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记者因揭候鸟被盗猎受到死亡威胁

2014-05-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黑市正在被“处理”的候鸟(56.com)
黑市正在被“处理”的候鸟(56.com)

2012年底,《长沙晚报》摄影记者李峰发表了长篇调查报道,披露了湖南省桂东县候鸟被屠杀和盗猎的情况,此后他不断受到骚扰,甚至死亡威胁。专家认为,环保人士受到打压往往是因为得罪了利益集团和地方官员。

据总部设在海外的环保网站《中外对话》报道,2012年底,《长沙晚报》摄影记者李锋觉得有必要外出暂避风头。他和两位同伴刚刚完成了一系列调查报道,揭露在湖南山林深处猖狂屠杀候鸟的现象和附近桂东县的候鸟买卖黑市。中国中南部的湖南省,位于途径中国内陆的一条候鸟迁徙通道之上。每年秋季,全球数以亿万计的候鸟沿着8条主要的候鸟迁徙通道,飞往千里之外的印度、东南亚等南部温暖地区过冬。但许多鸟儿飞到这里,等待他们的是猎枪和罗网。

报道一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其图片报道和一部12分钟的纪录片在网上被疯狂转载,上线首日便获得十几万点击,报道引发了公众关于候鸟保护及政府失职的激烈讨论。数日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也对候鸟偷猎现象进行了报道。

李峰的报道也给当地政府触动很大,桂东县县长表示要加强候鸟保护,当地的森林公安局开始打击候鸟倒卖市场。本台记者接通了桂东县森林公安局的电话,了解当地候鸟保护情况,值班警察王先生说:

“李峰的报道出来之后,我们一直在坚持候鸟的保护工作,关闭候鸟倒卖市场,并建立了防治打猎候鸟的巡逻队,严禁打猎候鸟。”

李峰的报道产生了极大影响力,但却为李锋和两个同伴带来了麻烦。李锋的微博账号开始收到侮辱性评论及死亡恐吓,匿名的来电对他的家人进行骚扰威胁。《中外对话》网站的报道说,李锋说,“有的匿名来电说要用打鸟的土制鸟铳给我来一枪,但最恐怖的是他们竟然掌握了一些非常私人的信息,比如说,我的孩子多大了,我的妻子在哪里工作等。”

江苏宜兴的环保人士吴立红说,李锋面临的各种威胁他本人也亲身经历过,他因为揭露太湖周边的化工厂污染,曾经遭到地方政府构陷,被关进监狱:

“李峰这样的环保人士受到打压,往往是因为得罪了利益集团和当地官员。”

吴立红说,尽管李锋的调查报道获得新华社及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的关注,但湖南桂东县的官员会把这一报道当作他们政绩上的一个污点。

“我本人就亲历了地方政府的打压,太湖周边污染湖水的化工厂至今还没有关闭,继续污染太湖。”

吴立红说,地方政府官员往往和污染企业勾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利益集团,无视环保法规:

“这些不法商人和腐败官员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惜牺牲环境来中饱私囊,他们勾结在一起打压环保人士,李锋遭遇的骚扰和恐吓不是一个孤立现象。”

但桂东县森林公安局的警察王先生说,当地政府对李峰的报道只有感激,并没有对他的工作做过任何干扰。

(记者:高山 / 责编:申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