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李文亮病逝两周年 中国管控舆论更严

2022.02.09 10:3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吹哨人李文亮病逝两周年 中国管控舆论更严 2021 年 2 月 7 日,湖北省武汉市吹哨人李文亮染疫病逝一周年之际,一名保安试图取下已故医生李文亮的海报。
路透社图片

新冠肺炎“吹哨人”、中国武汉医师李文亮逝世两周年之际,北京管控舆论更加严厉,仍然使用如删文、封号、因言入罪等监控手段。有武汉民众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连无涉政治的徐州八个孩子的母亲这类负面的社会新闻,在百度都搜不到,纪念李文亮在微信也被严控。外界还呼吁中国释放方斌、张展等公民记者。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师李文亮微博贴文停留在2020年2月1日,上头写着“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7日病逝。他的微博帐号至今累计涌入一百万人留言。

李文亮在2019年COVID-19疫情爆发之初,率先在社群平台微信的同学群组示警。2020年1月3日却接到公安局警示和训诫,指控他“在网路上发布不实言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若继续违法将受法律制裁。

李文亮最早吹哨示警 却遭公安训诫

李文亮在2020年1月31日发文还原情况说:“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消息发出后,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并签了训诫书。”

李文亮微博2020年1月31日公布他在医师群发布确诊七例SARS提醒医师们防护,之后遭公安局指控发布不实消息、被逼签训诫书。(李文亮微博)
李文亮微博2020年1月31日公布他在医师群发布确诊七例SARS提醒医师们防护,之后遭公安局指控发布不实消息、被逼签训诫书。(李文亮微博)

武汉在同年1月23日至4月8日封城。李文亮2月7日病逝。

2年过去了,近日微博只有零星怀念李文亮的短文。网民说:“他是疫情死亡者中最悲情的人物,没有之一!”、“作为先知者,他想自己的责任和担当拯救这个世界,但他却连自己也拯救不了!”、“他留下的微博还在!那是留给世人的一堵‘哭墙’!可现在,人们巳经没有”、“请保佑这风调雨顺,好人都能立命安身”、“门已慢慢打开,可风似乎还没吹进来”、“死亡不是终点,遗忘才是”……

不愿具名的武汉人9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李文亮去世后,中国国家监察委主持的对李文亮被训诫事件的调查,42天后决定撤销训诫,被解读为“平反”,但他认为,当局是为消除汹涌的民意,另外李文亮是体制内的人,就像打自家孩子,让舆论好受一点,充其量只是作秀,千万不要以为是自由度改善的信号。

不涉政治的负面社会消息也封

该名武汉人认为,2年过去,北京对言论自由管控更严,也没有因为举办冬季奥运为搏取形象而放松:“当局不会自己反省,不可能,你指望一个专制政府因为一件错事去反省?它没有这机制。就像目前徐州八个孩子的母亲的事情就是典型,网上的言论被大面积删除,不留痕迹,你去网上百度搜不到消息,不带政治目的社会事件,言论还是被消灭。极权主义特征就是不允许任何不利于他统治的任何消息、言论和负面消息。”

该名武汉人透露,“关于纪念李文亮医师去世二周年,微信朋友圈我就发不出来,很多朋友也发不出来,说明当局还在管控关于李文亮的言论,害怕人们去纪念他。”

新冠肺炎吹哨者、武汉眼科医师李文亮逝世二周年,微博出现零星纪念短文。(微博)
新冠肺炎吹哨者、武汉眼科医师李文亮逝世二周年,微博出现零星纪念短文。(微博)

微信朋友圈发不出纪念李文亮的消息

该名武汉人提到,微信监控分层级,像他属于“半死亡状态”,有的则被封28天,再犯则永久封禁。甚至升级管理,如果没上过黑名单、没被封号或被警告,有的人发得出去,可以用图片或避掉敏感词发出去,但微信会“限流”,只有很少一部份朋友看得到,或是能看不能发出评论。给外界造成错觉:“是不是言论有松一点?”事实上并没有,受管控的人真正想表达的言论发不出去。

多名公民记者被失踪被关押仍未获释

该名武汉人提到,中国政府对言论管控仍未放松。从公民记者方斌、张展等被失踪、被关押仍未获释就能证明。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指出,中国言论自由没有变好,只有更坏。

杨宪宏说:“清华大学教授劳东燕写一篇文章就马上被拔掉;像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失踪四年多仍不见人。张展更是。郭飞雄想见癌妻最后一面也看不到,不是没有人权而已,连人道也没有,老天老早就该灭这个政权。”

杨宪宏还质疑:“冬奥办的像话吗?荷兰记者进行新闻直播,都被公安拖走,他只是做基本报导,这做的太难看了吧?冬奥观众都是中共自己指派的,人都像木头人一样,这个国家哪有什么自由?起码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的时候还有人潮,现在根本像鬼城一样。”

李文亮微博最后贴文停留在2020年2月1日。(李文亮微博)
李文亮微博最后贴文停留在2020年2月1日。(李文亮微博)

中国不会只有李文亮

杨宪宏认为,李文亮作为全世界吹哨人,下场虽惨,但中国不会只有李文亮。“李文亮不是唯一一个,我认为还是有很多有良心的中国人,普遍被压制在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底下,就是所谓的恶魔天空下。在恶魔天空下,所有的好人不出头、都没有办法出头。”

杨宪宏举例,李文亮、张展、劳东燕此起彼落,高智晟、黄琦、秋雨教会王牧师等等,都是处在极度恶劣、凶险环境下,有勇气站出来说真话。他们的存在,证明中共无人道、无人性的情况。

杨宪宏提到,李文亮若地下有知,见他的示警无效一定很遗憾。“他想要救、他已经预见这有可能变成世纪最恐怖的瘟疫,他作为一个医师当然要极力阻止,可是共产党却视他为寇雠,从李文亮身上看到习近平和共产党的邪恶,他们不会把人命当重要的考虑,害的全世界染疫重病者陪葬。 ”

BBC报导武汉封城期间北京钳制舆论 因言获罪者众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统计,2020年武汉封城超过2个月期间,中国政府控制舆论,官媒央视网最少发布131条内部指令,例如在报导中不使用“吹哨人”这个概念及李文亮逝世。最少有16家媒体的44篇报导在官方网站被删除,及最少229篇自媒体的文章被删除,包括纪录封城的“方方日记”60篇文章中只有11篇还留在原来的公众号上。而微信公众号纪念李文亮的文章,也有许多“被消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