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辰龍年: 盤點那些上不了春晚的歌兒

2024.02.08 13:36 ET
甲辰龍年: 盤點那些上不了春晚的歌兒 龍年春節就要到了,每年登上中國官方春晚的歌曲要麼是渲染"宏大敘事"的主旋律,要麼是"黨領導一切"的頌歌,而一些引起百姓共鳴的曲調卻往往只能在地下流傳,即便紅透網絡也註定難以登上充滿“正能量”的大舞臺。
路透社資料圖片

龍年春節就要到了,每年登上中國官方春晚的歌曲要麼是渲染"宏大敘事"的主旋律,要麼是"黨領導一切"的頌歌,而一些引起百姓共鳴的曲調卻往往只能在地下流傳,即便紅透網絡也註定難以登上充滿"正能量"的大舞臺。您知道這些歌曲都有哪些嗎?它們又觸碰到了當局的哪些敏感點呢?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混剪視頻熱傳

 “人羣中哭着,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你再也不會夢或痛或心動了,你已經決定了,你已經決定了。你靜靜忍着,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這首《你不是真正的快樂》是五月天樂隊在2008年發行的專輯《後青春期的詩》中的主打歌曲,曾被很多人翻唱。不過在最近,這首愛情療愈歌卻因一段獨特的混剪視頻引發網友強烈共鳴而再次火爆。有網友說,它“表達了好多人的心聲”。

視頻開頭,記者詢問一名年輕的農民工:“你快樂嗎?” 答:“快樂啊!”

問:“那你覺得快樂是什麼?” 答: “快樂就是好好修車,不讓父母操心。”

問:“這不算你的快樂,我問的是你的快樂?” 答:“我的快樂就是……我也不知道啊……。”

在這部搭配歌曲的混剪視頻中,有勞務市場上飛奔搶活的打工仔,有歌廳裏淪落風塵的賣笑女郎,有風雪裏送外賣的小哥,也有突然情緒崩潰、嚎啕大哭的中年大叔。他們痛苦地留着淚,卻又不時地強顏歡笑。

旅美時事評論人士唐靖遠認爲:“這個片子等於提出一個問題,就是爲什麼第二大經濟體下,這麼多的民衆,不同階層的人、男女老少都活得這麼艱難,他們甚至都感覺不到快樂?”

唐靖遠說,這個視頻也表現出很多中國人雖然都生活得艱難、痛苦,但還不得不裝出一臉的笑容。這讓他想到《人民日報》日前發表的文章《整個國家都洋溢着樂觀向上的氛圍》。他說:“他們爲什麼不快樂?因爲他們都被代表了,被這個政權、或者說整個特權階層把他們代表了。他們不但活得不快樂,他們連真實地表達一下自己不快樂的權利都被剝奪掉了。”

唐靖遠認爲,這樣的視頻與歌曲顯然與中國官方春晚所要唱響的社會“光明論”格格不入,因爲“這是典型的揭開了中共光鮮外表下的瘡疤”。

黃明志與《龍的傳人》 網友:反共創作也可吸引人

“我們都是龍的傳人,龍蝦、龍眼、龍馬精神。人人都是龍的傳人,一輩子的祖國人。(入華夏,我不悔此生)”以歌曲《玻璃心》而知名的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龍年到來前又推出賀歲歌曲《龍的傳人》。歌曲發佈不到兩週,油管上已有近700萬人次觀看量。但不論怎麼流行,這首賀歲歌曲註定上不了“強國”的春晚。

在歌曲的音樂視頻中,黃明志與身着龍袍的“小熊爲你”(暗喻習近平)合唱,並緊跟2023年時政大事,“緬北”、“假唱”、“乳滑”、“娘泡”、“動態清零”等敏感話題一樣不落。此外,歌詞中還貫穿着“慕洋犬”、“反賊”、 “留島不留人” 、 “全民脫貧”、“愛黨愛國”等五毛用詞。網友大讚:“用一首歌重現了2023年所有的中國梗”、“絕對是龍年最佳賀年歌”。

在這部音樂視頻的介紹中,黃明志還幽默寫道:“從小我們都是喝黃河的水和喫中國的海鮮長大的,我們一定要記得我們的根在哪裏,一定要學會科目三怎麼跳,不要數典忘祖! 作爲一個‘龍的傳人’,要時時刻刻記得愛黨,愛國,愛主席!”

唐靖遠則指出,這首歌以“黨”和習近平爲其創作核心,“把整個這些小粉紅在中共這種黨文化的洗腦下表現出來的種種荒謬的言行、思維方式,它都來一個淋漓盡致的展示。”

身在澳大利亞的中國新移民Liga告訴本臺:“現在已經有一個新的趨勢形成了,就是靠反共創作也是可以吸引人、也是可以變現的。這也就意味着,不滿共產黨的人現在已經是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視的政治力量。哪怕他們沒有投票權,但是藉助着互聯網,他們這個影響力也可以達到非常可怕的程度。”

乳透社歌曲與“辱包文化”

“ 迎接下一個任期,繼續頤使氣指;笑話改變主角不變,還是小熊維尼;監獄大門常打開,豪邁熙來等你;惡政隱就有了問題,你會來到這裏。” 這是海外知名的“乳透社·小反旗”頻道推出的歌曲《秦城歡迎你》。

近年來,以“乳透社”爲代表的“辱包文化”在海外社媒廣受關注。他們常常推出以惡搞習近平爲主題的作品,通過幽默手法挑戰北京的威權。但過去兩年,乳透社旗下小反旗和小池塘兩個頻道反覆被油管封禁,令網友質疑海外社媒平臺也被“染紅”。

Liga告訴本臺,他很喜歡聽乳透社的歌曲,尤其是那些被改編的“紅歌”,比如《秦城歡迎你》(原曲:北京歡迎你);慶豐到(原曲:財神到);慶豐話(原曲:中國話-S.H.E.)等等。

不久前,由流亡到美國的香港網友“易碎品編年史”推出的一首《歌唱祖國惡搞版》,也讓Liga大笑不已:“五十星旗迎風飄揚,高官子女全渡重洋。歌唱我們親愛的黨國,從今加速進入墳場。歌唱我們親愛的主席,領導共黨走向滅亡......。”

 “把歌詞改一下,還是相同的旋律,但是唱出完全不一樣的含義。這個時候,大家覺得可以緩解一些生活中的壓力,發泄一些不滿,而且有可能對於中國的政治改革有一定的作用。要不然的話,中國政府沒有必要去封殺網絡的。” Liga說。

A股版《羅剎海市》與岳雲鵬版《西樓兒女》

“羅剎國向東兩萬六千里,過七衝越焦海三寸的黃泥地,只爲那有一條一丘河,河水流過苟苟營。” 去年7月,沉寂多年的歌手刀郎推出新專輯《山歌廖哉》,其中一首《羅剎海市》不僅震撼歌壇,更引發輿論關注。在短短几天內,這首歌收穫了數十億的全網播放量,可謂是現象級傳播。

《羅剎海市》取材於清代小說家蒲松齡的同名小說,描繪了一個是非、美醜、善惡完全顛倒的世界,被視爲對當今中國社會進行了尖銳的鍼砭與暗諷。唐靖遠評論說:“整個的中國大陸社會就象他歌詞裏面暗示的,已經成爲一個蠅營狗苟的大糞坑,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基本都是一丘之貉。整個社會其實都出現了一種美醜顛倒、善惡顛倒,非常荒謬的環境。”

《羅剎海市》爆火後,有很多人改版翻唱。數月前,網友“大寶”翻唱的A股版《羅剎海市》也在中國股民中熱傳,甚至被封爲“年度單曲”。

“道瓊斯向東,兩萬六千里,滿三千減五百,三千點黃泥地,只爲那有一碗關燈面,麪條喫完狗狗贏。狗狗贏當家的叉杆兒,喚作新股,融資圈錢有諢名。”這首歌曲發表後,迅速在中國互聯網被封殺,不過股民們卻聽得很上頭。

2023年疫情解封后,中國經濟疲軟,股市更加低迷。日前,上證指數甚至創下2600多點的新低,讓投資者們痛苦不堪。有網友說:“股民能聽出來裏面的心酸血淚啊,虧了多少纔有這樣的感悟!股民越聽越有滋味。”

除了A股版的《羅剎海市》,最近中國相聲演員岳雲鵬又唱火了一首歌《西樓兒女》: “許多年前我也曾有夢想。想過滿載榮譽回到家鄉,這肆意的風壓彎了海棠。提起故人故事淚溼眼眶,談及舊愛舊恨寸斷肝腸。”

由中國歌手海來阿木在2022年原創的這首歌曲,推出後似乎不慍不火。但伴隨中國經濟低迷導致的悲觀情緒在民衆中蔓延,加上年節將至,岳雲鵬的深情演唱讓這首歌很快“霸佔”多個音樂榜單。

 “聽了以後還挺難過的。可能更多的漂泊在外的一些人又沒賺到錢,事業也沒有成功,有些失意、有些失落,有點這種感覺。”來自上海的Ray覺得,這首歌曲很契合他的心境: “就象2023年,其實我過得也不好,現在說難聽點就是失業了吧。聽這個歌,還挺有共鳴。”

Ray說,在他身邊,現在95%的人都是處於一種悲觀、壓抑乃至抑鬱的精神狀態。對於《人民日報》所說的“整個社會都洋溢着樂觀向上的氛圍”,這首歌無疑就是反諷。

濃縮很多人一生的《大夢》

盤點2023年的歌壇,不得不提這首《大夢》。在中國音樂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3》中,瓦依那樂隊和任素汐合唱的一曲《大夢》不僅得到了全場最高票,賽後當天還獲得高達44.2萬的網民轉發量,刷屏各個圈層的視頻號。

“我已十八歲,沒考上大學, 是應該繼續,還是打工去,該怎麼辦?” “她姐姐問我,沒正式工作,要不要房子,要不要孩子,該怎麼辦?” “我已七十八,突然間倒下,躺在病牀上,時間變很漫長,該怎麼辦?” 

這首長達九分鐘的歌曲以樸素的歌詞和深情的曲調,描述了當下從六歲到八十八歲的中國人的一生。歌詞展現了中國百姓在不同人生階段面臨的社會現實問題和煩惱,貫穿整首歌的18個“怎麼辦”讓許多聽衆產生了共鳴。

很多網友評論說,歌曲把他們“聽哭了”;也有的說,“一首歌濃縮了很多強國人的一生”;還有人說,“在那個地方,每天疲於應付各種苦難,永遠無解。當你離開那個地方,發現那些苦難只在那個地方存在,真的是噩夢。”

《我們是最後一代》觸動上海人

“不要接近門口的狗,不要去喝慶功的酒;在勳章閃爍的今天,不要放下沒報的仇;不要輕信他們的嘴,不要忘記流過的淚;在花團錦簇的今天, 不要寬恕昨夜的罪……”。

2022年6月1日,上海在歷經史無前例的兩個月“動態清零”後,宣佈全面“復工復市”。很多人以各種方式慶祝解封。網友“功不唐捐的孤島”當天在互聯網上發佈了一首歌《我們是最後一代》。視頻以黑色爲底,配合歌聲展示歌詞,提醒人們不要忘記封城帶給人們的痛苦。這首歌雖然幾乎立即就被網管審查刪除,但依然在網上熱傳。網友把這首歌配以上海封城的視頻,並製作成不同版本的MV。

居住在上海的Ray說,一聽這首歌就讓他很觸動:“那些畫面不就是真真切切發生在身邊的事嘛,挺讓人悲傷的。”

耳光樂隊因《紅孩兒十八贏》被封禁

以搖滾樂融合中國民族戲曲、曲藝爲特色的耳光樂隊,在中國歌壇獨樹一幟。他們在2023年1月創作的一曲《紅孩兒十八贏》爆紅網絡,但隨即遭到下架;到6月份,耳光樂隊也被當局封殺。網友稱讚耳光樂隊爲“唱真話的孤勇者”。

“紅孩兒聖嬰大王名叫牛聖嬰,牛魔王鐵扇公主對他慣養又嬌生,所以他三百多歲還是個大齡兒童,火雲洞山神和土地常被他瞎折騰。” 歌曲以《西遊記》中的“紅孩兒”比喻中國當局,並對其統治下的社會現狀進行了深刻諷刺和反思。歌詞中涵蓋了衆多近兩、三年來的新聞大事,包括動態清零、東航事件、胡鑫宇失蹤案、豐縣鐵鏈女、廣州寶馬衝撞人羣、河南村鎮銀行爆雷、貴州大巴車、烏魯木齊大火以及二舅、谷愛凌事件等。

唐靖遠說,象《紅孩兒十八贏》 這樣的地下歌曲還有很多,如果沒有當局的封殺、嚴格的創作限制,民間甚至會形成一股音樂的風潮,“但是,在現在中共不斷地加強對言論的控制、也包括對文藝作品的封殺,它可能在民間很受歡迎,但它幾乎不可能進入到主流的媒體或主流的娛樂氛圍之中。”

針對上述民歌觸動北京敏感神經的現象,日本產經新聞社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曾在臉書發文說: “殘暴的政治和文字獄是不可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的。向耳光樂隊致敬。”

記者:凱迪    責編: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