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使斡旋中東意圖惹猜測 再次站在西方對立面?

2023.10.24 16:14 ET
中國特使斡旋中東意圖惹猜測 再次站在西方對立面? 資料照:2019年10月22日,中國中東事務特使翟雋(圖)在德黑蘭會見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裏夫(未露面)。
法新社圖片

正在中東訪問的中國政府中東問題特使翟雋週日對外表示,中國對加沙的形勢感到非常擔憂,並稱將向巴勒斯坦提供緊急人道援助。但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也注意到,中國政府拒絕譴責造成這次以哈衝突的恐怖主義組織哈馬斯。而這讓外界質疑中國政府在這場衝突中的真實立場。

中國政府中東問題特使翟雋上週六(10月21日)參加了在埃及舉行的巴勒斯坦問題開羅和平峯會,但這次峯會對解決哈以衝突並沒有產生實質性方案。

翟雋22日又會見了埃及外交部巴勒斯坦事務部長助理烏薩瑪,其間他表達了對加沙局勢的擔憂。據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翟雋在這次會見中說,當務之急是停火止戰,緩解加沙民衆的苦難;中國將繼續向加沙民衆提供緊急人道援助。

翟雋的說法似乎並沒有表明中國在哈以衝突中有任何傾向性,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週二(10月24日)在記者會上說,針對當前巴以衝突升級的形勢,中方同廣大阿拉伯國家立場高度一致。她解釋說,中國希望儘快停火,反對傷害平民的行爲,同時中國支持“兩國方案”,實現巴勒斯坦人民的建國權、生存權和迴歸權。

值得注意的是,翟雋和毛寧二人都沒有對造成此次哈以衝突的恐怖主義組織哈馬斯進行譴責,這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近日表達的態度一致。

符合中方利益

翟雋這次中東之行在中國官方的口徑中是斡旋之旅。但翟雋所代表的中方真實的意圖卻在外界引起了不同的解讀。

身在美國新澤西州的海外政論刊物《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認爲,翟雋的中東之行是在配合美方的政策行動,“這在某種程度上是協助了美國的做法,就是不讓戰爭蔓延,就是不要讓伊朗參加進來,或是讓埃及、黎巴嫩、敘利亞等參加戰爭,以至於最後變成第六次中東戰爭。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中國和美國是有配合的。”

中美之間是否有李偉東所說的如此配合,我們不得而知。但李偉東同時強調,中國這麼做可能是爲即將展開的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之間的會晤進行鋪墊;而中國的一貫立場都是對戰爭雙方促和。

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則認爲,中方派出翟雋促和符合中方自己的利益,因爲中國高度依賴石油進口,“中東的和平對中國的影響遠遠要比對美國的影響要大得多,所以對中國來說,當然他是樂意看到美國在這裏陷入一種僵局,但他並不想讓中東變成一個火藥桶炸開。”

但夏明同時指出,中國此舉也是想通過在中東斡旋,來加強自身在中東的地位,彰顯自身作爲大國的影響力。這符合習近平對國際形勢的總判斷“東昇西降”,也與習近平在外交關係方面的總目標一致,“他是想奠定中國超級大國的地位,原來是跟美國平起平坐,現在是有取而代之的趨向。圍繞這個中心工作,任何東西只要能凸顯中國的重要性,同時給美國添堵、讓美國丟醜,都是他們樂意做的。”

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與當代語言學系系主任葉耀元指出,包括這次翟雋斡旋中東在內,中國方面一直不願譴責哈馬斯的恐怖主義行動,並且宣稱與阿拉伯國家站在一起,是有自己的戰略考量,“現在中國的外交立場就是跟美國唱反調,因爲這是一個新冷戰的局勢,只要美國挺一邊,中國就會挺另一邊;先不管道義,也不管什麼宗教、或意識形態的問題,他基本上就是直接選對立面站上去。”

葉耀元認爲,中國這麼做有一個好處,就是通過這種差異化立場,來吸引更多伊斯蘭國家與他成爲盟友。

2023年10月22日,中國政府中東問題特使翟雋在訪問埃及並出席巴勒斯坦問題開羅和平峯會期間,會見埃及外交部巴勒斯坦事務部長助理烏薩瑪。(中國外交部官網)
2023年10月22日,中國政府中東問題特使翟雋在訪問埃及並出席巴勒斯坦問題開羅和平峯會期間,會見埃及外交部巴勒斯坦事務部長助理烏薩瑪。(中國外交部官網)

立場爲何總是那麼不同?

外界已經注意到,在近幾十年的重大國際衝突中,中國似乎都站在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不同的立場上。

社媒平臺X上的網友〝多倫多方臉〞發帖說,“想想最近幾十年,中國唯一一次正常站邊的就是911了,當時江澤民光速支持美國表達反恐立場,除此之外,基本上次次站錯。〞

他所謂的“站錯”包括:科索沃戰爭站邊米洛舍維奇,伊拉克戰爭站邊薩達姆,阿富汗戰爭站邊塔利班,俄烏戰爭站邊普京和巴以衝突站邊哈馬斯等。

這個帖子在網絡上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到截稿時爲止,已經有110萬的瀏覽量,有近4000人點贊。

但李偉東強調,中國在戰爭中的立場一般是遵守聯合國規則,沒有聯合國決議就不支持。

在談到俄烏戰爭時,李偉東認爲,中國並沒有站隊俄羅斯,“中國仍然說了雙方要想辦法和談,中國要從中斡旋。”而在哈以衝突中,中國也譴責了針對平民的暴行。

葉耀元則認爲,先不說中國站邊是對或錯,但中國在歷次衝突中的立場顯示出他們與西方漸行漸遠,“核心的東西我覺得還是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價值觀念有差異,再加上現在中國想要挑戰美國。”

在俄烏戰爭上,中國一直拒絕譴責俄羅斯的侵略行爲。葉耀元認爲這在道義上是有問題的,“任何侵略戰爭都有發起者,作爲發起者是不是錯誤的?他不去譴責發起者,而只是說要想辦法介入和談;並且明確知道發起者是自己的盟友,沒辦法對其進行譴責,你在道義上就站在錯誤的一邊。”

葉耀元強調,中國在俄烏戰爭中只是目前還沒有給與俄羅斯軍事協助,但中國卻可以算得上最大的獲益者,“因爲俄羅斯無法賣出天然氣和大麥,全部都賣給中國了。同時,中國又可以借這場戰爭去分散美國在戰略上的焦點。”

記者:王允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