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辰龙年: 盘点那些上不了春晚的歌儿

2024.02.08 13:36 ET
甲辰龙年: 盘点那些上不了春晚的歌儿 龙年春节就要到了,每年登上中国官方春晚的歌曲要么是渲染"宏大叙事"的主旋律,要么是"党领导一切"的颂歌,而一些引起百姓共鸣的曲调却往往只能在地下流传,即便红透网络也注定难以登上充满“正能量”的大舞台。
路透社资料图片

龙年春节就要到了,每年登上中国官方春晚的歌曲要么是渲染"宏大叙事"的主旋律,要么是"党领导一切"的颂歌,而一些引起百姓共鸣的曲调却往往只能在地下流传,即便红透网络也注定难以登上充满"正能量"的大舞台。您知道这些歌曲都有哪些吗?它们又触碰到了当局的哪些敏感点呢?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混剪视频热传

 “人群中哭着,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你已经决定了,你已经决定了。你静静忍着,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这首《你不是真正的快乐》是五月天乐队在2008年发行的专辑《后青春期的诗》中的主打歌曲,曾被很多人翻唱。不过在最近,这首爱情疗愈歌却因一段独特的混剪视频引发网友强烈共鸣而再次火爆。有网友说,它“表达了好多人的心声”。

视频开头,记者询问一名年轻的农民工:“你快乐吗?” 答:“快乐啊!”

问:“那你觉得快乐是什么?” 答: “快乐就是好好修车,不让父母操心。”

问:“这不算你的快乐,我问的是你的快乐?” 答:“我的快乐就是……我也不知道啊……。”

在这部搭配歌曲的混剪视频中,有劳务市场上飞奔抢活的打工仔,有歌厅里沦落风尘的卖笑女郎,有风雪里送外卖的小哥,也有突然情绪崩溃、嚎啕大哭的中年大叔。他们痛苦地留着泪,却又不时地强颜欢笑。

旅美时事评论人士唐靖远认为:“这个片子等于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第二大经济体下,这么多的民众,不同阶层的人、男女老少都活得这么艰难,他们甚至都感觉不到快乐?”

唐靖远说,这个视频也表现出很多中国人虽然都生活得艰难、痛苦,但还不得不装出一脸的笑容。这让他想到《人民日报》日前发表的文章《整个国家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他说:“他们为什么不快乐?因为他们都被代表了,被这个政权、或者说整个特权阶层把他们代表了。他们不但活得不快乐,他们连真实地表达一下自己不快乐的权利都被剥夺掉了。”

唐靖远认为,这样的视频与歌曲显然与中国官方春晚所要唱响的社会“光明论”格格不入,因为“这是典型的揭开了中共光鲜外表下的疮疤”。

黄明志与《龙的传人》 网友:反共创作也可吸引人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虾、龙眼、龙马精神。人人都是龙的传人,一辈子的祖国人。(入华夏,我不悔此生)”以歌曲《玻璃心》而知名的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龙年到来前又推出贺岁歌曲《龙的传人》。歌曲发布不到两周,油管上已有近700万人次观看量。但不论怎么流行,这首贺岁歌曲注定上不了“强国”的春晚。

在歌曲的音乐视频中,黄明志与身着龙袍的“小熊为你”(暗喻习近平)合唱,并紧跟2023年时政大事,“缅北”、“假唱”、“乳滑”、“娘泡”、“动态清零”等敏感话题一样不落。此外,歌词中还贯穿着“慕洋犬”、“反贼”、 “留岛不留人” 、 “全民脱贫”、“爱党爱国”等五毛用词。网友大赞:“用一首歌重现了2023年所有的中国梗”、“绝对是龙年最佳贺年歌”。

在这部音乐视频的介绍中,黄明志还幽默写道:“从小我们都是喝黄河的水和吃中国的海鲜长大的,我们一定要记得我们的根在哪里,一定要学会科目三怎么跳,不要数典忘祖! 作为一个‘龙的传人’,要时时刻刻记得爱党,爱国,爱主席!”

唐靖远则指出,这首歌以“党”和习近平为其创作核心,“把整个这些小粉红在中共这种党文化的洗脑下表现出来的种种荒谬的言行、思维方式,它都来一个淋漓尽致的展示。”

身在澳大利亚的中国新移民Liga告诉本台:“现在已经有一个新的趋势形成了,就是靠反共创作也是可以吸引人、也是可以变现的。这也就意味着,不满共产党的人现在已经是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哪怕他们没有投票权,但是借助着互联网,他们这个影响力也可以达到非常可怕的程度。”

乳透社歌曲与“辱包文化”

“ 迎接下一个任期,继续颐使气指;笑话改变主角不变,还是小熊维尼;监狱大门常打开,豪迈熙来等你;恶政隐就有了问题,你会来到这里。” 这是海外知名的“乳透社·小反旗”频道推出的歌曲《秦城欢迎你》。

近年来,以“乳透社”为代表的“辱包文化”在海外社媒广受关注。他们常常推出以恶搞习近平为主题的作品,通过幽默手法挑战北京的威权。但过去两年,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和小池塘两个频道反复被油管封禁,令网友质疑海外社媒平台也被“染红”。

Liga告诉本台,他很喜欢听乳透社的歌曲,尤其是那些被改编的“红歌”,比如《秦城欢迎你》(原曲:北京欢迎你);庆丰到(原曲:财神到);庆丰话(原曲:中国话-S.H.E.)等等。

不久前,由流亡到美国的香港网友“易碎品编年史”推出的一首《歌唱祖国恶搞版》,也让Liga大笑不已:“五十星旗迎风飘扬,高官子女全渡重洋。歌唱我们亲爱的党国,从今加速进入坟场。歌唱我们亲爱的主席,领导共党走向灭亡......。”

 “把歌词改一下,还是相同的旋律,但是唱出完全不一样的含义。这个时候,大家觉得可以缓解一些生活中的压力,发泄一些不满,而且有可能对于中国的政治改革有一定的作用。要不然的话,中国政府没有必要去封杀网络的。” Liga说。

A股版《罗刹海市》与岳云鹏版《西楼儿女》

“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过七冲越焦海三寸的黄泥地,只为那有一条一丘河,河水流过苟苟营。” 去年7月,沉寂多年的歌手刀郎推出新专辑《山歌廖哉》,其中一首《罗刹海市》不仅震撼歌坛,更引发舆论关注。在短短几天内,这首歌收获了数十亿的全网播放量,可谓是现象级传播。

《罗刹海市》取材于清代小说家蒲松龄的同名小说,描绘了一个是非、美丑、善恶完全颠倒的世界,被视为对当今中国社会进行了尖锐的针砭与暗讽。唐靖远评论说:“整个的中国大陆社会就象他歌词里面暗示的,已经成为一个蝇营狗苟的大粪坑,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基本都是一丘之貉。整个社会其实都出现了一种美丑颠倒、善恶颠倒,非常荒谬的环境。”

《罗刹海市》爆火后,有很多人改版翻唱。数月前,网友“大宝”翻唱的A股版《罗刹海市》也在中国股民中热传,甚至被封为“年度单曲”。

“道琼斯向东,两万六千里,满三千减五百,三千点黄泥地,只为那有一碗关灯面,面条吃完狗狗赢。狗狗赢当家的叉杆儿,唤作新股,融资圈钱有诨名。”这首歌曲发表后,迅速在中国互联网被封杀,不过股民们却听得很上头。

2023年疫情解封后,中国经济疲软,股市更加低迷。日前,上证指数甚至创下2600多点的新低,让投资者们痛苦不堪。有网友说:“股民能听出来里面的心酸血泪啊,亏了多少才有这样的感悟!股民越听越有滋味。”

除了A股版的《罗刹海市》,最近中国相声演员岳云鹏又唱火了一首歌《西楼儿女》: “许多年前我也曾有梦想。想过满载荣誉回到家乡,这肆意的风压弯了海棠。提起故人故事泪湿眼眶,谈及旧爱旧恨寸断肝肠。”

由中国歌手海来阿木在2022年原创的这首歌曲,推出后似乎不愠不火。但伴随中国经济低迷导致的悲观情绪在民众中蔓延,加上年节将至,岳云鹏的深情演唱让这首歌很快“霸占”多个音乐榜单。

 “听了以后还挺难过的。可能更多的漂泊在外的一些人又没赚到钱,事业也没有成功,有些失意、有些失落,有点这种感觉。”来自上海的Ray觉得,这首歌曲很契合他的心境: “就象2023年,其实我过得也不好,现在说难听点就是失业了吧。听这个歌,还挺有共鸣。”

Ray说,在他身边,现在95%的人都是处于一种悲观、压抑乃至抑郁的精神状态。对于《人民日报》所说的“整个社会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这首歌无疑就是反讽。

浓缩很多人一生的《大梦》

盘点2023年的歌坛,不得不提这首《大梦》。在中国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3》中,瓦依那乐队和任素汐合唱的一曲《大梦》不仅得到了全场最高票,赛后当天还获得高达44.2万的网民转发量,刷屏各个圈层的视频号。

“我已十八岁,没考上大学, 是应该继续,还是打工去,该怎么办?” “她姐姐问我,没正式工作,要不要房子,要不要孩子,该怎么办?” “我已七十八,突然间倒下,躺在病床上,时间变很漫长,该怎么办?” 

这首长达九分钟的歌曲以朴素的歌词和深情的曲调,描述了当下从六岁到八十八岁的中国人的一生。歌词展现了中国百姓在不同人生阶段面临的社会现实问题和烦恼,贯穿整首歌的18个“怎么办”让许多听众产生了共鸣。

很多网友评论说,歌曲把他们“听哭了”;也有的说,“一首歌浓缩了很多强国人的一生”;还有人说,“在那个地方,每天疲于应付各种苦难,永远无解。当你离开那个地方,发现那些苦难只在那个地方存在,真的是噩梦。”

《我们是最后一代》触动上海人

“不要接近门口的狗,不要去喝庆功的酒;在勋章闪烁的今天,不要放下没报的仇;不要轻信他们的嘴,不要忘记流过的泪;在花团锦簇的今天, 不要宽恕昨夜的罪……”。

2022年6月1日,上海在历经史无前例的两个月“动态清零”后,宣布全面“复工复市”。很多人以各种方式庆祝解封。网友“功不唐捐的孤岛”当天在互联网上发布了一首歌《我们是最后一代》。视频以黑色为底,配合歌声展示歌词,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封城带给人们的痛苦。这首歌虽然几乎立即就被网管审查删除,但依然在网上热传。网友把这首歌配以上海封城的视频,并制作成不同版本的MV。

居住在上海的Ray说,一听这首歌就让他很触动:“那些画面不就是真真切切发生在身边的事嘛,挺让人悲伤的。”

耳光乐队因《红孩儿十八赢》被封禁

以摇滚乐融合中国民族戏曲、曲艺为特色的耳光乐队,在中国歌坛独树一帜。他们在2023年1月创作的一曲《红孩儿十八赢》爆红网络,但随即遭到下架;到6月份,耳光乐队也被当局封杀。网友称赞耳光乐队为“唱真话的孤勇者”。

“红孩儿圣婴大王名叫牛圣婴,牛魔王铁扇公主对他惯养又娇生,所以他三百多岁还是个大龄儿童,火云洞山神和土地常被他瞎折腾。” 歌曲以《西游记》中的“红孩儿”比喻中国当局,并对其统治下的社会现状进行了深刻讽刺和反思。歌词中涵盖了众多近两、三年来的新闻大事,包括动态清零、东航事件、胡鑫宇失踪案、丰县铁链女、广州宝马冲撞人群、河南村镇银行爆雷、贵州大巴车、乌鲁木齐大火以及二舅、谷爱凌事件等。

唐靖远说,象《红孩儿十八赢》 这样的地下歌曲还有很多,如果没有当局的封杀、严格的创作限制,民间甚至会形成一股音乐的风潮,“但是,在现在中共不断地加强对言论的控制、也包括对文艺作品的封杀,它可能在民间很受欢迎,但它几乎不可能进入到主流的媒体或主流的娱乐氛围之中。”

针对上述民歌触动北京敏感神经的现象,日本产经新闻社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曾在脸书发文说: “残暴的政治和文字狱是不可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的。向耳光乐队致敬。”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