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纪念五四 余英时批习降格五四精神

2019-05-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华文化总会在台北举办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活动(记者夏小华摄)
中华文化总会在台北举办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活动(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史学家余英时批评习近平的统治完全违背五四精神,假借五四的名义,利用民族主义的情绪,将五四精神降格为爱国爱党。

“五四已经太老、太老了,虽然还有那么多孩子那么迷信他的青春,但是我们现在正正式式,而且干干脆脆地为他举行葬礼。”

中央研究院研究员钱永祥在台北纪念五四运动会上,朗诵诗人余光中写在1964年的诗歌《降五四的半旗》。

钱永祥说,台湾已有20年不谈五四,今年开始谈,他觉得很兴奋。他发现,中国大陆年轻一代,不论自由派、左派或标榜毛泽东主义左派人士,都将五四视为共同思想价值来源。

 

 

学者吁以“五四”作两岸知识分子沟通的共同资源

钱永祥说:“昨天,习近平在北京主持纪念五四大会,他提出爱国主义,他可以对五四的精神去做他的扭曲,但是他不能够把五四否定掉,所以年轻人会觉得今天我讲五四是有保护作用的,我可以把话讲出来。我们今天面对两岸情势,五四是不是可以变成我们在跟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沟通时候的一个共同的资源?”

中研院社会所副所长陈志柔提到,他的学生前阵子说要研究中国的自由主义:“他说他想访谈对于中国自由主义有看法的人,要去那里找?我说你去中央研究院有个胡适纪念馆,你在那边守着,都会有仰慕自由主义的中国大陆访客,比你去北京容易,他就去那边待了一个礼拜,访问到很多人。”

这场由中华文化总会举办的“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中国大陆民主发展的反思”圆桌论坛,纪念中华民国史上第一个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学生运动。文化总会会长蔡英文并未出席。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致词透露,蔡英文指示办理五四一百年纪念。

人在美国的史学家余英时,预录视频谈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截图、文化总会提供)
人在美国的史学家余英时,预录视频谈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截图、文化总会提供)

现场播放中研院院士、旅居美国的余英时为大会预录的视频。余英时指出:“共产党今天讲的是一党专政,而假借五四的爱国的名义,利用民族主义的情绪,这是今天他最成功的地方。今年的五四,习近平就表示不要庆祝。把五一(劳动节)跟五四混在一起,一连放四天的假,所以就没有人能特别庆祝了,因为一提到五四,人人首先想到民主跟科学。”

被外界称为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泰斗的余英时说,谈到民主不能没有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行动、自由的组织。科学跟民主连在一起,不是共产党要的。

余英时:“共产党要的是科技,控制人的技术。而不是真正研究知识、对知识有真正的了解,共产党没有这种观念、没有真理的观念,他的真理是为党服务。所以今天的共产党不可能庆祝民主自由,也不可能庆祝民主与科学,只能提倡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最后目标就是爱党。”

余英时批判,在中国大陆,现在是言论自由最坏的时候,所有报纸刊物控制在党的手上,不像邓小平时代,多少反邓的文章可以印出来、电台可以播出来。

余英时提到,共产党在所有大学成立“学生委员会”,教师讲什么话、有什么问题,要跟党报告,讲堂一定有录音,没人敢讲反对政府的话,人人自危。共产党认为教员、知识界应该受控制因为“你吃我的饭”,“离开我的党你没饭吃”。

余英时:台湾受惠于五四   台湾若屈从中共   将沦为香港第二

余英时说,大陆自由派人士多数希望台湾保持民主制度,作为大陆可能发展的方向。如果台湾民主不能保存,大陆知识分子觉得很危险,将使得中国人相信中国不能搞民主。

余英时警告:“现在台湾内部思想非常混乱,没有一个共同认识,这是很大的危机。台湾由于对共产党不了解,一般人想到的是共产党有钱,我们为了要赚钱,必须跟共产党妥协。那就看你要妥协到什么程度,如果你妥协到政治都不顾的话,那就变成第二个香港。”

余英时提到台湾有第二段的五四运动,从1949到1960年,以《自由中国》杂志为中心。当年雷震创办《自由中国》,由胡适担任发行人,台湾的民主、自由、解放、人权这些思潮,都是从《自由中国》杂志而来,胡适最早提出普选、反对党的概念来自雷震,台湾的自由民主思潮不是因为李登辉前总统发现的,五四运动真正受惠在台湾。

文化总会副会长江春男(司马文武)谈五四精神对台湾党外运动、民主化的影响。(记者夏小华摄)
文化总会副会长江春男(司马文武)谈五四精神对台湾党外运动、民主化的影响。(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文化总会副会长江春男也透露:“当时我办党外杂志,都用五四运动时代的新青年还有很多周刊里面批评国民党、批评国事的文章的文字技巧,来批评国民党,国民党常常不知道我为什么有那多中肯的批评,实际上都是五四时代留下的杂志报纸上的文章。”

陆委会主委:“民主”就是两岸关键词

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说,中国早已遍寻不着“德先生(democracy民主)”、“赛先生(science科学)”。台湾有义务向华人世界展示民主,绝不能接受一国两制,“民主就是两岸的关键词。”

中研院社会所副所长陈志柔指出,习近平大开倒车,法治成为其控制武器、媒体成为其教化工具,微信充斥着小编,提供大量鸡汤文、娱乐新闻,洗脑年轻人,让他们不会思考。

文化总会副秘书长张铁志提到, 2008年开始,中国的微博还曾经出现一批“公知”,勇于对社会议题提出看法,如同国际上的茉莉花运动。但在习近平上台后就开始反转。
张铁志忧心网路科技被中国极权政府所用:“中国现在很流行的游戏,在学习习大大思想,电视节目出现学习大大的实境秀,以娱乐方式操控人民对政权的忠诚,前所未有,非常厉害。”

张铁志还说,更可怕未来AI时代,data(数据)就是金控,当技术愈发达,对中央集权体制更有助益,他可以很轻易掌握人民资料、隐私、DNA,让极权体制里的机器学习更有效率,人民将面临很大挑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