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缅甸政变或得北京默许 中缅各取所需?

2021-02-03
Share
学者:缅甸政变或得北京默许 中缅各取所需? 学者:缅甸政变或得北京默许 中缅各取所需?
RFA制图

缅甸军方在21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拘留多位国家领导人、立法者和文职官员。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总统温敏3日被正式起诉,可能面临数年刑期。有美国学者分析,此次政变可能由北京默许和支持,将缅甸变为放逐国家(pariah state),并纳入专制国家的阵营;美方制裁应该针对军方领导人,而不是整体性孤立缅甸。

由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去年11月的选举中赢得了超过80%的选票,但是,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大将领导的军方一直在质疑选举的有效性,最终于21日夺权,迅速控制了缅甸的基础设施,暂停大部分电视广播,取消国内和国际航班。

美国拜登政府迅速将此次行动定义为一场军事政变,正在审查对缅甸的援助,考虑实施制裁,同时将继续人道主义项目,包括对罗兴亚人的援助。

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在全体院会发言时指出,这就是“一场军事政变,是对民主的攻击”,中国官媒发出“内阁改组”的措辞就是一个笑话。

麦康奈尔:“摆在缅甸面前有两条路。它可以继续成长为一个现代化的民主国家,与全球经济接轨,或者继续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阴影下的一个腐败、贫穷的专制国家。缅甸人民已经在投票站表达了他们的选择。不能让武力威胁压制他们的选择。”

一名美国国务院匿名高级官员22日在媒体通风会上表示,美国正在与日本、印度等盟国“天天通话”,但是与缅甸军方和被软禁领导人目前没有任何接触。对于北京扮演的角色,该官员表示不予回答。



中俄拖延联合国安理会对缅甸行动

德国基民盟与基社盟两党在联邦议院的外交政策发言人哈特(Jürgen Hardt)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外长1月会见缅甸军代表,可能鼓励了缅甸军方政变,并呼吁欧盟进行调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批驳了中国默许或支持缅甸政变的说法,称其是“友好邻邦”,希望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然而,据美联社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准备了一份关于恢复缅甸民主声明草案,但是被中俄拖延进程。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月在对缅甸首都的访问中会见了敏昂莱。美国全球政策中心主任伊布拉欣(Azeem Ibrahim)在《外交政策》发文称,这次会见也许是决定缅甸政变的关键时刻,北京也许心照不宣地事先表达了支持,“习近平的政体会从支持中亚的独裁者、碾压香港的新兴民主,转向积极推翻邻国的年轻民主政体。”

这种推测尚未得到调查和证实。伊布拉欣对本台表示,缅甸最后很可能成为北京从意识形态上对抗民主的另一据点,“北京想要证明,民主模式根本上是充满弊病、不稳定和愚蠢的,只有强硬和集中化的领导才能控制缅甸。”

但同时,缅甸军方一直以来对中共的渗透保持审慎和不信任的态度。伊布拉欣说,和朝鲜类似,缅甸是一个极其封闭的国家,十分警惕中共的经济殖民。敏昂莱需要做出艰难权衡,否则今年七月退休后他将辞去总司令一职。

美国《政治风险》杂志的发行人、“科尔分析所”(Corr Analytics) 所长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告诉本台,政变如果可以发生在缅甸,就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这可能是北京在东南亚战略布局的一部分,是对全球民主政体的打击。

“此次政变会使缅甸变成一个放逐国家(pariah state),从贸易投资和外交上更依赖于中国,纳入其运行轨道和影响范围之内。包括柬埔寨、老挝、甚至菲律宾都愈发趋近中国的轨道,被鼓励孤立于国际社会。”

科尔分析说,从经济上制裁缅甸会把它推向中国怀抱,而制裁中国有助于解决问题根源;美国可以建立军事走廊(Military Corridor)帮助罗兴亚人回家,部署维和力量,甚至联合盟友将敏昂莱军队替换为昂山素季的民主力量。

“没有人觉得美国会对此采取军事行动。美国需要决定,我们是要对缅甸的民主颠覆坐视不理吗?无视对罗兴亚人的种族屠杀?还是继续和中国做生意?这将是一个标示信号,北京是否会从自己的横行霸道中赢得红利。”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20年1月18日在内比都会见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美联社资料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20年1月18日在内比都会见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美联社资料图)

中缅命运共同体:从维吾尔人到罗兴亚人

近年来,随着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减弱和西方的制裁,中国在缅甸经济和外交政策中份量越来越重。除了贸易、武器装备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缅甸境内的种族纷争也有赖于中国介入斡旋。

2017年,面对联合国官员对缅甸军队“种族清洗”罗兴亚人的指责,中国搬出避免“干涉”他国内政的论调为缅甸遮风挡雨。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亚洲安全政策高级分析员奥利维亚·伊诺斯(Olivia Enos)告诉本台,中国的角色尚需观察,在缅甸政变之前,领导层的权力格局非常复杂,2008年缅甸的《宪法》也给予军队接管国家和否决修宪的权力。

“我们还不清楚中国在政变中的角色,或者是否介入。无论缅甸有什么形式的政府,中国都会想办法和其合作。而美国需要站在维护自由的一方,和无法发声的缅甸人民站在一起。” 伊诺斯说。“我最担心的是,中国以后向缅甸出口新疆的监控设备和自己的专制模式。”

中国外长王毅会见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美联社资料图)
中国外长王毅会见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美联社资料图)

美国或将对缅甸重启针对性制裁

2016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会见昂山素季,并宣布计划取消对缅甸的部分制裁。2012年以来,美国向缅甸捐助十五亿美元,支持其民主转型、内部和平和受暴力影响的社区。

奥利维亚·伊诺斯(Olivia Enos) 认为,“奥巴马政府放松制裁,期望给昂山素季的民主改革更多空间并推动缅甸的根本转变,这种想法落空了。我们需要有更加策略性、针对性的制裁,针对军方具体人员,而不是针对缅甸、孤立缅甸。”

她建议美国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下宣布国家紧急状态,重启《制止缅甸军人集团反民主行径法案》(JADE);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特别指定国民名单(SND),制裁与军方有关的企业,包括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MEHL)及姊妹公司缅甸经济公司(MEC);确认20178月缅军对罗兴亚人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对幸存者延长P-2难民身份等等。

23日,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等G7国外交部长以及欧洲联盟高级代表,一致谴责缅甸军事政变呼吁军方解除紧急状态,并容许外界对最弱势者提供人道救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