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黑客盗窃七亿多条个人信息 用来作啥?

2020-12-22
Share
中国黑客盗窃七亿多条个人信息  用来作啥? 中国黑客盗窃七亿多条个人信息 用来作啥?
Photo: RFA

近日有美国媒体披露,上千万条美国政府人员数据被中国黑客窃取超过八年来,中国利用庞大信息汇集及监控能力正在重新改写美国与中国间的情报战。中国不断增强的谍报及渗透能力的最终目究竟是什么?

2012年以来      中国黑客窃取近7.5亿条个人资讯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1日开始发布连续三篇独家调查报道,采访了三十多名现任和前任美国情报和国家安全官员,还原近十年美中两国在数据情报上竞逐的内幕。

关键事件发生在2012年,美国情报官员首次意识到管理联邦政府员工和承包商信息的人事管理办公室(OPM)遭到黑客入侵。在两次的黑客入侵活动中,美国政府被窃取了超过2150万名员工的姓名、社保号码、健康状态、犯罪记录、财务记录和其他的一些背景调查记录,有些还包含指纹信息。

一位受访的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说,OPM入侵事件 “打开了全球潘多拉魔盒问题

2013年左右,美国情报单位开始意识到一系列不寻常的情况。当美国情报人员在非洲及欧洲国家行动,他们很快被中国的情报系统盯上。

中国黑客行动仍在持续,从锁定美国政府部门转向美国旅游或金融相关企业。2014年,美国第二大医疗保险公司Anthem被窃取近8000万用户资料;2014年至2018年间,美国万豪国际(Marriott)被窃取超过5亿用户信息;2016年,美国海军超过13万人敏感信息被窃;2017年,美国消费者信息公司(Equifax)则被窃取1.47亿笔用户资料。

《外交政策》报道称,中国情报人员利用这些盗窃来的庞大信息,识别美国的情报官员。谁能控制数据、谁能保护数据、谁可以窃取数据,并将其利用在经济和安全目标,正在定义华盛顿与北京间的全球冲突报道写道。



中国的数据争夺野心

他们(中共)的目标是要渗透到美国经济、政治、社会的各种机构中,并开始慢慢地从个人层面对美国利益造成影响。掌控数据,对中共来说是重要的一环。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前高级主任罗伯特·史帕丁准将(Robert Spalding III )告诉本台,美国政府早在2012年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却迟迟未行动,更是问题所在。

报道揭露,中国约在2010年左右开始对国安部进行资源重整,更加关注数据情报。具体的行动包含创建了一个用来追踪间谍活动航班及旅客的数据库、把中国的情报机构移到更靠近数据中心的位置、以及对曼谷国际机场旅客数据的黑客攻击等。

这些布局为日后中国大规模的数据窃盗及黑客行动铺路。

史帕丁提到,这也是他加入白宫、参与起草《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时,提倡要为为美国人民建立一个安全清洁互联网,并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的原因。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前高级主任罗伯特·史帕丁准将(Robert Spalding III )提到,这也是他加入白宫、参与起草《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时,提倡要为为美国人民建立一个安全清洁互联网,并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的原因。(Public Domain)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前高级主任罗伯特·史帕丁准将(Robert Spalding III )提到,这也是他加入白宫、参与起草《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时,提倡要为为美国人民建立一个安全清洁互联网,并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的原因。(Public Domain)

奥巴马执政末期已有共识:   “中国威胁已超越俄罗斯

《外交政策》调查报道的第二篇,着重在奥巴马时期。报道称,当时美国在中国的情报系统遭受破坏,而中国在信息上的严重缩紧也导致获取情报的困难。习近平的反腐行动也影响了美国情报体系在中国的运作。另一方面,中国官员也对于私下与美国人谈话跟交流感到更惧怕,担忧谈话洩漏会导致他们遭到清算。

奥巴马政府曾试图与中国达成关于盗窃信息的协议,但失败了。

报道称,在奥巴马执政的末期,即使当时面临著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威胁,但美国情报界已达成一个共识,中国才是更严重的问题,且潜在威胁已超越俄罗斯。

(中共)最终是希望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全球野心。在美国的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说,自己多年来一直在倡议美国对抗中国透过数字监控扩张极权主义的野心,但美国到近几年才渐有警觉,轻敌和一厢情愿。轻敌是不了解中共在这方面的实力野心;一乡情愿是很多人还抱有绥靖主义的态度,没有把中共当成像以前(美国看)苏联那样全球性的敌人。


记者:唐家婕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