旋式上升,並且要由年輕人和未出生的一代償還。

文章還指出,在中國、老撾和越南這三個共產政權國家中,年輕人未來的稅務負擔將越來越沉重,而老年人的福利制度成本將越來越高。其中,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沒有體現年輕人的訴求,尤其是如果中國與臺灣及美國發生戰爭,年輕人將不得不爲國而戰。

(本篇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並不反映自由亞洲電臺的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