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独生之国》再揭一胎化内幕 学者叹决策机制有问题

2019-1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独生之国》电影广告(cinemasiren.com)
《独生之国》电影广告(cinemasiren.com)

揭露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内幕的纪录片《独生之国》最近在亚马逊视频网站上线。这一危害中国人几十年的政策至今还在中国实行。其实在这一政策实行之初就有学者提出反对,只是没有引起决策者重视。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决策机制到底存在什么问题?

 

 

这部由两位中国大陆背景的青年电影人王男袱和张嘉玲(Jialing Zhang,音译)制作的纪录片已经在年初获得美国著名的独立电影节第35届圣丹斯电影节的纪录片评审团大奖。影片以导演王男袱本人家庭的经历为引子,探索了计划生育政策给中国社会和普通人命运带来的伤害。

 

难能可贵的是影片也采访到计划生育政策的底层实施者。这些实施者不同程度地表达了悔意,“我们没办法”,“没有选择”。

王男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认为这些政策的实施者也是受害者。正如他们自己所说,他们没有选择,这是国家的政策。

中国电影人王男袱(左)(Public Domain)
中国电影人王男袱(左)(Public Domain)

计生政策实施之初就有人提出批评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有漫长的酝酿过程,1960年代出现生育高峰,人口暴涨后,中国政府从1970年代开始鼓励计划生育。

1980年,独生子女政策在全国开始实施。1982年底,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将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全国各地强制推行一胎化政策。

在计划生育政策开始实施的初期,学术界鲜有反对的声音。现任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的梁中堂是其中的另类,他根据自己的研究很早就对这一政策提出了反对,

“我是根据计算认为,这样的政策不可行。1979年,在第二次全国人口科学讨论会上,我提交的论文和大会的发言指出一胎化不可行。”

他也听到了民间对计划生育政策的反对声,

“社会这个层面来讲,当然不是这样。大多数农民都以实际行动来反对一胎化。人民群众在下边议论,也都会提出一胎化政策的负面效果。”

但决策制定者对此置若罔闻。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中国人口在1990年至2000年代快速下降,到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中国的生育率仅为1.22,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但此时已经有专家提出了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明确反对。梁中堂告诉本台记者,他从2000年代开始把生育作为人权进行呼吁,

“从1979年到90年代中后期,我都是讲人口学的道理,大约2000年以后,我就基本从人权这个角度,从政治哲学,从法律来讲道理了。”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易富贤从2000年开始就发表文章,指出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人口下降,将拖累国家经济的发展,导致文明的衰退。他于2007年在香港出版著作《大国空巢:走入歧途的中国计划生育》一时洛阳纸贵,引起广泛的影响。该书的第二版于2013年在中国大陆解禁出版,很快就登上新华网十大好书榜。

但他的学术呼吁并没有得到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重视。2000年代中期,以中国人口学会为代表的一批主流人口学家仍然认为,中国应该维持计划生育政策,否则将出现人口暴涨。这种观点反映在了2006年发表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报告》中。

中国主流学界以及相关政府部门不接受易富贤等人观点的原因,易富贤认为有部门利益的关系,

“根本没有政治问题,就是一个学术问题啊。但国家卫计委知道这个后不得了。他们在2016年要把我这本书封杀掉。所以,在中国政府当中,部门利益、利益集团的利益非常庞大,他们完全是玩弄了中央政府。”

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提到“优化生育政策,提高人口质量”。(视频截图/路透社)
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提到“优化生育政策,提高人口质量”。(视频截图/路透社)

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到“优化生育政策,提高人口质量”。易富贤认为这是对计划生育政策的纠正,中国政府很可能很快会出台政策,全面取消这一政策。

决策机制听不进不同意见

对于中国政府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开始着手纠正计划生育政策,易富贤指出,这说明决策机制存在问题,

“中国这个决策体系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他们根本听不进不同的声音。我从2000年就开始呼吁取消计划生育,我当年的预测非常准确。但政府对我的观点一直是将信将疑,他们在决策上仍然采纳主流学者的观点。”

易富贤近日在推特上指出,中国人口现在实际上是负增长;2020年即将进行的第七次中国人口普查,可能会发现真实的中国人口应该不超过13亿,这也凸显出计划生育政策的危害。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