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五家中国官媒加强管理 中国驱逐美媒三记者

2020-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中两国国旗(路透社)
美中两国国旗(路透社)

美中两国贸易战暂停不久,媒体战硝烟又起。两国分别对对方在本国的媒体机构祭出严厉管制手段。先是美国国务院将五家中国官媒列为外国使团管理;接着中方宣布驱逐美媒三名驻华记者。两者有什么关联吗?

 

 

主持人:中国外交部在2月19日驱逐了《华尔街日报》三名驻华记者。《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这是后毛泽东时代中国政府首次同时驱逐一家国际新闻机构的多名记者。家婕,这些记者是谁?

唐家婕: 这三名记者分别是《华尔街日报》中国分社副社长、美籍李肇华(Josh Chin)、美籍记者邓超,以及澳洲籍记者温友正(Philip Wen)。他们已被勒令在五天内离开中国。

不满专栏文章称亚洲病夫”   中国驱逐三记者

主持人:这三名记者为什么被中国政府锁定驱逐呢?

事情缘起是《华尔街日报》二月初刊登一篇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 (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 的专栏评论文章,作者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巴德学院的国际关系学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他在专栏文章里分析了中国的金融市场及地方财务泡沫的问题,认为这些比华南野味市场的问题更加危险。中国外交部随后向《华尔街日报》表达不满,说这篇文章标题有歧视性,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并要求道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月19日宣布,由于《华尔街日报》未公开正式道歉,中国人民不欢迎“发表种族歧视言论、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因此吊销其三名记者的记者证。

本台尝试联系此篇专栏文章的作者,至截稿皆未回复采访请求。

《华尔街日报》的出版商道琼斯公司以电子邮件方式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称,公司里的评论部门及新闻采编部门是完全分开运作的。他们对中国官方的举动感到失望。

主持人:所以听起来这三名记者皆与上述“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无关。外界怎么解读中国政府的作法呢?

唐家婕: 是的,我查看这三名记者过去一个多月来的报道,基本上都集中在新冠病毒疫情、新疆解密文件、中国经济等方面的报导,跟中国官方所称的专栏文章是没有关系的。

中国驱逐外媒记者的做法引发多方批评。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发表声明谴责说,这是“中国当局通过报复驻华的外国记者,威吓外国新闻机构。”

过去一年多来,有多家外媒记者在中国要更换新记者证的时候被拒。这一次直接驱逐的手段算是比较罕见而且激烈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谴责中国的作法,他说,“成熟有责任感的国家明白自由的媒体包含报导事实和表达意见。正确的回应应该是呈现相反的观点,而不是限制言论”。

美国联邦众议员吉姆‧班克斯(左)和参议员汤姆‧柯顿(右)联合三十五名议员致函美国司法部部长,要求对《中国日报》进行调查。(图源:班克斯推特、柯顿推特)
美国联邦众议员吉姆‧班克斯(左)和参议员汤姆‧柯顿(右)联合三十五名议员致函美国司法部部长,要求对《中国日报》进行调查。(图源:班克斯推特、柯顿推特)

美国务院:依外国使团法管理五家中国官媒

主持人: 中国这样激进驱逐美媒记者的手段,跟星期二美国国务院宣布要加大管制五家中国官媒的做法有没有关联呢? 先跟听众朋友介绍一下美国国务院的这个宣布。

唐家婕: 没错,星期二美国国务院官员是透过背景说明的方式跟记者介绍,已经在2月18日向五家驻美中国官方媒体寄出新管制方式的通知。

这五家在美国有运营的中国媒体分别是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

美国国务院将把这五家官媒列为 “外国使团” (foreign missions)。简单来说,它们必须依照美国《外国使团法》,向国务院登记雇员和在美财产等信息。比如说,买卖、租赁房地产需要国务院批准;所有办公室人员的流动也都要上报。

美国国务院官员强调,这不是对新闻自由的限制,只是为了让这些中国官媒在美国的运作更加透明。因为“这些官媒百分之百是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工作”,是“中共的宣传机器”,而非独立的新闻机构。

主持人:中国驱逐记者的作法是不是为了报复美国国务院的新规?

唐家婕: 我们只知道两件事的时间点发生的非常接近。美国宣布新规后,中国外交部则回应“敦促美方立即停止错误做法,也保留对此事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2020年春节前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美国政府计划认定央视等五家中国官媒为有“外交使命”的媒体。(法新社)
2020年春节前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美国政府计划认定央视等五家中国官媒为有“外交使命”的媒体。(法新社)

美国紧盯中国大外宣体系

主持人:这已经不是近期美国政府第一次对中国官媒采取措施。2018年9月,美国司法部要求新华社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美国登记成为“外国代理人”,这跟国务院这次的新规有什么不同?

唐家婕:是,简单理解这是美国两个不同部门对中国媒体祭出的规范。司法部是依照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来约束,国务院是依照《外国使团法》。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要求披露预算开支、所有权结构,还要在每年六月将宣传资料副本送交司法部审查。

相比起来,司法部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对这些官媒在美国的采访权会有更大限制。因为这些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的中国媒体将无法拿到美国国会的记者证。

美国国务院官员则说,《外国使团法》不会限制官媒记者的采访权,只是为了美国更好地了解中国官媒机构的运作。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