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剛走馬上任駐美大使 他是“熊貓”還是“戰狼”?

2021-07-29
Share
秦剛走馬上任駐美大使  他是“熊貓”還是“戰狼”?
Photo: RFA

新任中國駐美大使秦剛7一28日抵達美國,隨即在華盛頓和部分媒體記者會面。秦剛第一次派駐美國就擔任特命全權大使,這在中國對美外交人事安排上很是少見。愛喝可樂、言詞犀利的秦剛,初來乍到華盛頓,語調則顯得較和緩。美中關係有可能因爲這個新大使而迎來新氣象嗎?

“我堅信,中美關係的大門已經打開,就不會關上。”初登場的秦剛全程以英文發表談話,期許自己爲美中關係維繫開放的大門。秦剛到美國的第一天開了推特帳號,見了部分美國媒體與特定中國駐美媒體記者後,中國大使館還把他的談話的全程錄像放上油管(YouTube)。

秦剛的外交職業生涯並沒有深厚的美國背景或經歷,在華盛頓初次亮相的他試着以美國方面能接受的方式,傳遞中國信息。 “習近平主席說,逢山開道,遇水架橋。拜登總統說,凡事皆有可能。”秦剛還說,希望能和美國各方“共同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確發展軌道,讓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合作共贏、和平共處的中美相處之道,由可能變成現實。”

美國歡迎候任大使秦剛

見完媒體後,秦剛在推特發文說自己會展開爲期14天的自主隔離。對美國的外交圈來說,秦剛是將要密切交流的陌生面孔,美國國務院在回覆本臺查詢時,也傳達了一些信息。

“美方歡迎中華人民共和國候任大使秦剛的到來。正如我們說過的,我們希望‘負責任地管理美中關係’,而我們與候任大使秦剛的合作,將是其中一環。”一名國務院發言人通過電子郵件、以背景說明的方式做出了這番表示。

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官網上,已經以“特命全權大使”的頭銜介紹秦剛。按照外交禮節,秦剛還需向拜登呈交到任國書,纔算完成所有程序,也才代表美國對他作爲大使職權的完全承認。

秦剛。(中國外交部)
秦剛。(中國外交部)

秦剛,資深戰狼?

外界多認爲從阿拉斯加到天津會談可以看出,美中兩國分歧嚴重、合作難成。對於中國的戰狼外交,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又譯:謝爾曼)接受美國公共廣播電臺(NPR)訪問時就說,與她過去和中方交手的經驗相較,中國在天津會談上展現了一些“戰狼外交”的態勢,中國人認爲美國在衰落,他們在上升,他們變得更願意展現強悍的一面。

而初登場的秦剛,在鏡頭前卻顯得比較收斂,不見戰狼的鋒芒。美國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聽了秦剛的談話後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秦剛)展現了和緩的語調,我覺得挺合理的。我會說,在美中雙方經歷這麼多相互指責的情況下,秦剛的起手勢不是一個糟糕的開始。如果他能維持那樣的基調,他就能夠在美國展開這類他所需要的對話溝通。”

和外國媒體溝通,秦剛並不陌生。今年初,秦剛在北京面對外國駐華媒體時,極力捍衛中國的戰狼外交。他是這樣批評外國:“他們對中國進行的那些毫無根據、毫無底線的抹黑、詆譭,那他們恐怕都不能用戰狼來形容啦,那簡直是惡狼。”

今年55歲的秦剛,天津人。《紐約時報》報導,他進入中國外交部前,曾短暫擔任美國合衆國際社北京分社的新聞助理,但他的外派經歷都是在英國,回國後他擔任外交部發言人、新聞司長與禮賓司長。

擔任禮賓司長期間,秦剛陪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訪問美國,讓美國外交官對他積極捍衛習近平形象留下深刻印象。時任白宮國安會負責亞洲事務主任的何瑞恩(Ryan Hass)形容秦剛“他在他覺得必要的時刻,會毫不猶豫地激怒他人”。

習近平欽點近臣駐美

秦剛和習近平有多親近?資料照片顯示,習近平當年參訪波音公司時,秦剛是唯一和習近平同車、坐在習近平後方的中國官員。

習近平主政下,對各項事務親力親爲。在外交工作安排上,打破慣例,把美國人熟識、長年處理對美事務的資深外交官鄭澤光派往英國擔任大使;而把多次駐英的秦剛,派到華盛頓。這樣的安排,意味着什麼?

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亞洲計劃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就告訴本臺,她猜測,“秦剛駐美是習近平主導的‘個人選擇’,習近平對他有信心。”

戴博則說,對華盛頓來說,秦剛能不能有“拿起電話直通中南海”的能力是關鍵。

“對一個大使來說,能不能獲得自己本國的高度信任,並且有非常好的關係,纔是最重要的。秦剛或許沒有像鄭澤光那麼熟悉美國,但秦剛得到習近平的信任。他可能是一個非常好的渠道,能將美國這邊的信息與討論,從使館直送習近平。”戴博說。

秦剛愛憎的美式文化

“我多喝一些可樂也是爲了更多的回答你們的問題。”2007年在北京召開的六方會談記者會上, 連喝兩杯可樂的秦剛試圖拉近與記者的距離。2008年,美國重金屬搖滾樂團“槍與玫瑰”(Guns N’Roses)發行《中國式民主》(Chinese Democracy)專輯,諷刺中共的獨裁統治,秦剛則在記者會上擺出不屑的招牌表情說,“很多人不喜歡這類音樂,因爲太嘈雜,噪音大。”

現在的美中關係雙方都不怕大聲說話的情況下,愛喝可樂、但嫌美式重金屬樂團談中國民主吵雜的秦剛,在擔任駐美大使、登上個人外交職業生涯顛峯的秦剛,能爲低谷的美中關係帶來多少和諧?

葛來儀預期,秦剛會有多重面孔,“秦剛一開始對媒體展現了友善的一面; 毫無疑問,他會有表現出更強硬的‘戰狼’面孔的時刻。而美國正尋求改變中國破壞穩定和令人反感的政策和行爲。 這個目標很難說能否實現,但肯定會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導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