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蒂奇:臺海危機 責任全在習近平

2022.08.15 15:3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獨家專訪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蒂奇:臺海危機 責任全在習近平 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接受本臺視頻專訪
視頻截圖

不顧中國官方強烈不滿與堅決反對,有消息指出,今年八月底還會有美國國會代表團到訪臺灣。回顧臺海局勢,1995年臺灣時任的總統李登輝訪美,到了2022年是美國的政治人物接連到訪臺灣,中國都對臺灣祭出了導彈試射。美、中兩國在臺灣議題上的分歧持續擴大,對區域現狀有什麼樣的長期影響?本臺記者鄭崇生就此專訪曾多次處理臺海局勢的前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接下來請聽專訪的相關內容。



跟隨美國聯邦衆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的步伐,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馬基(Ed Markey)週一也與臺灣的總統蔡英文會面,完成訪臺之旅。

不出外界所料,中國再次發出嚴正批評,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8月1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馬基一行人不顧中方嚴正交涉和堅決反對,執意竄訪,公然違反一箇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侵犯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向“臺獨”分裂勢力發出嚴重錯誤信號。

他還聲稱,中方將採取堅決有力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但汪文斌沒有具體說明中方會採取什麼措施。

美國挺臺灣 象徵性與實際支持應並重

記者:副國務卿阿米蒂奇先生,首先,非常謝謝你撥空接受我們的採訪。在參議員馬基及衆院議長佩洛西訪臺前,去年四月,美國總統拜登就派出他個人的非官方訪問團訪問臺灣,而你是成員之一。美國從行政部門到立法部門,不顧中國的堅決不滿與反對,持續不斷地有重要政治人物訪臺,能先聽您的看法嗎?

阿米蒂奇:我去年四月參與的代表團,是要傳遞來自拜登總統支持臺灣的具體信息,而佩洛西議長及馬基參議員是表達美國國會對臺灣的支持,這是不同訪問團到臺灣的一些區別。總的來說,我更重實質,而不僅僅是象徵意義。但我也瞭解,象徵意義對臺灣人民很重要。 所以,我認爲,馬基參議員率團訪臺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我還要補充,現在拜登政府如果能加倍努力,迅速提供臺灣有意義的防禦軍備,那就更好了。 我指的是移動性高、防空的、以及(海上)水雷等類似性質的設備。 美國可以同時展現實質與象徵意義兼具的作法,向臺灣人民證明美國對臺灣的支持是認真的。

記者:美國除了展現對臺灣的支持,我相信你也注意到中國的反應,也就是持續軍演。馬基訪臺期間,中國解放軍也刻意公佈他們的空軍在臺灣外島澎湖附近的行蹤。不只如此,中國也正在渤海與黃海海域軍演,美國的另一個亞太盟邦韓國也受影響。而之前中國對臺的實彈軍演,甚至有導彈落入日本的專屬經濟海域。你怎麼解讀中國對美國在印太地區盟邦,例如日、韓釋放的信號?

阿米蒂奇:我想以美式足球做比喻。在美式足球文化中,每一次的攻守交替,戰略、戰術都是要根據比賽當下情勢變化來應對的,會有非常多套招數。在我看來,中國也有自己的劇本,但只有一個招數,也就是軍事上的霸凌他國。

韓國的情況和臺灣是有一點不一樣,韓國因爲之前部署了俗稱“薩德”的“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

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好幾年前就已經引發中國的不滿。但我要說的是,中國除了經濟上制裁,對區域國家,不論是日本或是澳大利亞,中國釋放的信息是,它只有一招,也就是隻依靠軍事上的實力,霸凌他國。

記者:您剛剛提到薩德,在中國宣佈在黃海與渤海軍演後,根據韓聯社報導,韓國軍方14日已經表示,在部署薩德的軍事用地出讓程序上,韓國政府有望在9月中走完相關的行政流程。以臺灣海峽現在的局勢來看,你覺得臺灣有需要薩德這種針對高空防禦的反導設備嗎?

在韓國星州部署的“薩德”末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 (美聯社)
在韓國星州部署的“薩德”末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 (美聯社)

臺灣升級愛國者系統   更符防空需求 

阿米蒂奇:我是完全支持的態度。但我也要說,薩德並不像臺灣現有的愛國者防空導彈系統那樣,機動性比較強。最近,美國才公佈已經完成了與臺灣簽署愛國者(地對空導彈)系統升級的一項協議,幫助臺灣現有的愛國者系統現代化。 有鑑於中國一連串從海、空軍力威懾臺灣的情況,美國想盡辦法要協助(臺灣的)空中防禦能力,這相當合理,至少能震懾中國試圖訛詐威脅或是攻擊臺灣的能力。

臺灣軍車運載的愛國者反導系統(美聯社)
臺灣軍車運載的愛國者反導系統(美聯社)

滿身敗績與麻煩下 習近平仍有望第三任 

記者:相較於1995、1996年的臺海導彈危機,美國、中國與臺灣都經歷了很多的變化。已有很多報導指出,現在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深信“東昇西降”的世界格局。在你看來,即將到來的中共20大,給這次習近平對臺一連串的作爲與決策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阿米蒂奇:第一,習近平要尋求第三任,這對(自毛澤東之後的)中國共產黨來說也是前所未有的。而我懷疑,在黨內並不是所有人都樂見。

第二,習近平自認“東昇西降”,但事實是,中國國內正面臨一堆的麻煩與困難。除了“清零”防疫的各種效應浮現,還有近來高溫氣候造成的多種問題等等。儘管我不認爲習近平尋求第三個任期會失敗,但他要面對的麻煩與困難比想像中還要多。

第三,過去十年,他讓自己成了凡事都過問的“核心”,在集中權力上他做到了,但如果出什麼問題,習近平只能怪自己,他怨不了別人。讓我用美國的俗語解釋,就是“他沒有人可以拿來犧牲了,責任全在他。”他犯了一系列錯誤,包括在應對臺灣的議題上。

尋求連任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資料圖)
尋求連任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資料圖)

《白皮書》是攻心戰

記者:在一連串軍演後,中國也才公佈最新版本、“新時代”下的對臺《白皮書》。儘管臺灣多數民意對“一國兩制”是毫無興趣的,中國還是照自己的方式在思考臺灣。美國和臺灣該如何看待中國最新的《白皮書》?

阿米蒂奇:我會說,這是對臺灣的一種“心理戰”。在我看來,《白皮書》其實沒太多新意,儘管人們都說什麼中國不再提“未來臺灣可以享有自主軍隊”之類的高度自治。大家不要忘了,臺灣民主化多年下來,對身爲中國人的認同下降,臺灣人的認同持續升高。這也是爲什麼,臺灣的總統蔡英文一直強調要維持臺灣現有的生活方式與民主制度。在我看來,蔡英文已經展現高度自制了。而中國不斷升高對臺灣的施壓,從軍事上到心理戰上,這逼得拜登政府必須做出回應,因爲如果拜登政府不回應,在華盛頓、在美國政壇就會被批評是對中國軟弱。

記者:你過去和中國的領導人也有打交道的經驗,在你觀察,習近平的性格如何影響中國與美國、甚至中國與世界的關係?

阿米蒂奇:在習近平上任前,我讀很多資料說他是屬於溫和派的中國共產黨人。就連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生前也都跟我說過,習近平親歷父親習仲勳遭批鬥的往事種種,他會是個較爲開放、溫和的人,這是李光耀的原話。但現在看來,習近平學到的是不同的教訓,也就是他更爲偏向毛澤東的路線。他的性格更像是絕不放棄,一寸也不讓,絕不退縮的那種。在我看來,他可能也清楚,中國一旦內部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有轉變的。他對此感到害怕,纔會顯示對外的強勢,給內部看。

記者:我知道,您不只研究中國共產黨,也是蘇聯問題專家,您在公職任內也見證了蘇聯的垮臺。中國共產黨有可能走上蘇共的老路嗎?你有沒有什麼建議給習近平?

阿米蒂奇:我不知道他會不會聽我的,但我想說的是,第一,中國要非常仔細觀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這場戰爭。我會想提醒他,不要錯誤地以爲一個國家軍事實力的壯大,就是整體國家實力提升了。一個強大的國家要看的是綜合實力,包括經濟的、創造力的等等。而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問題上,我覺得,習近平明顯地帶領中國站在錯誤的一邊。

第二,在關於臺灣的議題上,我覺得習近平的分析也是錯的。我不知道他身邊還有哪些策士,但我可以拿二戰當年美國的戰略思考來提醒中國。當時的臺灣在日本佔領統治下,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對日戰場中,最終選擇進攻沖繩而不是臺灣,就是因爲思考到要想通過戰爭拿下臺灣,不是那麼容易的。這是美國經歷過的戰略抉擇。

同樣的,臺灣和美國也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包括美國在協助臺灣強化自我防衛能力以及發展“不對稱戰力”上。另一方面我還要說,臺灣要建立全民備戰的認知,包括在華盛頓的臺灣軍人,都應要能穿着軍服與美國交流,這事也是一種環境上的潛移默化。

記者:但(着軍裝)這方面似乎是美國有所限制?

阿米蒂奇:不要忘了,我在當副國務卿時期,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甚至還不升美國國旗,臺灣的駐美外交官也不能進入國務院。現在,不全都有改變?事在人爲,總要有開始,纔有進步。而美國的官員還應該要持續訪問臺灣,等我左腳的傷好了,我希望能很快再去臺灣。

記者:希望你早日康復成行。謝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


記者:鄭崇生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