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正式入法 中國普及性教育還要走多遠?


2020.10.27 16:5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j1027a.jpg 中國教材《高中生科學性教育》(Public Domain)

中國全國人大日前再次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決定正式將性教育納入該法,意味着性教育成爲了法律保護的教育內容。這將會爲談“性”色變的中國社會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呢?

大家是否記得年幼問及父母自己“從哪裏來”時,得到的答案不外乎“從垃圾堆撿來的”、“從石頭裏蹦出來的”或是“買彩票送的”等等。多年來,性教育在中國社會扮演着尷尬的角色,無論是家長還是老師,幾乎不與孩子談論愛、交際、如何說不或應對騷擾、虐待,也不觸及性別認知的話題。

 

 

性教育受法律保護 “革命”成功了嗎?

中國官方近期做的一項決定爲一直頂着禁忌枷鎖的性教育進行了正名。中國全國人大10月17日第二次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捨棄了自1991年沿用至今的“青春期教育”,首次正式把“性教育”三字納入該法,規定“學校、幼兒園應當對未成年人開展適合其年齡的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防範性侵害、性騷擾的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並於2021年6月1日開始實行。

據荊楚網的相關文章分析說,此舉意味着,從此“性教育”將代替“青春期教育”、“防性侵教育”等,成爲法律保護的教育內容。

旅美法律學者滕彪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完善性教育是值得肯定的事情,但是:“中國要想扭轉性教育缺失,還有對青少年性侵犯的嚴峻現實的話,需要長時間的努力,恐怕不是一個法律就能改變的。”

消息公佈後,中國網絡上一片歡騰。新浪網友“南池姑娘”感嘆,這是“社會的進步,太難得了”;網民“美美的夢遊”也說,“正視性教育,保護好孩子”。

實施性教育到底有多難?

然而,一位自稱是某省一線城市學校班主任的網民“a_lovely_colour”卻認爲,“性教育沒有系統教材,沒有課程開發,甚至沒有班會指標,何談性教育?現在心理健康課程推進都是紙上談兵,性教育真的遙遙無期”。

一位因安全考慮不願透露全名的黃姓在美留學生就告訴記者,他在中國從來沒有接受過正規的性教育,而他作爲某高中生物老師的母親也從來不跟他提起涉性議題。

“所學過的生物繁衍知識僅僅是原則上的必修課程。我們一家都是傳統的中國文化培養出來的,思想觀念非常保守,認爲這些都是淫穢色情。”

家長、老師談性色變?

鑑於華人社會的保守,性教育在中國的推行一直舉步維艱。早年,一本名爲《高中生科學性教育》的教材提到,“婚前發生性行爲,對女孩的心身危害”,強調“女孩因愛獻出身體,會被‘征服’她的男孩認爲她‘下賤’”,相關內容立即引發輿論譁然。

 

中國教材《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一年級下冊)》(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中國教材《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一年級下冊)》(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2017年,杭州一學生媽媽在網絡發文,炮轟學校發放的《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內容過於露骨赤裸,不適合孩子獨自閱讀,也不應該出現在小學課本里。雖然學校暫時收回了書本,但仍有大批網友力挺該書爲“中國性教育的希望之書”。

由於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全名的中國獨立媒體人劉先生向記者表示,在中國家長的眼裏,對高考沒用的都不應該存在。

“性教育更被家長認爲是有害的。一部分家長的觀念是“沒有性教育,孩子就不知道性行爲存在,就不會發生性行爲。”

他還分析說,儘管未成年人保護法要求學校普及性教育,但他對於法律的執行結果持懷疑態度。

“中國除了沿海地區和幾個大城市,大部分地區的社會意識形態還是偏保守主義。我懷疑很多地方的教師自己都拿着性教育教材羞於啓齒,搞不好最後變成‘這節課自習’了。家長也是一樣,不把性教育教材沒收或者藏起來就謝天謝地了。”

涉“性”社會問題嚴重 性教育普及迫切

據中國國家人口計生委科學技術研究所2013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中國每年人工流產多達1300萬人次,其中25歲以下的女性約佔一半以上,大學生甚至成爲人工流產的“主力軍”。除此之外,包括海南某小學校長帶學生到酒店開房、山東煙臺某上市公司高管性侵“養女”等針對未成年人的性犯罪事件近年來頻頻發生。

無論是中國墮胎率居高不下,並呈年輕化趨勢;還是性傳播疾病高發;從針對未成年人的性犯罪事件頻繁;再到性少數團體遭遇歧視嚴重,種種社會問題的背後似乎都繞不開“性”這一字,使得中國性教育的普及迫在眉睫。

在美國的民間組織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建議,中國吸取西方的性教育經驗,揭開性教育的神祕面紗。

“用科學的方法處理本來就不神祕的東西,讓大家都有所瞭解。我們應該好好反思一下中國文化當中的糟粕在哪裏,例如孔孟之道、女德等東西還應該不應該教給孩子們。”

滕彪則警告說,由於中國缺少對公權力的監督,當權者犯罪後往往能夠逃脫法律制裁,如果不改變這一情況,僅僅立法或開展性教育將很難根治有關問題。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