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合作眼花缭乱 美国指半个世纪以来少有

2020-09-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俄中两国领导人和国旗(美联社)
俄中两国领导人和国旗(美联社)

在美中关系日趋恶化的背景下,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却频频出手。美国国务院高官近日对此表达了担忧,并指出中俄的关系已经达到半个世纪以来最紧密的状态。

中俄关系越走越近的迹象非常明显。在各大中文搜索引擎里,随意输入“中俄”两字,就能轻易找到连篇累牍关于中国和俄罗斯合作或会谈的最新消息。

 

 

中俄合作到北极 美国密切关注

仅以9月16日为例,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当天接受新华网专访称,面对中美关系的百年变局,中俄关系要继续巩固、发展。

同一天,最新发布的《中俄经贸指数报告(2020)》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虽然新冠疫情使全球贸易萎缩,但中俄贸易额却逆势增长3.2%。

就在9月16日的前后两天,中俄两国科学家还分别在上海和北京召开了中俄科技合作圆桌会议和中俄科技创新论坛。

在美中关系日趋恶化的情况下,中俄之间的关系这么热络,这就难怪美国方面对此深表忧虑。美国国务院代理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菲利普·雷克(Philip Reeker)周四在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指出,中俄关系已经达到了1960年代以来的最高点,“(中俄之间)在战略上的合作关系远超基于地缘方面的彼此协作,而是基于他们对美国及其盟友对其野心的相同判断。这种合作机制不可能在短期内消失,我们必须要深入理解并展开对抗,并在欧洲的大国竞争关系策略和政策中体现出来。”

雷克还强调,虽然中国正试图在欧洲取代美国的领导角色,但俄罗斯才是对欧洲最主要的军事威胁。

美国国务院代理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菲利普·雷克(Philip Reeker)在国会听证会上讲话(视频截图)
美国国务院代理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菲利普·雷克(Philip Reeker)在国会听证会上讲话(视频截图)

 

美国正在密切关注中俄在军事上的合作。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在9月11日发表分析文章,直截了当地说,美国没有准备好在北极对抗中国和俄罗斯;中俄已经实现了有效的合作,美国应该担心中俄在该地区军事联手。

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政治学教授李小兵对美国的担心表示理解,“如果分别对付中国和俄罗斯,美国还有这个能力;但如果中俄联手对付美国,就像在冷战期间出现过的情况一样,美国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所以,这是美国所担心的。”

但中俄之间的军事合作似乎只会有增无减。自2012年以来,中俄每年都联手举行多次军事演习。今年八月底,中国刚刚派出军队去俄罗斯参加了为期两周的年度国际军事比赛。中国上周又宣布,本月底将在俄罗斯南部加入有伊朗、缅甸等国军队参加的联合军演。

中俄关系的里里外外

对于中俄关系达到新的高点,《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基本同意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雷克的判断,但他认为,这种关系又和1950年代的中苏关系有很大不同,“以前苏联是中国的老大哥,以俄罗斯为母体,现在至少是平起平坐,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中国超过了俄罗斯,因为俄罗斯的GDP只相当于中国的广东省。”

重要的是,中俄之间并没有国家层面的合作框架,也没有军事同盟关系。所以,李伟东和李小兵都认为,美国不必过于担心中俄的关系。

李伟东指出,共产国际以往的历史让中国对俄罗斯保持着戒心,“中共党内,包括中国人民内部,对俄罗斯的警惕不亚于对美国的警惕,因为历史上,俄罗斯对中国的伤害比美国要大得多。” 与此同时,中俄之间还在地缘政治上存在着诸多矛盾,“两者离得太近了,中间夹着蒙古的事情,同时还有中亚五国的问题,还有印度、越南的问题,越南是俄罗斯的传统盟友。”

今年七月初,俄罗斯高调纪念一百六十年前从中国手上夺得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引起了中国民间的强烈反弹,只是中国官方保持缄默。而中印六月份边境冲突后,印度从俄罗斯一次性购入五百枚导弹。这些事件都在暗示中俄之间心理上还有较大差距。

李小兵教授强调,中俄之间的合作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还取决于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但他在这个问题上并不表示乐观,因为相较于俄罗斯,中国更易成为美国政策针对的目标,因为美国仍然对俄罗斯的军事实力较为忌惮。

 

(记者:王允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