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馬建:33年後 倫敦中國留學生和我們異議者站在了一起

2022.11.28 15:12 ET
對話馬建:33年後  倫敦中國留學生和我們異議者站在了一起 27日倫敦的示威,以年輕的中國留學生爲主,當中也有旅居英國21年、兩鬢斑白的中國異見作家馬建。曾經在八九學運的天安門廣場上留守過一個月,33年後倫敦街頭的這一幕,讓他深受震動。
(馬建提供)

新疆烏魯木齊一場大火,在全中國多地點燃民衆的怒火,也燃燒到海外。歐美多國相繼有華人舉辦悼念活動遙祭遇難者,同時在悲憤中喊出民主自由訴求。其中在英國倫敦,上千名當地華人27號包圍中國大使館。旅居英國21年的中國異見作家馬建也參與其中,他從中觀察到不少中國留學生,在和國內參與抗議的年輕人站在一起的同時,也正努力擺脫“小粉紅”的標籤,這將使海外華人羣體產生變化。

 

 

“習近平下臺!平反六四!釋放大學生!”11月27日,在倫敦細雨紛飛的寒夜,過千名倫敦華人在彼此的體溫中“圍爐取暖”,衝破心中的恐懼,向着中國大使館喊出壓抑在胸口良久的口號。他們燃點燭光、高舉白紙,甚至在倫敦重現被拆除的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路牌,從遙遠的國度聲援故鄉同胞。

他們以年輕的中國留學生爲主,當中也有旅居英國21年、兩鬢斑白的中國異見作家馬建。曾經在八九學運的天安門廣場上留守過一個月,33年後倫敦街頭的這一幕,讓他深受震動。以下我們一同來傾聽中國異見作家馬建的聲音。

記者:馬建老師您好,請問倫敦中國大使館外的華人抗議活動中,有什麼讓你感到意料之外的觀察?

馬建:今天(27日)最讓我能到驚訝的是,(參與者)大部分都是從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他們來自於中國各地,有的說是來自復旦大學,有的說來自鄭州,有的說來自銀川等等。你會發現他們第一,敢於說出自己是從哪裏來,這是一個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況。第二,你會感覺得到,這可能是最多中國留學生參與的一次抗議,差不多有一半人是不戴口罩的,這種現象在以前幾乎是沒有發生過的。一般留學生都比較害怕,怕被認出來,怕被大使館發現。來的人確實非常多,是我見過的最多的一次。

 

倫敦中國大使館外28日堆放了許多鮮花、蠟燭與抗議標語卡 (美聯社)
倫敦中國大使館外28日堆放了許多鮮花、蠟燭與抗議標語卡 (美聯社)

 

而這些留學生給我的感覺,第一,他們敢於喊出了“打倒習近平”;第二,他們敢於呼籲要求言論自由。還有一個最有意思的口號,他們喊出了“習近平進方艙!習近平做核酸!”我感覺得到他們真的是跟中國大陸,他們年輕的同學、他們的朋友喊出的口號都是一樣的。也可以站出來,跟他們國內的親戚、朋友和同學站在一起。

記者:近年來中國海外留學生的形象,幾乎和“小粉紅”劃上了等號。這次參與抗議的中國留學生,卻喊出了不一樣的口號和訴求,您認爲這反映什麼?

馬建:這些中國留學生還是比較國際化,他們討論的問題包括是中國女權主義的問題。他們在談話時還談到了一個有意思的問題,就是他們在這裏感覺自己是一箇中國人,但這次他們非常強烈地強調,他們可能是一個更大範圍定義的中國人,而不是限制於被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人,這讓他們非常悲哀。

他們想表達,他們和中國共產黨是不同的。正是習近平帶來的“中國夢”,所謂要給世界帶來一個“新秩序”,他讓所有有着中國人(相似)面孔的亞洲人都受到了威脅,都感受到了政治恐懼。所以在這個大背景之下,這些中國留學生也確實感受到自己被羞辱了,自己也沒有做人的尊嚴了。他們要求這個世界、文明社會和民主社會接受他們,知道他們也反感習近平,也反感極權。

記者:這次集會除了中國留學生外,在英新疆人也加入其中。這些參與抗議的中國留學生對新疆人、香港人和臺灣人等羣體的態度,和“小粉紅”有什麼不同?這又將帶來什麼變化?

馬建:我也是頭一次感受得到,他們的口號裏還包括了“民族大團結”。對於新疆人受到的迫害,他們站出來呼籲“新疆加油!”,對於港獨、對於臺灣人的獨立,他們也都喊出了“支持”、“鼓勵”、“加油”的口號,因爲他們的處境也愈來愈接近了。這在之前的留學生裏絕對不會出現,因爲之前他們都是一聽說要打臺灣,就會說“太棒了!他們該打!”

這就變了,也許這兩千人變了,但還有兩萬人沒變,但是這是一個現象,因爲這兩萬人也會受到影響。他們回到學校,那些留學生們也會悄悄看不起他們,或躲着他們,他們的心態會產生改變。這種改變的發生是一種希望,這個改變將會對中國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產生一個巨大的風波,是一次巨大的衝擊。

記者:2015年習近平訪問英國時,中國留學生聯羣結隊歡迎,甚至高呼“習大大“、“彭媽媽”。不過到了2022年,中國留學生卻在英國喊出“打倒習近平”,您覺得這個變化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馬建:三年的瘟疫讓他們變成窮人,他們國內的家一瞬間被裝上了鐵絲網,變成了監獄,每一個人都變成了囚犯,或者成爲奴隸。這個現象通過這個大瘟疫給全世界一個教訓,也給這批年輕人潑了一盆冷水。我想他們根本不可能再叫什麼“習大大“、“彭媽媽”了。他們直接喊出了要自由、要民主、要尊嚴,不再做奴隸。或是說當中國失去自由,讓他們感同身受,那種緊迫感,讓他們知道民主的重要,這個時候他們才喊出反對獨裁,要求習近平下臺。因爲他們知道,只有獨裁纔給他們帶來這樣的惡運,才讓他們變得更窮,才讓他們沒有自由。

記者:上個月底,近100名倫敦華人也曾經在倫敦集會,聲援“四通橋勇士”彭載舟,當中也是以留學生爲主。不到一個月後,再有大批留學生站出來向中共政權說不,您認爲這對一向對北京友好的“紅色”英國華人羣體帶來什麼影響?

馬建:那些八九時候站出來的華人就顯得非常丟臉,因爲他們幾乎都“不存在了”。他們以爲自己投靠了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然後迴歸中國,打着一些什麼“福建同鄉會”、“蘇州同鄉會“的招牌,到中國勾對,然後通過這種統戰,一點一點地改變我們(英國)現在的民主制度。

這非常危險,因爲這已經造成了所謂的(中英關係)“黃金時代”,而且這種“黃金時代”真的是毀了英國。因爲通過經濟(手段)真的是可以打敗英國的民主制度,現在英國政府知道了,因爲這種打交道讓你喪失了民主自由制度,也導致你的老百姓反省,甚至推翻你。所以這一系列的變化,我想倫敦華人,他們會有一些小的調整,比如不再那麼趾高氣揚地覺得自己了不起,搞什麼活動,把整個歡迎隊伍紅海洋鋪遍整個倫敦。我想這種局面都已經過去了。

記者: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記者: 呂熙  責編:申鏵    網編: 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