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拜登的对华政策有何异同?

2020-10-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候选人特朗普(左)与拜登参加9月29日举办的首场电视辩论(美联社)
资料图片: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候选人特朗普(左)与拜登参加9月29日举办的首场电视辩论(美联社)

美国共和党人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将于10月22日晚,就新冠疫情、国家安全等话题展开大选前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美国两党都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但是在具体做法等枝节上也存在着一些分歧。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21日在一场视频会议中称中国是世纪威胁,意图“在所有领域寻求主导地位”,还打算“垄断对本世纪至关重要的每一个行业”。

在收紧对华关系上,特朗普和拜登达成了罕见的一致立场。随着美中关系跌入冰点,曾在奥巴马时代积极倡导“接触政策”的拜登开始对中国展露强硬姿态。今年4月他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文指出,中国是一个特殊挑战,美国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在给本台的邮件回复中表示,两人目前都承认中国威胁,但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解决路径:

“特朗普和拜登两人都承认中国对美国构成威胁。特朗普试图以单边主义的方式应对挑战,而拜登期望与盟友密切合作,发展更为有效的对华政策。”

葛莱仪反对特朗普近期试图将抗疫不力的责任转嫁给中国, 对拜登当选后恢复美国的国际领导力和声誉保持信心。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视频截图)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视频截图)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宫高级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则在昨晚美国公共电视网(PBS)举行的辩论中,预测拜登会在当选后再度向中国屈膝。他批评拜登对特朗普的贸易框架亦步亦趋,没有和其他民主党人在外交委员会和财务委员会的政策保持步调一致。

“让人难过的是, 副总统拜登二月曾用‘暴徒’形容习近平。这不是一个政治家的风范。在我看来, 如果拜登当选, 如果他想(在任期内)有所进步, 他会打退堂鼓, 并为此向习近平道歉。”

 

 

贸易政策的分歧

在经贸政策上,特朗普和拜登都希望减少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尽快将关键产业链和工作机会转移回美国本土。

特朗普在任期内掀起对华贸易战,并曾表示不排除“脱钩”可能。特朗普团队在第二任期议程中,承诺将通过向美国公司提供税收抵免,吸引100万个制造业岗位从中国迁移回美国。

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上周一在哈德逊研究所出席活动时,再度谴责中国犯下窃取知识产权、出售毒品芬太尼等“八宗罪”。

在今年一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中国承诺加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但对国有企业的补贴、技术转移等根本性问题仍待解决。如果特朗普连任,他可能会寻求达成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后续协议。

拜登则批评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是“鲁莽的”,“灾难性的”,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有待“重新评估”。他承诺在签订任何新的贸易协定前,先通过加强国内投资、创新和壮大中产阶级规模来提升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

美国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Kamila Harris)在第一次副总统辩论中指责特朗普输掉了贸易战,导致“美国失去了三十万个制造业工作机会,农民也经历了破产。”

科技政策有广泛共识

特朗普和拜登在科技竞争领域存在不少共识,都认同要遏制中国科技公司的崛起,批评中国的技术转让和盗窃知识产权。

特朗普在任期内加大审查中国对美国公司的收购、撤回有军方背景的科研人员签证,并发起一场旨在保护美国电信和科技基础设施的“净网行动” (Clean Network)。

特朗普对中国企业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清理行动,对微信、TikTok 等互联网巨头颁发行政禁令, 将华为、中兴等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并积极游说盟国禁用华为5G设备。

拜登的选举团队同样承诺要维持美国在科技上的全球领先地位,加大联邦政府在人工智能、5G、电动汽车等领域的投资,并防止中国的网络攻击和间谍活动。

拜登强调国际合作

在特朗普任内,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巴黎气候公约,废止了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政府宣布明年7月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同时也绕过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贸易争端机制向他国加征关税。

与此同时,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更加活跃的角色。在联合国的15个机构中,有四个机构是由中国官员担任领导,并且入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1日,奥布莱恩在《外交事务》发文批评中国“利用这些机构的领导人来笼络国际组织,让其鹦鹉学舌,并在他们的设备中安装中国的电信设施。”

不同于特朗普的独善其身,拜登主张美国应该重新回到国际组织,联合盟友向中国施压,使中国“承担不起”忽视他国的做法。在公共卫生领域、气候变化等方面,拜登积极寻求与中国可能的合作空间。承诺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也强调中国碳排放方面的责任。

人权方面谁更强硬?

特朗普在任内签署了一系列遏制中国侵犯人权、制裁相关官员和实体的法案,包括《香港自治法》、《维吾尔人权政策法》、《西藏旅行对等法》等等,并于本月中旬委任罗伯特·德斯特罗(Robert A. Destro)为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拜登曾经承诺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将更加强调民主和人权议题。他将中国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形容为“种族灭绝”。他谴责香港《国安法》的推行,并承诺全面实行《香港人权和民主法》,对相关中国官员、企业、金融机构等实施新的制裁。

拜登还表示,当选后计划会见达赖喇嘛,施压北京,让其恢复与藏人的直接对话。

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告诉本台,“特朗普本人看起来没有像民主党对人权问题做出过多批评。但是后半段时期,蓬佩奥担任国务卿以后,他的一系列政策实实在在的对中国有强烈的施压作用。我不认为民主党有这么强的执行力,使得很多国家联合对中国施压。他们过去包括奥巴马后期重返亚洲、建立TPP,都没有执行到位,使中共觉得可以在谈判中拖延推诿。”

陈奎德表示,虽然外交议题在往年的美国大选中并不是主要议题,但今年新冠大流行和贸易战使得对华政策分量凸显,加上拜登次子的电邮曝光,二人有望在周四晚上的辩论中展开激烈博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