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经济停滞 中国民众身心俱疲成焦点

2024.02.27 14:54 ET
疫情过后经济停滞 中国民众身心俱疲成焦点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北京分社社长任大伟(David Rennie)(左)2月27日在美国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讨会上分享他对中国当前经济与政治情势的观察
视频截图/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在疫情过后,中国持续停滞的经济表现是各界高度关注的议题,本周二,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北京分社社长任大伟(David Rennie)在一场智库研讨会上分享了他对中国当前经济与政治情势的观察。

在解除为期三年的严苛清零封控后,中国的景气未如外界预期般的迅速复苏,房市疲软、外资出走、政府债台高筑、青年高失业率、人口老龄化等诸多结构性问题都成为中国经济成长道路上的阻碍。综合国际媒体报道,香港差饷物业估价署本周二公布最新数据,数据显示香港2024年1月的房价指数为306.4,不仅是连续第九个月下跌,房价也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价。

为了稳定经济以及民众信心,中国当局在近日祭出系列刺激与维稳政策,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中国住建部在本周二公告,要求各地方政府科学编制2024与2025年的住房计画,透过科学性研究住房需求安排土地供应及融资,确保房地产市场供需平衡,预防再次出现房市大起大落的情况。

任大伟:"白纸运动"不是革命  而是民众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本周二,美国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也针对中国当前的政治与经济情势举办了研讨会,与会专家重点关注中国民众对于中国如今经济停滞的态度。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北京分社社长任大伟在会上表示,中国民众对于新冠清零政策感到怨声载道,却不敢直接对当局提出批评:“如果你直接问民众,你还对新冠疫情感到沮丧吗?你觉得中国现在的经济问题是不是受到疫情影响?大家会说疫情已经过去1年了,不能再把问题怪罪在疫情上。但是,如果你进一步问说大家为什么不敢消费,大家会说因为疫情期间被关在家没有收入,大家被吓坏了,所以想要累积多一点存款,不想消费。”

任大伟也谈到,“白纸运动”以及年轻人经常想“躺平”的情况都显示百姓被政府压得喘不过气,民众展现出的是疲惫的状态,而并非想要反动及推翻政府:“大家只想要生活回归正常,如果你问中国民众,为什么年轻人不结婚、生子、买房?大家都会回答你‘生活压力太大了’,民众不是想要革命、推翻共产党,他们只是受够了,并对未来感到非常不确定。”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北京分社社长任大伟在会上表示,中国民众对于新冠清零政策感到怨声载道,却不敢直接对当局提出批评。(视频截图/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北京分社社长任大伟在会上表示,中国民众对于新冠清零政策感到怨声载道,却不敢直接对当局提出批评。(视频截图/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任大伟:习近平难以重现毛泽东式社会改造

任大伟还指出,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掌权后,中国共产党更加渗透进社会,在基层的各处都可以看到党的身影,但是,随著中国民众的教育程度提升,民众出现一定程度的独立思考能力后,习近平其实很难与毛泽东一般,对中国的社会进行大规模改造。

任大伟说:“相比25年前我刚被派驻到中国的景况,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感更强,并且更受欢迎。但是,党对民众的社会改造是不成功的,因为2024年的中国与毛泽东治理下1960、70年代的中国是很不同的,民众受教育的程度更高,也多数居住在大城市中。”

会上,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则谈到,中国如今的整体国力有许多正面及负面数据,让西方的官员及学者难以决定性的评估究竟中国依旧在崛起还是已经发展放缓:“(军事层面),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军队、200万士兵、规模最大的海军、在2030年将备有1000颗核弹,但同时,中国解放军很难招募到有作战经验的军官,中国军队也很少实际作战。在经济层面,中国也时常显现出这种复杂的信号。”

对此,任大伟表示,尽管判定中国是否正在崛起的信号复杂,但是中国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非常明显,因此西方政府依旧应该针对中国在全球的扩张有所应对:“中国的野心是非常有破坏性的,中国的目标是在21世纪中能够成长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跟它说‘不’……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而不被其他国家制裁,中国会想改变并重写既有的国际秩序,使得人权、民主、法治和联合国宪章都变得不再重要。”

以上专家音频由人工智能代读。

记者:唐缘媛    责编:李亚千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